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来去(随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王在

仍然记得中学时侯的一段铭心刻骨的经历。

15岁踏入高中的门栏,真是心理学家说的危险的年龄。初中时的那股钻劲没有了,带之而来的是玩耍和调皮。

有二天缺课和阿妙在山里玩,后来被班主任刘老师发现了,刘老师40来岁,看起来相当威严,但我和阿妙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他的自尊被伤害了。他猛的抽出手掌哐哐甩在我和阿妙的脸上,阿妙哭了,我也哭了。刘老师住了手,但阿妙永远的离开了学校,离开了刘老师。 我没有象阿妙那样一走了之,仍坐在教室里读书,我怕并不富裕的父亲和母亲的目光。晚自习时 刘老师说,壬在啊,努力呀,考上大学就能决定你穿皮鞋和草鞋。有人不认真,今后有什么幸福可言?

我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 为这句话,我忘记了老师击我的耳光,忘记了父亲和母亲忧郁的目光。在书海里在作业里拔河。经历 几个寒寒署署,我终考上了大学,我终于读完大学有了工作。一路荣耀的走过来,对刘老师充满了无 限的感激。我觉得他改变了我的命运。人们也确实觉得我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幸福原来这么简单。

一晃十多年过去,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穿着皮鞋在马路上闲逛对于今天的我们不再是幸福,不再是奢侈。但有一点是让我终身难忘的。 那就是穿皮鞋的幸福。 我为这种幸福忍受了委屈,我为这种幸福改变了自己的性格。我为这种幸福变得沉默寡言畏首畏尾。 因了这种幸福阿妙走了。因了这种幸福阿妙和刘老师落下了永久的隔膜,以至于当阿妙在南方 成了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之后还心存疑忌。

读书把我推到写作的道路上,每天辛辛苦苦,一边工作,一边撰写文章,父母年事已高。用自己 微薄的工资推动一个家庭的正常运转显得十分的尴尬,我常常感到压力,感到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

如今对于皮鞋幸福 的理解感到一种深深的失落,一种无言的懊恼。在我的脑海里常常觉得刘老师 的背有些佝偻,面色有些苍白。但一次在街上遇上他,他显得精神振作。原来,他当了校长。 望着刘老师 远去的身影,我觉得幸福也远去了。

其实幸福是一种感受。是一种对人生意义的认识和理解。我们每个人离幸福并不遥远,只要我们 要求的不是最完美的,只要我们对生活和生命充满了热爱。标准过高,失落更多,痛苦更深。 妻子要最温柔,女儿要最美丽,工作要最清闲,钱要最多,房子要最大,那么你永远也不会满足, 永远也不会快乐,你永远也找不到幸福。

如果我们正确的理解了幸福,那么我们的一切就不同了。 孩子的一个呼喊,妻子的一份关切,父母的一次叮咛,路人的一丝善意,或阳光 涌进居室,或春风掀动窗帘,温柔的月光照在你的身上,这些平凡细小的一瞬间就会光华四射,你猛然就有了一种幸福的感动。 在此我感谢刘老师的真诚和善意,但我再也不会用刘老师那种方式去影响和教育阿妙和此辈的年轻人,我要把皮鞋即幸福的理解甩到远远的。

雨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