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留痕

  近虽繁忙,却仍不忘温故学习,翻一翻自己从前看过书、写过的文章和新闻稿,再睹旧物,思绪沉沉,便不由得想起一些朦胧往事来。

  我是高中没读完就去当了兵,当时大多数家长都认为:“要是孩子不争气就送部队去磨炼几年吧!”若是到处游手好闲、惹事生非的主儿,“磨炼”这词就会换成“改造”,而我,就是被送去“改造”的代表青年,那时候的我,正值青春叛逆期,恰好又碰上父母感情破裂,两人成日里闹得不可开交,也没心思管我这摊子事,于是,我在无人看管的环境中,逐渐变得傲慢不羁、性格暴戾,谁都不服、谁也不怕,等父母回过头想管时,却已然发现我长出了獠牙。

    而我在高中也是辍学过一次的,后来为了能让我安心读书,心有愧意的父亲和母亲都一一应允了我所有的要求,无论是在物质供应还是生活保障上,都算得上是领导级别的待遇了,可我已然是厌倦了高中的生活,与其每天爬墙逃课、撩妹上网的混日子,不如早点去见见世面,创个业啥的,结果创业未半,而中道想去当兵,这一点,家人很是支持,而我自己呢又有点好奇与期望,行吧,人生路漫漫,咱也不差这几年,就去浪一圈吧,结果这一浪,就浪出了一个花里胡哨的新自我。

    到了部队,我就原地懵圈了,那股肃杀严厉、整洁利落的陌生气息,直接敲碎了我那还没长严实的小獠牙,“到了这!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初次见面,黑高个的新兵连长上来就是几句唬人的下马威,但是新兵连指导员的态度却截然不同,不仅人长得俊郎,语气也很和蔼,“小伙子们晚上睡觉冷不冷呀?想不想家呀?班长有没有打骂你们呀?……”咱要是群女兵,那铁定得有不少人暗恋上这位“邻家哥哥”类型的领导,只不过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人家“红脸、白脸”的套路,但话说回来,咱这位指导员是真心的不错!也正是因为他,我这短短两年的军旅生涯才有了更为出彩的转变。

    我这人有点轻微“网抑云”症状,闲的没事吧,就喜好写点东西抒情感慨一番,记得当时写了首诗歌,大概意思是:“吃的又好又管饱,锻炼身体睡得好,这地方真好!”我这藏不住的“才华”先是被我们排长发现了,然后又告知了指导员,于是我就成了被暗中培养的对象,又是写小故事、又是上才艺表演的,看这小伙子灵泛又勤快的,就先送去山沟哨所里掏大粪吧!这可真不是开玩笑,我是先被分到最艰苦的边防哨所里喂了半年猪、掏了半年粪,才突然提到了军分区大院的政治部里。

“写新闻稿、给领导拍照摄影会吗?”

“报告!不会!”

“给你三个月时间学,要是整不明白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行吧,既然人家指导员苦心栽培,给我送过来坐办公室享福来了,咱不蒸馒头争口气吧,鲁迅说,写文章就是先模仿再超越(鲁迅没说过!手动狗头),咱就先依葫芦画瓢吧,好在我多少有那么点东西,熬了两个月的粥,总算是糊得开嘴了,于是,在剩下的一年半时间里,我前后发表了大约二十几篇新闻、通讯稿件,以及四、五篇军旅散文,尽管我后来保存下来的不多,但那段日子确实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过得充实,再后来,我踌躇满志得放弃了那个安逸的环境,出来迎接这广阔的天地与猛烈的风雨,在泥泞中步履蹒跚地前行。

    如今虽多舛曲折,但我还是会偶尔回顾自己那些短暂的过往,不单是对往事青春的美好纪念,也是对未来理想的暗自呐喊,让我在遭遇孤独磨难与悲愤惆怅之时,看一看曾经的自命少年,看一看曾经的意气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