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6《手机》书摘

手机 by刘震云

2016-07-21

1968年冬至那天,老牛和老严从二百里外的长治煤矿卖葱回来,路过严家庄,老牛到严守一家坐了坐。没见老牛之前,严守一想着老牛一定是个大个儿,大嘴,声如洪钟;见到才知道,个头儿比桌子高不了多少,雷公嘴,说起话来娘娘腔。过去老听说老牛,一下见到,本该严守一发憷,没想到老牛倒对十一岁的严守一羞涩地一笑,摘下火车头棉帽,用帽耳朵去擦头上冒的热气。

注:其实这个角色他也适合……

2016-05-22

老严:

“花账我能忍。腊月二十三,算了一天账,到了黄昏,我拿钱往外走,出了门,突然想起过了年啥时去发葱,又回到院里,听到老牛在屋里对他老婆说,老严是个傻逼。”

“不为钱,就为这一句话。”

接着潸然泪下:

“一辈子没说得来的,就一个说得来的,还说我是傻逼!”

注:刘震云的故事,核心就一个——“说话”。

2016-07-21

二十多个人一个一个吆喝,最后数老牛吆喝的声大。别看娘娘腔,邮政所对面百货楼窗户上的玻璃都让他喊炸了。不但声大,而且喊得时间长,尚学文点燃一支烟,烟抽完,老牛的一声喊还没捯气儿呢。

注:这个特点也适合23333

2016-07-21

你在地狱,也在天堂,无人把你从地狱领到天堂,但你可以把天堂过成地狱。

2016-07-21

费墨没理严守一,照着自己的思路继续感叹:

“嘴里贫,是证明心里闷呀。”

注:像一句里的教书先生老汪

2016-07-21

严守一对这婚姻无所谓满意,也无所谓不满意,就好像放到橱柜里的一块干馒头一样,饿的时候找出来能充饥,饱的时候嚼起来像废塑料。

2016-07-21

这时大家发现那个代答的人是郑百川。郑百川主持体育节目。解说词老出错。“中秋节刚过,我给大家拜个晚年。”“你看她们的短裤也很有意思,网球运动员的短裤是特制的,里面可以放好几个球。噢,她们穿的是裙子。”

注:2333333

2016-07-21

现实和一时的癫狂是两回事儿。消毒剂并不能天天当水喝。在黑暗中待久了,万一天没有准时亮,就会被黑暗吞噬。

2016-07-21

这个黑砖头堂哥,于文娟在严守一老家见过。长得跟黑塔一样,爱喝酒,爱吹牛,爱搅事儿,每一个事儿又被他弄得乱七八糟。于文娟:

注范明演这个真的挺合适

2016-07-21

你们在手机里说了多少废话和假话?汉语本来是简洁的,现在人人言不由衷。手机里到底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东西?再这样闹下去,早晚有一天,手机会变成手雷。我看倒不如把手机里的秘密都公布出去!”

2016-07-21

沈雪用胳膊捣捣严守一:

“张小五,著名的先锋评论家。”

但严守一不认识他。张小五一脸严肃发了言。他勾着头,一字一顿,对着话筒说:

“有张力。非常有质感。这场演出,标志着,中国实验话剧,由后现代,走向了新现实。同时,它又折射出,存在主义和新浪潮的光芒……”

注:2333333

2016-07-21

于文娟正在妇产医院,刚刚生下一个孩子。

严守一的脑袋“嗡”的一声炸了,他脱口而出的话是:

“她怎么会……谁的呀?”

费墨在那边呵斥道:

“还能是谁的,你的呀!”

注:狗血。。。。。

2016-07-22

他一方面怪今天的实验话剧结束得有点儿早,过去每场演出都拖拖拉拉,繁杂的内容和车轱辘话得转上三四个小时,没想到这场实验话剧突然简洁了。几十万粒米,怎么捡得这么快呢?事后严守一问沈雪,沈雪的答复是:

“不是几个演员慢慢捡,是所有观众一起捡。撒出去一斗米,收回来三四斗,知道为什么吗?”

严守一摇摇头。

沈雪:

“导演让观众同时往里扔钢镚,最后戏的名字都变了,叫‘多收了三五斗’。”

注:2333

2016-07-22

严守一不禁懊悔地拍了一下大腿。沈雪马上警惕地:

“你怎么了?”

严守一意识到什么,马上作义愤填膺状:

“费墨怎么能这样呢?平时多老实呀!”

2016-07-22

严守一一方面感到眼前的沈雪十分陌生,过去觉得她是个傻大姐,有话就说,没想到城府很深,这事存了一夜没说,专等清早出门时再说,不给你留半点思考余地;也不知道她原来的傻是假象,还是后来被自己改造成这样了

注:2233孙柔嘉咩。。。

2016-07-22

老崔原来是个爱说爱笑的人,但常年在外贩驴,就顾不了家。有一年年关回来,老婆早跟一个货郎跑了。

注:感觉他所有的故事的酱油角色是共用的……

2016-07-22

小罗听这话说得有理,又看老年人懂山东礼节,叫“二哥”不叫“大哥”,“大哥”指窝囊废武大郎,“二哥”指好汉武松

注:还有这礼节……

2016-07-22

青壮年愣着眼也看他:

“怎么的,还不服气?”

小罗摇摇头,端面离去。这时突然想起什么,又扭身看,原来那人操晋南口音,长脸,左眼角有一大痦子,腰里挂着一套丁零当啷的劁牲口家伙。小罗不禁倒喘一口气,接着将一碗面“嗵”地蹾在桌子上。碗里的面汁,又溅了那青壮年一脸。那青壮年以为他在挑衅,抄起屁股下的条凳就要砸向小罗。小罗当头一声断喝:

“严白孩!”

注:这就是费墨推崇的没有手机之前的时候……等他回家估计他弟弟媳妇都娶好娃都生咧~

2016-07-22

家里人听说严白孩回来了,这时都聚拢来,看严白孩。严老有指了指人群中一个圆脸媳妇。这个圆脸媳妇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胸前又扛着大肚子。原来家里等等不见严白孩回来,等等又不见严白孩回来,严老有便让老马家姑娘和严白孩的兄弟严黑孩成亲了。

注:hhh就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