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如幻影,若即若离花。——《胭脂扣》

今天抽空看了张国荣和梅艳芳唯一合作演过的电影——《胭脂扣》。

电影简介:

报社记者袁永定(万梓良 饰)遇到了一位前来登寻人广告的女子如花(梅艳芳 饰),无意中才发现了该名冷艳的女子原是鬼魂,早在50年前,她是一名红牌妓女,结识了一名纨绔子弟十二少陈振邦(张国荣 饰)。如花深深爱上了这名多情的公子,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由于身份悬殊,遭到了十二少家人的极力反对。无奈之下,他们以胭脂扣定情,一起吞鸦片殉情。如花未能在地府看到自己的爱人,便到阳间寻找。 

如花在两名记者的帮助下,得知原来当年十二少被人救活了,如今生活潦倒。面对十二少的懦弱,如花伤心欲绝,把胭脂扣返还,回到阴间投胎转世。

这部影片与张国荣主演的另一部电影《霸王别姬》不同,《霸王别姬》里是程蝶衣对段小楼那已然扭曲的爱。其实程蝶衣最爱的是戏,他从“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这句戏文就入了戏,终其一生都没走出来。而段小楼他虽然饰演霸王,可他从不在戏文里,他更多的是在生活里,活自己。

所以,有很多人感叹电影里段小楼对着程蝶衣说的那句话: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

这是一切悲剧的源头,而《胭脂扣》并不是这样。

电影开篇,是梅兰芳饰演的如花在轻描峨眉、淡染胭脂的画面,美艳风情无限,倾城之姿令人心动。

后来是大致的用镜头带我们关顾了青楼大厅,各大公子哥点着姑娘陪伴,姑娘一边娇笑一边结伴前去厅包。如花在此时出现在镜头里,着男装唱着南音《客途秋恨》,“小生谬姓莲仙字,为忆多情妓女麦氏秋娟,见拒声色性情人赞羡,更兼才貌两相全,今日天各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

中间还有张国荣饰演的陈十二少风流倜傥的上楼进包厢的过程,眉眼多情,见两美人从身侧路过,还回头相望一眼。

陈十二少到了包厢,似有感应般回头,如花也从他身后走出。两人靠的极近,对视着,感觉有万千情愫从两人的眼神中产生,如花接着唱道“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独倚蓬窗思悄然,耳畔听得秋声桐叶落,又只见平桥衰柳锁寒烟,第一触景更添情懊恼,亏我怀人愁对。”陈十二少回了一句“愁对月华圆。”惹得如花一句“哪来那么多愁呀。”便走了。

陈十二少坐到座位上,嘴角还停留了许久笑意。

如花浓妆着旗袍来敬酒,陈十二少看见这样的如花一脸痴然。

第二天,是如花对陈十二少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可爱得紧,跟将要陷入爱情的小女生一样。

陈十二少找上门来要见如花,而如花慵懒的倚在栏杆上,先回:“十二少?哪个十二少?我不认得,去帮我回了他吧。”随后又立即转身,像似突然兴起,说:“慢点,我倒要看看他是什么货色。”看着毫不在意,又去借了胭脂润色,才施施然的过去。

推开门,看到十二少,不动声色的看似傲慢的聊了几句,然后是“我姐妹让我再去打四圈呢”“我再叫姐妹陪我打四圈”一次又一次的抛下陈十二少,但是低头关上门,嘴角又带着一丝娇笑,如花再回来时,见门是敞开着,还以为陈十二少走了,带着几分失落,但还是过去,见陈十二少倚在榻上。我觉得这里,如花心里是带着几分欢喜的。

在这中间,陈十二少起身把如花逼近在门框上,说:“我在想,我若是贴你这么近站着,你会不会闪躲......若会,我想你就不是我要的女人。”两人都是低头一笑,这个情,便定了下来。

后来,是十二少对如花的用心,先是放鞭炮送“如花如幻影,若即若离花”的联给如花,再送当时候物价为两百多块钱的床。从别人嘴里也看出了陈十二少对如花的真心,她说:“我从水坑口做到石塘嘴,做了二十几年的老鸨子,还没见到一个孝子,想你这温心官人。”如花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但当时候的世俗就是这样,并不是相爱就可以在一起的,门第观念在当时候已经深入了每个人的骨髓。陈十二少身为公子哥,他的身份已经决定了他娶不了如花这样一位风尘女子。但他也足够痴情,为了如花甘愿舍弃公子哥的身份,和如花在百花街同居。

但食鸦片的嗜好,让两人的生活逐渐拮据,就算是陈十二少为了舍弃面子去唱戏当个小跟班也补贴不了。所以他们相约在1934年的三月八号吞鸦片殉情,或许是如花一直所呆的环境让她没有办法去很相信陈十二少,在吞鸦片前,如花还喂了陈十二少大量的安眠药,就算是吞鸦片死不了,服用大量安眠药也会死。

和如花陈十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五十三年后袁永定与阿楚这对情侣。他们就像是如今所说的,佛系恋爱。在一起四年,两人都不主动提结婚,相处也不会互相依赖,像是两个独立的个人,只是在一起了而已。

他们帮如花找十二少,等十二少,3811是他们殉情时的暗号。但是十二少没有来,如花也越来越失望。

袁永定在逛古董店时意外的看到了1934年专门记载青楼女子艳事的报纸,得知陈十二少活了下来,如花很失望。也说出了当时候殉情的真相,刀子嘴豆腐心的阿楚接受不了那样的现实,便说如花是在谋杀,根本就不是殉情。

如花伤心欲绝,一个人去香港的所有地方去找陈十二少,看见了老了落魄了,甘愿在破破旧旧片场当临时演员的陈十二少,他还是在颓废地抽着鸦片。如花走向陈十二少,唱着:“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陈十二少看着依旧貌美的如花,手颤颤巍巍的想要摸如花的脸,如花取下当年陈十二少送她的胭脂扣,又说:“十二少,多谢你还记得我,这个胭脂扣我戴了五十三年,现在还给你,我不再等了。”然后,就决绝地离开了。

胭脂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两个的感情也已经错过了,不复当年。所以,胭脂扣要来,又有何用呢?

看完后,只觉得他们的初遇就暗示了这个结局,哪来那么多愁呀,就是有那么多愁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下好大的雨。但是夏令营还是如期而至的开放。看多了灾害天气的状况,自己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到了场地外教、营员还有志...
    茵儿_ddb6阅读 16评论 0 0
  • 今天回来在路上,看到手机推送的新闻《幼童被咬父亲摔死泰迪遭网友“死亡威胁”,孩子妈妈割腕赔命》的新闻。大意...
    轻柔细语阅读 142评论 1 0
  • 漆黑的夜空中,忽然坠落一颗星星,它似乎也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刚刚升起又坠落,难道还要再轮回几百年吗?同时,一朵...
    半盏星火阅读 26评论 1 0
  • 2018这个经济寒冬让本就九死一生的创业公司更加艰难,前段时间退押金挤兑事件让处于走下坡路的ofo摇摇欲坠。从资本...
    杭漂小灰灰阅读 60评论 0 0
  • 腥风血雨成绝响,人间再无白梅香 良人凋零随雪去,生者独守十字伤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燕掠琴弦阅读 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