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名人系列——明贤贵妃暴亡之谜

hello,各位俊男靓女们,本喵大人又来了,今天要给大家讲述的是溥仪一生的挚爱——明贤贵妃谭玉玲

图为“明贤贵妃谭玉玲”

谭玉龄(1920年—1942年8月14日),溥仪的祥贵人,满族贵族出身,原姓他他拉氏,辛亥革命以后,改姓谭。


我欲与君相知,难相离,不敢弃


1937年,溥仪为了表示对婉容的惩罚,也为了有个必不可少的摆设,另选了一名牺牲品谭玉玲。谭玉玲那年只有17岁,正在北京的中学堂念书。按祖制规定,清朝皇帝的妻妾分为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等八级。玉玲被“册封”为“祥贵人”,是皇帝的第六等妻子。谭玉玲进宫后,溥仪立命腾出原为召见室的缉熙楼一楼西侧几个房间归她使用。在谭玉玲的卧室中,南窗下摆着一张双人用沙发软床,床前挂着芭蕉叶式的幔帐,靠北墙放着一张赐宴用的小桌。布置典雅、大方。谭玉玲入宫后与溥仪的关系很好,深受宠爱,溥仪经常叫侄媳等女客陪她散心。谭玉玲聪明能干,温顺贤惠,溥仪身处伪满皇宫,经常受到日本人的监视和控制,心情时常郁闷,偶尔溥仪受了日本人的气,回到谭玉玲处就大发脾气,痛斥谭玉玲,甚至动手打她,而谭玉玲十分了解丈夫的苦楚与处境的艰难,总是耐心的劝慰溥仪也经常为自己没有犯过的错误连连道歉,且待人接物十分稳妥,宫内宫外赢得一片赞叹之声。溥仪很喜欢摄影,有人曾根据宫中散落的照片进行统计。据说数千张照片中,皇后婉容露脸的只有8张,而谭玉玲的却有33张之多,可见溥仪爱情之所在。溥仪确实很喜欢谭玉玲,直到这位皇帝成为公民后,还将玉玲的照片贴身携带。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溥仪与谭玉玲的结合从一开始就触动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利益,原来自从皇妃额尔德特·文秀发动了“妃子革命,皇后婉容因与侍卫通奸而与溥仪的关系逐渐恶化以后,日本人就一直主张为溥仪娶一位日本妻子。在伪满皇宫里,溥仪在政治政治上,生活上原本就受到吉冈安直等人的控制与监视,备感压抑,幸好日本人的手伸不进皇帝的寝宫,溥仪才能稍稍得以喘息,如今要是连忱边人都换成了日本女子,那么溥仪应该如何自处呢?一方面日本人为溥仪选一位日本妻子的提议遭到了溥仪的坚决反对,另一方面,溥仪与满清的遗老遗少们开始秘密选妃活动,谭玉玲也因此被选入宫中。1942年8月13日,谭玉玲突然患病,溥仪心急如焚,急招佟成海,外号叫佟一剂,说他医疗水平很高,开一剂药,病就好,吃了几副药以后,谭玉龄果然不尿血了。就让另外一个侍医徐思允治疗,可是又尿血了。经过这样几个折腾,谭玉龄已经病入膏肓了,已经几天不进水米,也不认识人了,不能讲话,这个时候毓嶦等人也参加了护理。到了这个时候,溥仪才让叫来日本医生。这位日本医生是当时长春市市立医院的院长,姓小野寺,六十多岁,同来的还有一位叫桥文元的副院长和几位日本护士。这位日本医生果然厉害,经过他的一番诊治,昏迷了数天的谭玉玲竟然逐渐清醒了,甚至能与在病床前守候的溥仪说说话了,就在溥仪命令日本医生继续治疗时,吉冈说要照顾,破例地搬到宫内府的勤民楼来了,就这样,在吉冈的监督下,日本医生给谭玉龄进行了医治,不料在进行治疗的第二天,谭玉玲便突然死去。”

一抷黄土掩佳人,千古疑案谁人知?


关于谭玉玲的死因的真相至今仍是一个谜案,大致有以下三种说法:

第一:谭玉玲是被吉冈安直害死的

1946年8月19日,溥仪在日本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第二次出庭做证时才说出来。他悲愤地说:“我的爱妻被吉冈中将害死了”,他指的爱妻就是谭玉龄。后来,溥仪在写《我的前半生》时,同样坚持这样的观点:“她的死因,对我至今还是一个谜。她的病,据中医诊断说是伤寒,但并不认为是个绝症。后来,我的医生黄子正介绍市立医院的日本医生来诊治。吉冈这时说要照顾,破例地搬到宫内府的勤民楼来了,就这样,在吉冈的监督下,日本医生给谭玉龄进行了医治,不料在进行治疗的第二天,她便突然死去。”

第二:谭玉玲是被溥仪害死的

就当溥仪在军事法庭指控吉冈安直害死了自己的爱妻谭玉玲不久,曾任伪满皇宫侍卫长工藤忠出来指正谭玉玲并非被吉冈安直所害,吉冈安直没有杀害谭玉玲的动机,是溥仪误会了吉冈安直的好意,不过,无论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由于工藤忠日本人的身份,因此他的证词不足以采纳,可就在工藤忠站出来以后,几个重量级的中国人也站出来,并通通把杀害谭玉玲的矛头对准了溥仪,这其中的一个人就是溥仪的远房侄子——爱新觉罗·毓喦,他当时也住在伪皇宫里,亲眼目睹了谭玉玲救治的整个过程,他提出了谭玉玲之死的一个疑点:谭玉玲一开始只是发烧和全身无力,再吃了溥仪派来的御医开的几幅药之后,病势竟急剧恶化,人也陷入了昏迷之中,按照常理来说,御医将皇上的爱妻治的昏迷了,本应该严惩,可溥仪并没有怎么处置他们,只是换了一个御医了事,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这两位御医在看了谭玉玲的病情以后,开了两个药方,溥仪在看了这两个药方以后,亲自将这两个药方做出了改动合并成一个药方,也就是在服下这剂药方以后,谭玉玲的病情陡然加重。后来,溥仪的第四任妻子——福贵人李玉琴也爆料:日本医生认为谭玉玲可能得的是尿毒症,曾提出要给谭玉玲导尿,而溥仪或许是认为这损害了他皇帝的尊严,或许是害怕暴露自己的生理疾病,坚决反对日本医生的提议,导致了谭玉玲的死亡。

第三:明贤贵妃死于肺结核

本名山口淑子的李香兰是一个影歌双栖的明星,曾红极一与吉冈安直来往密切。山口淑子在自传中引用吉冈安直的遗嘱记述了谭玉玲的死因,谭玉玲得的是肺结核,已到第三期,而溥仪没有立刻为他找来最擅长治疗肺结核的西医,而是让中医治了好多天,这才耽误了谭玉玲治疗的最佳时机。也就是说谭玉玲是医治无效而死,并没有谁谋杀了她。

无论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溥仪此生最爱的女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了,谭玉玲死后,溥仪在她的照片背后一笔一划的写道:我的最亲爱的玉玲。并把她的照片始终随身携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