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尬评】我去认真看了毕志飞的《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什么是纯洁心灵?

知道毕志飞这部作品当然是2017年那次病毒式的炮轰,可我没有去凑热闹。

一个完全学院派的导演,怀揣象牙塔里的赤子之心,要拍一部反映"现实"的批判大作。这理想纯洁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是真的很好奇出身于北电北大这么好的学校,还有各种盛名学者鼓励加持,真的会毫无可取之处地曝光在全国人民面前吗?当朋友告诉我说"嘿你晓得那个逐梦演艺圈又出新海报了吗"然后把手机拿给我看……嗯……毕导是否真的放弃治疗了?

在2018年初,他已经将自己的电影完全融入到大家的"差评"当中,称为"神片来贺岁",说起来有些模棱两可。我想了想,年轻人可能会吃这套,两三基友之间,带着好奇,去观摩观摩这部片子到底是个怎么烂法,可是出乎我的意料,全城好几场排片,竟没有一个人买票!客观分析原因,则是大家在批判热潮过去之后,懒得再去关注,不知晓它的重新上映,这很符合后现代主义的快餐形式,再来的话,大部分的人都对这部近年来最臭名远扬的电影主观怀抱着抗拒与厌恶,除了不认可电影的质量,也包含了对毕志飞本人被网曝的所谓显赫后台的失望与愤怒。

在决定去买电影票之前,我去看了之前挺喜欢的一位影评人对毕志飞的采访。实际上毕志飞给他人的感觉并不讨厌,他很执着地认为自己努力去做了,不后悔坚持自我,即使被认为奇葩他也心甘情愿。毕志飞说,他很喜欢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史上一个著名流派),想要事无巨细为大家展现自己的才华,这部《纯洁心灵》就是讲的那种现实——巧了,我学了很久的电影,也最喜欢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德西卡《偷自行车的人》是我最爱的电影没有之一,同时期同类型的《罗马十一时》《风烛泪》《大地在波动》《德意志零年》,我也都看过,我国第三代导演谢晋就曾为《罗马十一时》写过一篇"事无巨细"的札记,也基于此,拍摄了《芙蓉镇》这样的现实主义佳作。所以我超好奇,当代的青年导演毕志飞可以把这种"现实主义"发挥到什么程度。

现在写下这篇文章,离我观影结束不到一天,我已快忘记除了"文天阳"以外的几乎所有人物,这个贯穿故事的角色,一直站在精神的最高点,没有丝毫的魅力。因为之前的主观影响太多,我可能也无法绝对客观地评价《纯洁心灵》,想到那每一次过渡都会使用的软叠化、讲不完台词就被剪掉的戏、梳理不清的性格逻辑、短时间内让一个人物立体只能使其低质的"典型化"、小学生一样的社会价值观……我选择停止批判这些数不过来的表面上的槽点,也明白毕导的现实主义来得多么肤浅,根本没有资格和《偷自行车的人》比较丝毫!

谈及最大的印象,便是让我感慨到一个事实——我前两天心血来潮在硬盘里搜到自己的本科作业,真是无力吐槽当时怎么会拍出这种烂片,可是我也清楚记得当时的"纯洁心理":我一个人拍的片,我一个人可辛苦了,我就是很牛逼。

不谋而合的想法又促使我开始产生共情,联想起在这部影片里见到的种种"非主流"式的创作手法,我想,毕志飞一定是个感性大大超越理性的人。接下来的讨论内容,都建立在我认为的毕志飞的终极思考上——因为我没钱请到资深专业人士,所以不要用专业知识来看这部电影,而要一种欣赏"作者化"先锋艺术的态度。

……可是我们在真正欣赏先锋艺术之前,也需要先了解艺术史吧,

北欧有个电影流派叫dogma95,摒弃了很多传统经典的电影手法,而去独创一些不论形式还是主题都十分标新立异的先锋电影,我又想起了法国新浪潮,他们大胆运用意识流、长镜头,抑或挑战"跳接"式剪切……历史是明镜,在那些经典作品出现之前,毕志飞可能没有注意到,他无法"向昨天告别"的原因是没有一套完整的思潮理论的指引,他根本没有探照灯,就想深入曲径通幽处了。

国内的电影行业在2017因为《战狼2》而走向了新的时代——类型叠加与工业化的初始。我们的路子依旧和外国不一样,最缺乏的指导理论,自谢晋模式后便断流许久,学术界最热的话题仍停留在"论电影、电视和戏剧的区别"。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安德烈·巴赞、爱森斯坦与卓别林,不急着哀叹,毕竟依旧涌动着阿米尔汗、冈萨雷斯和阿巴斯(其实姜文也算一个吧),他们做的尝试颇多,主体却极少游离与桀骜,这才是每一个艺术院校的老师应该教给学生的"你要先尝试和大众沟通,再去使自己独特"。毕志飞在访谈里说到,他的考学生涯虽不是一蹴而就,但也一直都是第一名,若真如此,一座高处不胜寒的巴别塔顺势砸下,已毋须多谈他对真正的现实主义的理解了,何不食肉糜?他的心灵太"纯洁"了。

所以什么是纯洁心灵?最近有一部电影叫《奇迹男孩》,豆瓣评分8.6,很温暖但也很鸡汤,是一个优秀的环境培养出一群优秀的孩子的故事。这部电影也用多线叙事表现了每个孩子的变化成长,且不论创作手法的娴熟,原作的选题精明在于这些孩子未成年入世,所以心灵也很简单,老师家长一句小小的教导就能使他们铭记在心,美好结局在逻辑上是说得通的。而已入世的成人,极少会因为一两句简单的鸡汤而变化十多年都奉为圭臬的心理状态,也极少可能在一些事上泾渭分明、沉冤得雪,所以当听到《纯洁心灵》里那句"坏人全都抓到了,幕后主使也抓到了",我甚至有点想笑……这句台词我相信他不是像《嘉年华》那样为了过审而无奈加上的。说到这里,我真的怀疑毕导到底有没有看过意大利新现实主义里的任何一部电影,就算看过,他也一定无法理解那些在人间伶仃的幽灵才是命运里最真切的悲喜剧,既然涉足了这样的题材,就不要对自己的阅历有太多自信。

没什么更有料的干货可提了,最后建议毕导把谢晋导演为《罗马十一时》写的学习札记大声朗读并背诵全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