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他(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始终不愿意相信她就这样离开,我甚至还在期待明天,明天她会冒冒失失的冲进我的房间吆喝着:老爷子,我回来了。又或者眉飞色舞的在我身边如花喜鹊般,告诉我她的小算盘:“老大,又一部戏,我们又有钱赚了。”我始终都愿意这样等着,这样相信着。

  可是已经一年了,她却如空气般蒸发了,我一点她的消息都没有了,真的很不习惯。

  一年的里我很忙,忙得各个地方都去过。我去过她口中念念不忘的香格里拉做宣传,我去过她魂牵梦绕的布达拉宫拍过戏,甚至连她小女孩情节的江南水乡都去过。可却从没有碰到过她。

  有时,我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梦,我醒了,就会结束了。我还误认为这是我拍过的一部戏,我太入戏了,下一部戏开始时,我就会很快抽身的。

可是回到家了,看着邓叔,看着吴姨,我才知道她真的出现过,而且是那么的让我刻骨铭心。

  圈子里的好友以前也会开玩笑的提醒我,别发展和助理的恋情,后果很严重。他们笑称是“血淋淋”的教训,我一笑而过。总感觉他们太敏感了,也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尽人皆知。

  而我却是例外,我没有什么绯闻传出,他们不信,总是说:“你的小助理太尽职尽责了,早就把一切浪头给你平掉了。”

  我以为他们只是开玩笑,后来她离开后,打开她的笔记本才发现,她是真的把浪头给我平掉了,而且就是那么的不显山不漏水,不直接戳穿,就是用背后的眼睛帮我还原事实。

  记得以前她对我说:“老爷子,你一把年纪了,还总这么坐怀不乱,我都怀疑你是不是gay了?”

  我给了她一个白眼,什么都没说。她却像领悟到了什么似的,走到书桌旁,拿掉我手中的书,郑重其事的说:“老大,你会不会太清心寡欲了,是我管得太严吗?你有什么合理的要求尽管提,我保证如你所愿。”

  我如同看白痴的瞪着她:“是不是收了那家杂志的钱,或者准备帮什么人出名,那我来赚吆喝?”

  她哼唧了半天,反攻道:“我是怕你太憋着了。”说完脸红的跑了出去,我半天才反应过来,笑喷了。

  不熟悉我们的人说:“没有见过你们这样好的合作关系,真让人羡慕。”

  她则会好不犹豫的反击:“他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可不想再露宿街头,食不果腹的。”

  熟悉我们的人会说:“你们两个关系太复杂了。”

  她会气得鼓起小眼睛,使劲 的瞪着他们:“从矛盾论上说起,我们是没有关系的。”开始很多人不明白什么意思,包括我。

  她却一副小人得志的说:“因为我们只有统一呀,他是我的财神爷,你见过谁不和自己的财神爷统一的。”

  其实这句话,我到现在都不是太明白什么意思,她却落了“财迷”的称号。

  他们警告过我:“她太财迷了,小心哪天被卖?”我感觉很好笑,其实也想试探她的口风,便给她发了短信问道:“他们说你会把我卖了。”

  她没有回,第二天起床后才发现,她顶着红肿的小眼睛,坐在客厅里。吴姨说,她一早就来了,知道我还没有起床,就在那儿等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