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国殇 消失的青龙山独立团

1937年12月2日夜南京卫戍司令部地下临时指挥中心

昏暗的灯光,电台不断嘀嘀嗒嗒的响着,一大群人围着桌上的大型战术地图指指画画……

“报告长官!日军第十八师团已经开出镇江,直奔南京而来!”

“报告司令,日军第十六军团已占领句容,第五十八师损失惨重,已撤往城内!”

……

传令兵几乎每隔两分钟都要传报一次,无一例外,都是坏消息。

坐在主席座的一名中年将领,自顾的摘下那眼镜,揉了揉鼻梁,又按了按太阳穴,满脸阴云密布,不发一语。

他就是唐生智,南京卫戍区的司令,此次南京保卫战的总指挥。

回想起上个月的总参谋会议,校长想要固守南京,但满朝文武,能臣名将,没有一个肯站出来挑起这根大梁的,唐生智一时看不下去,再加上委员长的多方暗示,于是当即站了出来,当场即被封为南京卫戍区司令,临危受命,前往南京指挥大局。

可是,面对拥有十几个精锐师团,数千门火炮,几百辆战车的日军,这南京又如何守得住?

这一个多月来,他唐生智的眉头就没松下来过。

这时一个警卫员从外面匆匆走来,在唐生智耳边低语,“司令,人给您带来了。”

唐生智听罢,拿起园框眼镜戴了回去,起身离去,仍是不发一语。

会议室旁边的暗间,一名稍年轻的国军军官在等待着,领口处分明上校的标志。唐生智推门而入,那名上校立刻起身敬了个军礼。

“司令,不知……”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且先问你一句,你觉得南京能守多久。”唐生智扬起手,打断了上校的话。

“司令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上校沉默了一下。

“大可直言不讳。”

“日军来势汹汹、兵马悍勇、装备精良,南京……怕是连半个月也难以坚持啊。”上校说着说着就把头低了下去,准备接受唐生智的批评。

“哈哈,我的预计是二十天,没想到你比我还少。”唐生智闻言反倒笑了出来,搞得上校一头雾水。“不啰嗦了,既然南京守不住,我们就要另想办法了,我要给你布置一个任务。”

“不知司令到底是什么任务。”

“你的独立团还有多少人?装备怎么样?”

“算上警备、后勤、预备役,全团大概2500人左右;步枪型号参差不齐,弹药补给困难,严重缺乏重火力和火炮,弹药和药品也比较缺乏。”上校如是说。

“好,我给你配齐一个团的毛瑟98k,20挺重机枪、100把轻机枪、15门迫击炮、5门步兵炮、2门山炮、100具掷弹筒、50万发各种子弹、8千发各种炮弹、还有一应药品和后勤装备。对了,我还叫人连夜拆了一条弹药生产带和相应生产物资,你也一并带走。”唐生智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段话,听的上校一愣一愣的。

“这么大的手笔,到底司令要交给我们独立团什么任务啊?”面对突如其来这么大的馅饼,上校心里有兴奋当然也有一丝不安。

“你知道南京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到时军队后撤,江东之地怕是全要沦于日寇之手了。党国虽然守不住南京,但是也不能让小鬼子如此舒服的将南京收入怀中!

所以,我准备派你去青龙山区附近建立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军统给挑的好地方!群山环抱,烟萦雾绕。日军的优势到那里便会荡然无存,我要你尽全力给予日军各种骚扰、偷袭。像根钉子一样牢牢的钉在日本鬼子眼皮子底下!

两年为限,到时我会向委员长保举你任将衔!

我军后撤以后,你将自给自足,记住坚持两年!你就是党国的大功臣、大英雄!”

唐生智又是不停歇的说了一大段,上校听罢,沉思了片刻,然后马上立正,给唐生智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身为中国军人,自当以杀退日寇、守土卫国为己任,请司令放心!此次任务我独立团哪怕打光最后一个人,也一定坚持下去!”

“好,事不宜迟,日军围城只在旦夕之间。你连夜领取装备,马上出发!”

“明白!”

上校趁着夜色,返回了营地,集结所有士兵,领了物资装备,在拂晓之前出了南京太平门,奔青龙山区而去。

日军兵锋正盛,南京城中各个军团都在积极备战,谁也没有关注到这支在夜色中消失的独立团。

12月4日麒麟门(距离南京仅十公里)日本华东派遣军第十六师团第三十旅团临时指挥部

“报告佐佐木大佐!先遣的侦察队发现有小股支那军队往青龙山方向移动,意图不明。”

“支那军队往那边跑干什么?不打算守南京了?管他的!反正老子要打南京,少几个人送死,老子打的更快些!给我传令下去,立即向支那军队发起猛攻!老子的第三十旅团要第一个打进南京!”

“大佐阁下,要不要像师团部禀报?”

“报什么报!老子可没那功夫,万一中岛师团长阁下下令让我去追那些支那逃兵,谁去给老子打南京?老子不管,老子要第一个打进南京!好好享用支那首都的女人们!哈哈哈。”

旅团长佐佐木到一脑海里满是女人的酮体和淫靡的场面,想到这里,他不仅裂开嘴笑起来,漏出满嘴丑陋的大黄牙。

12月4日青龙山区经过一天两夜的急行军,上校终于带着他的独立团赶到了青龙山区,望着眼前云雾环绕、丛林繁茂的山区,上校不禁愣了一下,

心道:我说怎的唐司令让我来这建根据地,这里山深林密、崎岖难行、尚有云雾常年不散,日本鬼子的飞机大炮坦克是没用了,任他日本单兵素质再高,装备再精良,进了这不辩东西的鬼地方,也只有乖乖挨宰的份。军统的特务可真不是盖的!

上校当即下令全团全部进去山区。随着匆忙的脚步,最后一名士兵也裹挟在迷雾之中。整个青龙山区都寂静的很,没有因为这几千人而改变任何东西,仿佛他们从未来过一般。

青龙山迷雾之内

“通讯兵,给唐司令发电,说独立团已到达既定位置!”赶了一天的路,上校坐在一块大石上歇息,拧开水壶,湿润了一下干涩的喉咙。

“报告团座!发报机坏了!”

“我的也坏了!”

“我的也是!”

一连五六个通讯兵都跑过来报告,这时候上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亲自把发报机拿过来检查,真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别说信号,连开机都开不了。

没有了通讯设备,上校开始有些慌了,想抬头看看日头,却发现参天的密林和厚重的浓雾早已将太阳遮的严严实实,抬手看了看手表,却发现早已不走了,时间还停留在进谷的那一刻,问了其他军官,都是同样的状况。

军用指北针也失去了左右,一直在没规则的旋转,指不出一个准确的方向。

浓雾带着的湿气,慢慢浸入体内,透着刺骨的寒意。

远处似乎还传来不知名的声音,像女人的啼哭,又好似野兽的沉吟……

目光及处一片白茫茫,浓雾后面似乎埋藏着无数凶险和杀机,还有令人窒息的诡异~

“什么鬼地方?如此渗人……传我命令,全团照着原路撤出山谷!”经过短暂的考量,上校还是决定出谷。

士兵们也感受到了恐惧,纷纷转身后走……

经过几个小时的赶路,携带大量装备的士兵们都有些吃不消,在得到上校的允许后,都纷纷就地休整。

上校也找了个舒服的大石坐了下来,

“走了几个小时,怎么还没有走出去啊!”来时只用了个把小时,出去都用了好几个小时,还没出谷,上校的心不可能不急。忽然,上校瞥见身旁石头缝有个水壶,便拿起来看了一眼,这看了一眼不要紧,上校顿时眼睛都睁圆了,惊恐的无以复加。

“我们又走回了刚才的地方!!”语气中有种遮不住的恐惧。原来那个水壶在几个小时前喝完水后,就被上校随手丢在了石缝中,而方才被拿起的水壶正是这一个。上校一言既出,身旁的军士也躁动了起来。

“对呀,还是原来的地方!”

“我们又走回来了??”

“是这里,我刚才坐的也是这块石头!”

一股恐惧感在发现已经迷路了的士兵们心理不断酝酿出来并相互传染。

一个人两个人迷路可能没什么,可这是两千多人同时迷路啊!这让上校开始真正认识到这片山谷的可怕。

“团座,不如让士兵们分头出谷?”

“不行,这里能见度不过十来米,地形又极为复杂,我们的通讯器材又全都坏了,一旦分开,又如何还能聚的起来?”上校努力平静着自己,理性的分析着。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

12月12日南京卫戍司令部地下临时指挥中心

“报告!日军第六师团已突破中华门,88师损失惨重,向西撤退!”

“报告!日军第十六师团已突破中山门!”

唐生智没有说话,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把手中那份委员长密令狠狠地拍在了桌上。

“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蒋中正”

“南京的兵士和百姓们,对不起了!立即电告所有将领,即刻开始有序撤离南京,不得有误!”唐生智几乎是吼着说完这句话的,然后埋头走了出去……

“青龙山那边还是没消息么?”唐生智对着身旁的警卫员问道。

“没有,已经十天了,再没有接到过独立团的电台消息!”

“算了,顾不上他们了!把有关青龙山的文件全部烧掉,不能留给日寇!”……

12月13日南京全部沦陷因指挥失当,大量军队和市民未及撤离,除少数部队突围外,共有30万百姓和5万多士兵被日军残忍杀害,是为“南京大屠杀”。

南京失陷举国哗然军政及各界人士要求追究唐生智战败失城的责任,蒋中正为顾大局,将唐生智革职软禁。

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青龙山计划,独立团消失在了世间……

文/琳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