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生的大幕落下,你将怎样和自己的生命告别?

秋叶之静美

01

知名作家琼瑶3月12日突然公开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信,透露她近来看到一篇名为《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的文章,有感而发想到自己的身后事,认为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希望不会因为后辈的不舍,而让自己的躯壳被勉强留住而受折磨,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

琼瑶提到这是她人生最重要的一封信,明年将迈入80岁的她,认为自己没因战乱、意外、病痛等原因离开,一切都是上苍给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

并特别发出声明叮咛儿子,表示无论生什么重病,她都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绝不能插鼻胃管,最后再次强调各种急救措施也不需要,只要让她没痛苦地死去就好。

琼瑶说过:“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这话很琼瑶,很像她早年言情小说的风格。

另外,琼瑶还叮咛她的身后事无须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火化后采用花葬方式,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更说不设灵堂,不要出殡,盼一切从简。

终于把自己的心愿说出来后,琼瑶透露她可安心计划她的下一部小说,还打算和孙女的插图合作,计划共同出一本关于喵星人的书,岁月依然静好。

琼瑶写给儿子、儿媳的这封公开信,是清醒并且具备超强思考能力下的宣言,依旧带有琼瑶式的煽情,这并不是弥留之际的遗嘱。

她是抱着正面思考写下这封信,对于牢不可破的生死观,现在也该到改变的时候了。

02

琼瑶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女神,现在竟然也到了要交代后事的年纪。很多人看完琼瑶的信有些伤感,她的言情小说,她笔下的爱情,赚了多少少男少女的眼泪,我们当年捧着她的书看的热泪盈眶,追她的电视剧几近疯狂。

琼瑶在公开信中花了不少笔墨,来论述“生命的偶然”。对一个无神论者来说,死亡是最难面对的课题,而对琼瑶来说,能够选择有尊严的死亡方式,就是“美好的”。 

琼瑶内心温润强大,才可以在这样的年纪,以这样的方式淡然的谈论生死,笑看死亡。这样的琼瑶,也让人多了几分敬意。

现实生活中,太多的人到了老年,不但失去了活的能力,也失去了死亡的能力。所以,琼瑶是在完全能做主的时候,写下这样的话:“在我能做主时让我作主,万一我不能做主时,照我的叮嘱去做”。琼瑶特别强调“让我做主”。

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说死亡的权力和尊严?因为在病魔面前人类显得那么渺小无力,我们无力抗拒,完全没有招架之力,除了屈从,别无他法。

最可怕的是,我们的身体慢慢衰弱的同时,意识还是格外的清醒,任由疾病渐渐吞噬我们的身体却无能为力,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助感和挫败感。

当痛苦来临的时候,当经历生不如死的折磨的时候,当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的时候,我们能不能选择早日结束这一切,按照自己的心愿,由我们自己决定。

子女最大的孝顺是顺从,听从老人自己的意愿,而不是为了自己心理上的孝道让老人忍受过度治疗的痛苦,只为了多存活几天或者几个月,没有生命质量的躯壳,这样活着真的还有意义吗?

比无法选择自己生存更痛苦的是无法选择自己的死亡,对临终者最大的尊重是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度过,让他们自由的选择,自己决定是否抢救、手术,如何死亡,而不再由医生和家属来决定。

03

死亡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如同叶落归根、日落西山一样,是一个自然的现象而存在,当我们明白一切的结果都无法改变,就会释然很多。

关于死亡,每个人都应该和家人好好聊一聊,不一定非要等到弥留之际,因为死亡的不可预知和无处可逃。

当人生的大幕落下,你将怎样和自己的生命告别?死亡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却是我们每个人不得不去面对的,当死亡不可避免地来临时,选择如何死去应是人生最后一次行使权利。

90多岁的表演艺术家秦怡现在独居,有一位照顾了她很多年的保姆,她不要求保姆住在家里,每晚自己反锁房门睡觉,她的保姆说留下,怕有什么事,她说:该走总会走,谁也留不住,因此不必烦心,一切坦然面对。

我也曾经给孩子交代过这方面的话,那是前年的事了,我带着孩子一起回到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一个西北戈壁深处的军营,当面对着我小时候最熟悉的大漠时,我对孩子说:等我百年之后就把我的骨灰撒在这茫茫戈壁就好了,哪里的黄土不埋人,我深爱这美丽的沙漠,愿意选择这里做我最后的归依。

终有一天,当人生的大幕落下,无论这一生是繁华还是苍凉,终于尘归于尘,土归于土,而我归属于这广袤的沙漠,和细沙融为一体,当落日的余晖映照着浩瀚的沙漠,那一刻,如果人类真的有灵魂,我的灵魂应该丰厚而且安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