冷暖人生之逝者

     题记-我可以忽视所有的痛苦和艰难或者所谓的快乐和幸福。但我无法忽视生命的脆弱和无助。我要用键盘记录这位逝者,以此表达对生命的敬畏及无助。

     他,三十岁左右,身穿一件很白很白的衬衣,白得有些刺眼。没有人知道他姓谁名谁。他靠在公交车椅子上,头微微向上仰起,双眼紧闭,嘴巴微张,好像是睡着了一般安详。他一定睡的很沉很沉,已经到总站了,他仍然一动不动,静静的。

  他也许是一个下岗工人,四处找工找出路,跑来跑去总是没有合适的,全家的生活全靠他一个人支撑,家里人正在焦急等待他的消息,他不得不竭尽全力的出来四处奔跑,上天也许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总会在他努力之后给予回报。

    他,也可能是刚刚下班回家的工薪一族,工作实在太多,加班加了好几天了,实在太累,不知不觉就睡沉过去,家里人一定在等着他回来开饭,可爱懂事的女儿一定趴在窗台上张望,盼着爸爸快点回来。

         他。。。。。。

  其实周围的人谁也不知道他的背后到底是。。。。。。

   120来了,医生扒开他的眼睛看了看,又随便检查了一下,说,死了!医生见过很多死人。所以说话的时候很平静,好像死的是一只鸡或者狗什么的。

    周围的群众很多却变了脸色,惶恐起来。

   后来我看了报纸,他身上没有一个字一件物能告诉大家-他是谁。给拉去火化了。一条生命静悄悄的逝去。。。。。。

   也许,他有家,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他的妻子,他的老爸,老妈,他们知道吗?他们还在等他回家吗?

      也许,他什么也没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