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中师生(青涩岁月19)

晚上大礼堂里早已灯火透明,台下平时供同学们吃饭的餐桌早已撤去,整齐地摆上了一个个条凳,条凳顺着礼堂的东西走向纵着排了四个长条形方阵。一年级坐中间,二、三年级坐两边。七点半左右,同学们陆陆续续进入大礼堂,每个人都穿上了特意洗得干干净净的校服,演出的同学不在班级方阵,到后台准备。夏成龙走进后台,才知道礼堂舞台背后还有个这么大的空间,靠侧墙各有一个小门,里面已挤满了同学,都是今晚参加演出的。一群光着胳膊、穿着花花绿绿肚兜式演出服的女生特别引人注意,据说她们是第一个跳开场舞的。夏成龙第一次发现女生的身材居然如此之好,就偷瞅了几眼,便不敢再看。男生仿佛都偷偷在看这一群女生,偷偷地说笑着。夏成龙肯定他们和自己一样,很少见过女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穿成这样,肯定和自己一样的想法。正在这时,有人喊:“哪位是夏成龙,李书记找……”夏成龙赶紧把二胡交给旁边的人,跟着那人走到前台。李书记站在台上,正指挥人调试灯光。原来前排凳子不够坐,让夏成龙带着学生去行政楼会议室搬些椅子过来。夏成龙赶紧叫了班里的男生,来来回回跑了两三趟,在前排摆了三十张椅子。晚会八点钟开始,等夏成龙把椅子摆正,按李书记的吩咐,每个椅子上又放了一个看上去很精致的节目单。夏成龙想这些椅子肯定是给检查团或是校领导坐的。等他收拾好,演出还有十分钟。夏成龙又认真地在每个椅子后面走了一趟,甚至用手晃了晃有些看上去不太稳当的椅子,又摆正了放在椅子上的节目单。正准备回到后台去,忽然门口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夏成龙回头一看,田校长满脸笑容地走在前面,一群人正往这边走,无疑这是检查组的人了。夏成龙赶紧闪到边上。田校长热情地招呼走在最前边的两个人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又招手示意其余的人分坐两边。田校长也在中间靠右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热烈的掌声才渐渐停下来。会场的纪律果然好极了,虽然有近千人,但几乎没有什么响声。没多大会儿,所有的照明灯光都暗了下来,舞台两侧喷出烟雾来,几个女孩子的身影舞蹈小步跑到舞台中央,虽然是隐隐绰绰的几个影子,但侧面看上去美极了。唢呐声骤然响起,灯光也同时亮起。一群女孩子鱼贯从舞台两侧涌出,欢快地旋转着、跳跃着,很快集中到舞台中间和先前已在舞台靠幕布站好的汇合,仿佛在窃窃私语着。音乐声停止了又响起,她们刷的又散开,欢快地跳跃着。夏成龙索性靠墙站着,刚才在放节目单时刚刚看到自己的民乐合奏在中间呢,也不用急着回到后面去。

这是一个叫做《皖北妞儿》的情景舞蹈,一群女孩子在晚饭后一起玩耍渐而发生矛盾最终和好的故事,显示皖北姑娘泼辣豪爽性格的一个节目。舞蹈完毕,所有灯光重新打亮,主持人上场,男女主持各一个。都是本校最受学生欢迎的各自心目中的“偶像”老师。男的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女的身材曼妙、风情万种。两位主持人轮流说着欢迎领导莅临指导、元旦晚会的开幕词,同学们一轮又一轮的掌声使得开场气氛异常热烈。然后省检查团领导讲话、县政府及教育局领导讲话、田校长致开幕词。好一会儿,虽然掌声一轮又一轮,但大家更希望赶快看节目。接下来便是一个又一个的节目了,社团报的节目:独唱、合唱、乐器演奏、书法、绘画展示。社团节目展示最震撼的当属夏成龙他们的民乐合奏了。四五十个人迅速各就各位,拉二胡的共有八个人,都坐在第一排,夏成龙居中靠左。成龙往下一望黑压压的一片,仿佛望不到尽头。第一排是检查团、县委及学校各级领导,正注视着他们。指挥刘老师小声:“准备……”,随后双手架起。大家迅速进入状态,刘老师右手果断一扬,《金蛇狂舞》欢快的曲子骤然响起,各种乐器配合默契、节奏铿锵。拉着拉着,夏成龙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从未有过的亢奋感。他陶醉了,干脆眯上了眼,随着旋律摇晃着,耳边回荡着快乐的兴奋的旋律。《喜洋洋》的最后一个音节拉完,刘老师右手握拳一顿,夏成龙条件反射般腾地站起。下面雷鸣般的掌声响起,经久不息。成龙感觉脸烫烫的,一年多的训练收到一个完美的结局,无疑是让人兴奋而陶醉的。乐团队员列队走下台来,乐团负责人兼指挥刘老师也异常高兴。乐器归箱之后,夏成龙没想回到班级方阵里去,就站在舞台边的一个角落里。节目继续往下进行着,老师的节目渐渐多起来。都是音乐、舞蹈老师的美声独唱、民族舞蹈之类的。检查组第一排的人都走了。台上台下、老师学生都不那么拘谨了,接下来最让人兴奋的莫过于音乐老师王庆的独唱《站台》了。据说王庆老师原来就是走江湖卖艺的。他边唱边舞,表情夸张,脚步踏着架子鼓的鼓点从舞台的这一端走到那一端,又从那一端走到这一端。话筒随着不同的旋律在左右手里不停地抛来抛去、翻腾跳跃他卷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最要命的是他请的那位架子鼓手,简直是疯了!全身痉挛似的随着鼓点夸张的起、伏、开、合,一头卷发狂甩着。那狂躁粗野的连续鼓点、仿佛敲碎的金属钹声点燃了不管男生还是女生每个人的激情。尖叫声、呼哨声、凳子翻倒声、木板破碎声、雷鸣般的掌声交织在一起,几乎淹没了舞台的鼓声。已经没有一个人坐在凳子上,都高举着双手站起来,嘴里齐唱着:“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嗨呀”,仿佛喝醉了酒,一起摇晃着、喊叫着。一直到结束,脑子里还想着那血脉喷张的:“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回来的路上,仍然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唱着:“我的心在等待……”夏成龙想,可能是同学们在紧张的生活中压抑的太久了,终于有了一个发泄口的原因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Gains:这一年来自己坚持写了一年的复盘日志,刚开始真的有一些排斥,直到后来坚持下来才知道这个东西有多舍不得,也...
    刘楠应数二班阅读 70评论 0 1
  • https://y.qq.com/w/mv.html?hostuin=463174826&vid=o0019xl0...
    旧城xu阅读 316评论 0 0
  • [cp]#鬼使白黑# 地缚灵 鬼使白从街头捡回一个一头黑色长发的男人,他把这男人抱回家,给他换下破旧长衫,给他洗漱...
    Nightingale星子阅读 983评论 0 0
  • 今天晚上开一个月的打扫卫生pk,很荣幸我们团队获得第一,虽然获得第一不要骄傲,争取下一回我们还能在拿个第一名,加油
    ATurbo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