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

        上次在咖啡厅,之前一起实习的妹子发微信说很羡慕我,感觉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方向,即使离家很远,也毫不犹豫就来了北京。我语音跟她说,其实我也是经过一番波折的,不过我从来没有想过回家找工作。旁边的H跟我说,乱说,肯定有那么一瞬间你是想过回家的,只是那个念头很快从你的脑海中消失了而已。我当时反驳了,说我没有。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离我妈远远的,我和她,距离产生美。

      真的没有吗?也不见得。就像上大学时,每次来回都感慨当初到底是怎么了才选了这么远的学校,每次感觉没在家待两天又要离开的时候觉得好想待在家里,每次一想在北上广拿5000的工资其实和在家拿2500的工资也差不多的时候也会稍有怀疑自己的选择真的对吗,这么折腾为了什么。但是,如果真的在家工作,一定会过一个充满遗憾的人生。很多东西,大城市能给我们的,小城市确实没法给,因为后者没有,穷极一身,也没有。

      提起一瞬间,不过是因为昨晚突然有些感伤。这种感伤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是的,我带着满腔热情回到了北京。终于要开始一个人的自力更生,除了兴奋,都没有一丝恐惧与担忧。夙愿就此实现,从此人生真正意义上的自己做主。果然经济独立是个好东西。怀揣这样的心情度过了真正入社的第一个月。

      其实,昨晚也没发生什么。就是打开了许久不听的电台。那个电台的名字好像叫“止痛片”,或者是节目的名字。一听就很治愈的感觉。温柔的男声在耳边呢喃,和Daddy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知是谁先提了一句她什么时候去成都的事。心里突然就咯噔一下。这些天的相处,互相的喂养与关怀,习惯了她的存在。我实在没法想象一个月或几个月后没有她的日子。那一瞬间被巨大的悲伤或者孤独笼罩着,无法自拔。

        转念一想,刚开始的几天,我也是一个人住的。可是那时,知道几天后她就来了,知道她就在这个小区的另一栋,知道她在。不过一开始的设想是没有她的啊,不过是设想延迟几个月实现而已。再说画儿不也是一个人住,她不也活得很潇洒自如吗?该来的总会来,现在怎么忧心忡忡也于事无补。不如顺其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然忘记了头天晚上的悲伤。Tomorrow is another day.新的一天,依旧要以饱满的热情面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