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奶奶——【老洪家的小燕子】

歙县土楼,想到当年的洪大楼也是土楼,就截图放上了

我的奶奶,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人,虽然我们相处的时光只有短短的三四年,那时我的记忆也特别模糊,但是她是洪家的灵魂人物,她留下来的精神财富,一直在传承。我们不断的从长辈们的口中,听到很多关于奶奶的故事。

我一周来到洪家,虚岁五岁春天,奶奶永远离开了我们,到现在已经整整24年了。

记忆很模糊,可是还是想凭着点滴记忆,以及家人们的叙述中,慢慢找回奶奶的故事。

奶奶走时八十多岁,最后一张照片是三哥找画师特地画的,特别慈祥,眼睛非常有神。记忆中的奶奶喜欢坐在父亲打的椅子上,等着父亲农忙回家,而我在一旁玩着泥巴过家家。

父亲说,我四岁时,非常调皮,奶奶带我时常觉得吃力,关于调皮的我,三哥是这样评价的,一本书都写不完你那顽皮的故事。

父亲从田里归来,奶奶拄着拐杖,告诉父亲:你总算回来了。然后缓缓的回到房间准备休息了。对于八十多高龄的奶奶来说,带着如此顽劣的四岁女孩,太不容易了。回想到我带四五岁的女儿时的抓狂,她顺地打滚耍赖时的样子,太觉得奶奶的不易。

我依稀记得我在田埂上撒野的样子,一边撒野一边回头告诉奶奶,奶奶,你抓不到我吧?还记得奶奶扬起拐杖想打我,又舍不得下手,只得叹气,又慢慢跟在我身后,生怕我遇到我危险。

姑姑常常回忆到一个场景,我在水边玩耍,怎么也不肯上来,奶奶在塘埂边拉我,我也不上去。奶奶年纪大了,她如果下塘,就很难再上来,在塘埂急的不急,最后还是路过的叔叔把我从水边抱了上来。

我有三个姑姑,对我都特别好,对奶奶也十分孝顺,我小时候的衣服几乎都是大姑亲手缝制的,那个时候她们回娘家,都会给奶奶买许多红糖。

但其实家里的红糖基本都是落入我这个馋猫的口中,以至于四五岁时的我就有了虫牙。

那个时候,父亲的婚姻还没有着落,奶奶和我,都需要照顾,父亲一直没有外出打工,一直在田地里忙碌。家里很穷,可是父亲和奶奶以及姑姑叔叔们待我都特别好,我小时候吃过的鸡蛋说上千个都不为过。家里再穷,我的营养和衣服总是供得上的。大人们省吃俭用,都会给我最好的生活。

我很庆幸遇到了奶奶,奶奶不仅对我这个外来的孙女儿特别好,对其它人也是如此。

洪家的家风特别好,从来不会拜高踩低,谁有困难都会帮一把,对所有人都谦和有礼。

还记得姑姑们回忆说,村里有的人家,一直生女儿,其婆婆不高兴,不愿意带孙女,于是女人们下地总会把女儿绑在身上,奶奶看到,心疼女人,让其把女儿放在我家门口,让她放心下地干活。

小姑结婚时,家里很穷,奶奶让父亲叔叔和姑父们去她家帮忙盖房子,添置家什,她总觉得,孩子们都好了,才是真的好。

爷爷在我父亲八九岁时就去世了,奶奶一个人带着四个儿子三个女儿。非常不容易,可是即便如此,除了小姑没有上过学,其它孩子们都上过学。其中大伯的学历最高,参加过抗美援朝,回来时还担任某学校的校长。三叔五叔的学历也特别高,五叔还培养了一个特别优秀的儿子,也就是我三哥。父亲最小,那时条件实在有限,只读了小学三年级。两个姑姑也是读了小学。虽然如此,但在当时的社会中,实在不易。

一直记得长辈们说,粮食关的时候,小姑差点饿死了,大伯的一碗米汤救活了她。可想而知,当时的生活多么不易,那时候,菜根树皮,都是可以入口为食物的。

奶奶对于,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一点深信不疑,所以洪家每一个子女们学历都非常高,在平辈中我学历不算低,可是在同年龄(我辈份比较高,堂哥堂姐们的年龄和正常家庭的父母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们中间,我的学历算是最低了。但是父亲仍是一直供到我自主选择为止。

家族每一个人都认为,知识就是生产力,学历就是敲门砖。在这样的大家庭里长大,我是何其幸运,所以到现在,我还是把提升学历这一念头放在日程中。

在现在的社会中,学历很重要,能力更重要,永远不能放弃学习。而洪家,一直如此,每年过年大家聚到一起的时候,都会回顾一年走过的路,会总结,会反省,会学习。

终身学习,是我的一直践行下去的目标,也是洪家教会我最重要的事。

老洪家的小燕子,这个名字我很喜欢,我将用此写成一系列的故事,不断的去完善它。

最开始想坚持写作,是因为我时常对女儿提起姥爷在她小时候,如何疼爱她,她小时候调皮捣蛋,姥爷带她多不容易。而女儿,总是歪起头笑咪咪的说,我小时候怎么是这样的呢?我都不记得了呢?

她的那句:我都不记得了呢,真的深深的敲击着我的心,我感到痛心,姥爷多年的付出,女儿因为年少并不能很好的记忆。而我如何能把这些美好的、难忘的、温情的时刻记录下来呢?

照片,太过局限,而文字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表达方法。所以,我要用文字留住过去的时光,或反省,或回忆,或记录,都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