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娃路上的第一次惊心动魄:持续反复高烧,小心幼儿急疹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漫长的”寒假里,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孩子。没有了去上班的藉口,孩子也不好意思再扔给老人带,只有自己一天24小时的陪在孩子身边。

而只要在她身边,不管她是在吃、玩,我基本上都不会腾出空来做自己的事情。即便是她睡着了,我也得赶紧着手收拾她的衣服、归整她的玩具、洗她的衣服等等,忙完后刚躺下来想奢侈地刷一会儿手机,结果人家已经睡醒了,满血复活。

如此重复,我也乐在其中。

而养娃路上第一次让人惊心动魄的经历也发生在这个假期,就是传说中的“幼儿急疹”。

在此之前我就了解过这种婴幼儿常见病,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当自己的孩子高烧持续并反复时,还是难以做到淡定从容,不免让孩子多吃了冤枉药、扎了冤枉针。

我女儿快满一周岁,在过去近一年的日子里,虽然她也生过几次小病,但基本都属于小打小闹,并无大碍。也发过两次烧,但最高都没有超过38.5度,没吃过退烧药。除了打预防针,只去过一次医院,那次是因为她喉咙里有痰,呼吸不太顺畅影响睡眠,就去医院看了一次。总体上看,我女儿属于身体素质比较好的。

但这次,发起烧来来势汹汹,最高竟接近40度,且经历了一次高烧惊厥(!)。高烧还反反复复,退了又烧起来,再退了再烧起来,连续如此烧了三天三夜。孩子在跟病毒死扛,我和她爷爷奶奶也丝毫没有放松,跟着熬了三四天,我还能承受得住,但感觉孩子的爷爷奶奶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再如此烧下去,非得垮掉不可。

第一天

高烧开始那天,女儿距离一周岁还有不到十天,天气尚冷。我和孩子奶奶带孩子到附近的母婴坊去洗澡、游泳。孩子很喜欢游泳,肚子上带着游泳圈在小池子里扑腾得很欢,池子里的水都溅出来湿了满地。

洗完澡回家之后,孩子就睡了。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醒来就下午五点半了。抱起来去吃晚饭,她精神头还很好,但是晚饭过后在客厅里玩的时候,我摸着她额头就有点烫,量了体温,发现已经38.5度了。我以为是下午游泳和洗澡着凉了,引起的普通感冒发烧,吃点常备的小儿用药就没事了,所以也没太紧张。

我抱她去卧室休息,中间量了几次体温,都在38.5度以上,跟以前比起来,已经算是前所未有地高了。大部分儿科医生、儿科用药都建议体温在38.5以上服用退烧药,而且这一晚上还很长,怕烧起来不好办,她奶奶就到附近药店买了美林,回来喂了一顿。第一口喝美林,闺女还勉强能咽下,到后面再喂,根本很难喂进去,舌头往外抵,灌进嘴里去也不咽下,择机再吐出来……与此同时,我不停地用温毛巾给她敷额头。

在我印象中,像美林这种单纯的退烧药应该属于药效很明显那种,直截了当,就把烧给退了。所以,喂了一顿退烧药之后,我也就安心的睡了。她奶奶睡之前还来反复查看了几次,摸摸她额头,知道烧退了,也去睡了。

凌晨四点多钟,女儿哼哼唧唧,我只当是又饿了找奶吃,就拉过来喂奶,一摸额头不要紧,烫得很,预估肯定要超过39度!量了体温,39.4度。

她以前发烧从没上过39度,虽然我也有一些常识,小儿比大人更容易高热,但放到自己孩子身上,还是心里没底。我没惊动她爷爷奶奶,也不想再次喂退烧药(感觉喂多了退烧药不好啊),就倒了温水用毛巾给她擦额头,擦脖子的大血管处。

家里暖气也就烧到十几度,不敢给她全脱了擦身子,怕更着凉。就这么半身在被窝里盖着,擦上半身。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毛巾蘸水、不停地擦拭。十几分钟后,再次量体温,不降反而持续上升!我也知道这样小面积的擦拭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有明显的效果。

这时候孩子奶奶听到动静也过来看。她知道体温这么高,要求再喂退烧药,怕把孩子烧坏了。我也很动摇,怕体温朝40度去了可怎么办。于是我俩配合,喂了第二顿美林,间隔上次喂药时间大概7个小时。

此为第一天,第一夜。

第二天

凌晨五点喂了这顿美林体温降下来之后,到八点左右体温一直正常,37度左右。但孩子精神头不太好,起床了之后我琢磨不能在家这么待着,高烧这么高,得去医院验个血,确定下发烧的原因。于是婆婆抱着孩子,我开着车就去了医院。医院停车场已满,没地方停车啊,我看大门两旁的路边也停了一排车,就费劲巴拉地插了个空停进去了,能停进去还赶脚挺自豪的[捂脸]。但自豪归自豪,出来后车就被贴了条/(ㄒoㄒ)/~~也是人生的第一次唉哟喂。

在医院诊疗的过程也是漫长的,十点到医院,十二点出来,这中间挂号、排队、抽血、等结果。好在验血结果没事,血象不低,白细胞也不高,医生确定就是病毒感染,给开了一些治疗感冒的药,说配合家里的美林一起吃,没大事。

在医院诊治的这段时间,一直没给孩子量体温,也没吃药。

开着被贴着条子的车回到家之后,我们心里都很放松,反正医生说了没事,验血结果也没事,就安心的吃药请好吧。

十二点多吃午饭的时候,女儿坐在宝宝餐椅上,她小脸红彤彤的,上身也直不起来,就靠在椅背上,看着妈妈哼唧(那时候已经又高烧了,我还心宽体胖地吃饭呢)。

我边吃饭边哄她,“宝贝儿,妈妈吃完饭就带你去睡觉哦~”

饭后我准备好水和药,给宝贝喂药。又让公公把我们房间的空调打开,打算喂完药就去房间里给她擦身体物理降温。

喂药的时候,我抱着她坐我腿上,一只手拿着勺子喂药,平时她的小舌头肯定往外吐不喝,这会儿只感觉嘴唇紧闭,勺子送不进去。眼睛直勾勾地往上看,有点不转眼珠了,我当时心里一沉,感觉没底了,就跟在杭州乐园坐那个魔鬼电梯,从高空自由落体往下降的时候感觉一个样,心快掉出来了……

我知道这是高烧烧的,高烧惊厥!我抱起来她,嘴里一直嘟哝着“宝贝……妈妈带你去医院,宝贝……”我公公见状也吓坏了,直接抓起手机打120救护车,我婆婆慌了手脚,我说,“妈,拿个湿毛巾过来放她额头上,跟我走!”

我抱起孩子就往外跑,婆婆在后边跟上来,一块湿毛巾搭在她头上。从家里走到车上,把她俩安置在后座上,我蹭的一下就把车开成火箭窜了出去。

我手心慌慌的出汗,心里也没底。好在从上车之后,孩子已经恢复过来了,不知道是高烧惊厥本身就很短,还是那块湿毛巾起了作用。我让婆婆把孩子衣服解开,别再捂那么严,帮她散散热。孩子恢复过来,我们心里轻松了一下,婆婆不停地给孩子喂水。

到医院之后,是中午一点多,门诊没有人,我们直接去了病房住院部。值班医生还没说啥,我公公强烈要求让住院,我内心已经默默在怀疑是不是小儿急疹,如果是的话,按照之前储备的知识来看,就得让她发烧,烧三天疹子出来就好了。如果中间强制给她退烧,根本不解决问题,只会造成发烧的反复。我虽犹豫,但也不能打包票就是我的判断,不敢拿孩子开玩笑。于是就住下了。

幼儿急疹在出疹子之前,医生也不会给做这样的诊断。

住下之后,医生就开始给开单子,取药,挂水!

我问他,这挂的水都是治疗啥的?

他说,“退烧药你们中午吃了,不能再打退烧的针,这里面就是有些清热解毒的、有些消炎的、有些化痰的”。

消炎?我孩子上午查血白细胞都不高,根本没有炎症,消个什么炎。

化痰?孩子呼吸有点轻微的呼噜,至于挂水去化痰,这不是过度治疗是什么。我一百个不愿意给孩子挂这些水。

谁知,水确实没挂成,但我孩子白白挨了三针。

护士配药期间,我把孩子抱到操作台上扎针。大理石操作台冷冰冰的,上面有直射的光源,就像是个微型的手术台一样。

把孩子平躺着放上去,几个人分头摁住她,有的摁头,有的摁腿、膝盖、脚丫子,先是把头上的头发刮去一块,还没开始扎针孩子就开始嗷嗷叫,眼看着针头扎进皮肤,眼看着针头扎弯了,眼看着不回血,小妮子在操作台上用尽全力地扑腾,各种使劲,即便我胳膊摁得发直了她还是拱得动。

看着小妮子像个待宰的羔羊一样在操作台上被一群大人四仰八叉地摁着,为娘虽然心疼,心肝儿发颤,但也没掉眼泪,但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在旁边已经泪眼婆娑了。

第一针没扎进去,不知道是我们摁不住她拱得太厉害,还是护士手法不够好。我抱着哭成泪人儿的娃回到病房,喂奶,安抚,不一会儿,宝宝在怀里累的睡着了。

由于中午吃的那顿退烧药,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体温都没有高。睡了一会儿,护士又来叫,说扎针去。我不忍心叫醒孩子,抱着她又睡了二十分钟,让她多休息一会才过去的。

第二针叫护士长来扎。把另一边的头发又剃掉了,于是,好端端的一个漂亮小妮,顿时成了半个秃头。第二针扎的时候,护士长直接不让我按了,把我赶到一边,让其他几个小护士帮忙按住孩子。

敢情不是自己孩子,下手真是重啊,事后我看女儿头上三两个指甲印子都是那小护士用力按出来的。

尽管如此,第二针也没扎上。

我心疼坏了,把宝宝从台子上抱下来,护士只说没见过这么大力气的小孩,你们孩子太能闹了,不好扎。

我抱着孩子回病房睡觉,心里想着,本来就没有必要挂水,这下想挂也挂不上了。正好。

不一会儿,我公公找了个医院的熟人,又介绍了一个护士过来,继续给孩子扎针,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她把着孩子脚腕说,扎这里没问题,试试吧。其实扎在头皮针还好照顾,但扎在脚上就不好照顾了,孩子的脚容易乱踢腾。但没辙,两边的头皮上都已经挨了针了,没地方可扎了。

这个护士自己还挺着个大肚子,约摸有七八个月了。看着这样的孕妇,我也不好发脾气。把孩子再次抱到操作台上,护士的针扎下去之后,还拐来拐去在里面找了半天。动一下针头,药就滴,再动一下,可能又不滴了,研究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姿势,就此固定住了。

三次挣扎哭闹,孩子早已疲惫不堪,抱回病房之后很快又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密切观察着药滴的进度,也是似滴似不滴,不一会儿,我下意识去摸孩子的脚腕,天呐!硬邦邦的,鼓了!药没滴进去,全存在皮下组织里了。赶紧叫来护士把针拔掉,把孩子的腿脚抬高,帮助消肿。

几次折腾,针没打进去,我也对医院失去信心了。下定决心不再扎针,出院!

反正在医院住着也是没辙,主治医师那个庸医的样,我看都不想再看一眼。孩子爷爷奶奶都不同意出院,中午孩子高烧惊厥那次可把他们吓坏了,说抱回家他们会睡不着觉的。

熟人介绍了一个有名的儿科门诊大夫,我打电话过去把孩子的情况简单说明,他说正常的病毒感染就是反复高烧四五天,而且病毒感染无药可治,多给孩子喂水,她体内现在严重缺水,让高烧去杀死病毒就行了,熬四五天吧!

这个医生的建议跟我的判断差不多,我一直揣摩着这是出疹子呢,得个三四天反复,做好心理准备,做好物理降温,就熬吧。我坚持出院。

出院还没办好,孩子的下一波高烧就又来了。38.5度,39度,高烧的情况下把孩子带出医院也是需要勇气的,尽管孩子爷爷奶奶阻拦,我也坚持出院了。

回家之后已经晚上7点,退烧药又喂一顿。晚上准备打持久战。

这顿退烧药喂下去之后,退烧效果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明显了,体温基本不降,还是39度上下徘徊。

我使劲给她喂水,孩子也拒绝,不管是水是药,根本不张开嘴喝。我只得等她睡着之后,用吸管一端蘸一点水,放在她的嘴唇上,我从另一头轻轻一吹,吸管那端的小水珠就滴进她嘴里了。滴个三四滴,她下意识地吞咽一回,这才算是喂进去一口水。如此反复,总共也没喝进去20毫升。

孩子体内缺水,很难出汗帮助散热,就导致高烧退不下去。所以医生强调一定多喂水。

这个晚上孩子断断续续在发烧,我和她奶奶也没怎么睡觉,就这么一直给擦身体,喂水,喂药。

第二天第二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天

第三天,闺女还是发烧。我更加坚定地认为这一定是要出疹子了,估计熬过这第三天第三夜,就有希望了。

虽然孩子奶奶更加心慌慌,总觉得把一个病孩子圈在家里也不给治不是个办法,但我还是说服她再坚持一天看看疹子是不是出来。

孩子在屋里也闷得慌,一直哼哼唧唧不高兴,也软绵绵的。我又给那个儿科门诊的大夫打了电话,他让带孩子过去瞧瞧。我带着孩子和奶奶就去找他的门诊了。

带上病历和化验单,大夫看了之后仍然是电话里那套说法,说孩子没事,体内缺水,多喂水,喂不下去水就喂酸奶、水果汁,西瓜汁、葡萄汁等等,都可以当做替代品补充水分。想办法给她补水降温,高烧厉害了就擦身体,别穿那么厚……

听了医生的诊断,好歹是给我们两个大人吃了一颗定心丸。回去的路上我找了个大大的水果店,把水分多的水果一样一份买了个遍。

孩子奶奶听了医生的话比听我的话有效果,她心情已经放松一大半了。

下午,我妈妈和我哥嫂来了,他们听说孩子病了,医院又扎不上针,特意奉我爸的旨意把我们接回家去观察。对了,我家是开门诊的。

孩子奶奶一听说要接我娘俩走,长舒一口气,说,赶紧接走吧,还是在你们家放心,昨天一夜我和她爷爷都没睡觉,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回到我家之后,孩子还是发烧,超过38.5我又喂了一顿美林,这已经是第七次了。退烧效果已经不明显了。

后来才知道,退烧药最好两种交替吃,美林和泰诺林。短时间内吃一种药不但药效减退,还可能加大药物的副作用,切记!

临睡前,孩子体温已经飚到39.7度了!我爸爸拿来一个肌肉注射的小针,给女儿打了半只小柴胡注射液。说明天再烧就输液。但素!就是这么一针下去,烧就退了,而且竟然没有再反复,是永久性退了!

当晚女儿睡了个好觉,睡得很沉,一晚上都没有醒来找奶吃。可能是她跟病毒作斗争斗得太累了。

第四天

我不知道是那针注射液的作用,还是病程自然到头了该消退了,宝贝一直没再高烧。

第四天白天,宝贝的后背出现了很多红点点,疹子终于出来了!

烧退疹出。

疹子断断续续出了三天,先是耳朵后面,前胸,后背,接着腿上大片大片的出很多。出疹子的时候,白天孩子精神头很好,晚上还是会哼哼唧唧不停,估计是皮肤表面那么多小疹子,多少会有不适感。

疹子一出来,我就放心了。停了各种药,继续多喂水帮助她排毒。

总结

至此,我和女儿终于过了这一关。

总结下来,家有婴幼儿的宝妈还是应该对幼儿急疹的发病状况有个了解,做到心中有数。

2周岁以内的婴幼儿(尤其以1岁以内居多),突然高烧39~40度,无其他系统症状,且高烧反复,持续三至五天,就高度怀疑是幼儿急疹。

幼儿急疹也是病毒感染的一种,并无有效的抗病毒药物。

高热时可进行物理降温,服用小剂量退烧药。多喂水,体内水分不够就难以散热。

希望妈妈和宝宝都顺利度过这一关。


本文由米禾妈妈发布,2017年3月9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