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记

文/一刀斋

白天冒雨的练车之旅有所起色,至少寻得到踩离合的匀速感,唯独是气候颇冷,早起实为痛苦。凌晨起床的当下,只见远处几点昏幢幢的灯光,许是生意人家早起准备。待到我出门的档口,天色昏黑如翻墨,未曾有清明,一线影压在顶上,像某种破不开的屏障。这时分路过菜市场,也几乎少有人影,只我的脚步声,哒哒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