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

楊孜

夜,停了电又闷又热

走在文殊院的墙根底

感觉道路飘渺蜿蜒

有许多人飞来飞去

我抓住了一只长翅膀的

问它"翅膀都长硬了

在阴间有些年了吧?"

它仿佛有一点怕我

"有十好几年了哩"

我问它看見我爹了吗

它说在前面下象棋呢

我揪着它不让它飞走

"带我去找我爹"

我们涉过了八条河

还有许多灯红酒绿

在一片玉蒲团上找到了父亲

他正与一只老虎下象棋

杀得血流成界河,风和为日丽

老虎下不过就让老虎顶碗

已经顶得三层楼那么高了

我对父亲说刚到这边来就调皮

不怕老虎咬你?父亲说它不敢

上辈子它是我救活的一个婴儿

吃肉太多煞业过甚已入了畜道

投胎前请求我最后与它玩一把

我说让它走吧不要误了老虎的前程

老虎作一个揖化成风跑了

我想怪不得古人说老虎下山狂风大作

原来它们本来就是御风的

父亲说你把老虎放走了得陪我下棋

我们下得昏天黑地父子情深

我老是输,顶得碗有八层楼高了

这时我发現父亲在狡黠地笑着

突然醒悟说爹你又偷偷多走了一步

父亲哈哈大笑说爹本来就要先走啊

……


这时,我从梦中醒来

原来中元节到了

父亲已先走了一月有余

犹觉顶碗顶得脖子生疼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凌晨,即时

山顶教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