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品读诗经《秦风蒹葭》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绿草萋萋,白雾迷离,

有位佳人,靠水而居。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

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多少年了,这首经典的《在水一方》仍常常在耳畔回荡,绿草苍苍,白雾茫茫,那在水一方的女子,让多少人魂牵梦绕,百转千回,这是《诗经》中最美的诗篇:

蒹葭(秦风)

蒹(jiān)葭(jiā)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yī)人,

在水一方。

溯(sù)洄(huĺ)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qī)萋,

白露未晞(xī)。

所谓伊人,

在水之湄(méi)。

溯洄从之,

道阻且跻(jī)。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坻(chí)。


蒹葭采采,

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

在水之涘(sì)。

溯洄从之,

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沚(zhĭ)。


这是一首写追求心中思慕的人而不可得的诗,思慕的是不一定是心中的爱人,或许是隐士贤才,或许是真正的朋友,或许是一切美好的人和事物……思慕中有美好的憧憬和向往,有真诚而执著的追求,也有淡淡的惆怅和忧思,这正是《蒹葭》特有的朦胧之美、意境之美。

全诗共三章,每章八句,诗人采用了"重章叠句,复沓而歌"的结构形式,反复咏叹,每一章的开头皆以蒹葭起兴,勾画出一幅秋之水乡图——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即芦苇,蒹是没有长穗的芦苇,葭是初生的芦苇。苍苍,鲜明、茂盛的样子。下文“萋萋”、“采采”义同。伊人,那个人,指所思慕的对象。溯洄,逆流而上。下文“溯游”指顺流而下。

河畔芦苇碧色苍苍,深秋白露凝结成霜。

我那日思夜想之人,就在河水对岸一方。

逆流而上寻寻觅觅,道路险阻而又漫长。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水的中央。

这是一个特定的时空——深秋的清晨,诗人徘徊在河边,时而翘首眺望,时而蹙眉沉思。看那生长在河边的茂密芦苇啊碧色苍苍,那晶莹透亮的露珠啊已凝结成白刷刷的浓霜,那微凉的秋风阵阵袭来,那茫茫的秋水泛起寒波。而他孤单地站在河畔,任思绪随着这芦苇在秋风中摇曳。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河水相隔,相见不易。

溯洄溯游,宛在水中央,秋水茫茫,思之可及,行之不易。虽然近在咫尺,却如流光转瞬即逝遥不可及。一个“宛”字,诉尽万千情衷,愁肠百转!

后两章改动几个字,却充满了韵律参差协调的美感,诗韵更加悠扬和谐,语义往复推进,使表达的情感愈来愈强烈。晞,干。湄,水和草交接的地方,也就是岸边。跻(jī),登;升。坻(chí),水中高地。

河畔芦苇一片茂盛,清晨露水尚未晒干。

我那魂牵梦绕之人,就在河水对岸一边。

逆流而上寻寻觅觅,道路坎坷艰险难攀。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沙洲中间。


河畔芦苇更为繁茂,清晨白露依然逗留。

我那苦苦追求之人,就在河水对岸一头。

逆流而上寻寻觅觅,道路险阻迂回难走。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水中沙洲。

那伊人在水一方,或坻或沚,诗人苦苦追寻——

从蒹葭“苍苍”,到“凄凄”,再到“采采”,芦苇的颜色由苍青至凄青到泛白,秋意愈加凄凉;

从白露“为霜”,到“未晞”,再到“未已”,朝露成霜而又融为秋水,场景倍加孤旷;

从伊人所在的水之“方”,到水之“湄”,再到水之“涘”,诗人寻见伊人困难重重,上下求索,执着追逐,望穿秋水,思而不得,一曲《蒹葭》便成了千古绝唱。

而对于这个日夜思念、反复咏叹的伊人,到底是什么样子,诗人并未着一笔,一任读者想象,如一帧水墨画,绘画出一个空灵缥缈的意境,如李延年的那首《歌》: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绝世独立、倾国倾城,佳人之美,让人心驰神往、倍加牵怀。而诗人对佳人的外貌同样不琢一字,给人留下了广阔的空白空间,去想象出各自心中的绝色佳人。我想,这种以虚写实的手法应该学自《蒹葭》吧。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

《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具有“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和“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

年少时读《蒹葭》,追求音韵之美,仿佛“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青年时读《蒹葭》,一番心事,多的是“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感慨;

中年后品《蒹葭》,眼前已得画面,恰似“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了。

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此诗在诗歌史上地位重要,被誉为"古之写相思,未有过之《蒹葭》者"。后人传诵不已,并继承其写法: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憯凄增欷兮薄寒之中人”,这是宋玉的悲凉;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鹄南翔,念君客游多思肠”,这是曹丕的思念;

“体弱春风早,丛长夜露多。江湖后摇落,亦恐岁蹉跎。”这是杜甫的感叹;

“蒹葭漫漫秋风多,陂池水落枯苇柯。青山断处落日下,欸乃一声渔子歌。”这是李兼的秋歌……

素色蒹葭霜尽染, 秋风吹若月临台。 雁鸣声声夕照里, 几度伊人梦中来。

拙笔以为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