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模型25 - Tragedy of the Commons | 公地悲剧

今天先讲一个故事,有一群牧民一同在一块公共草场放牧,每一个牧羊人都想赚更多的钱,所以牧羊人选择了尽可能在草地上放更多的羊,虽然他自己心知肚明,这样做的后果最后会导致草场质量下降,但他们依然选择了这样做,随着草场质量不断的下降,终于有一天,草场的草全都被羊吃掉了,最终导致这些牧羊人全都破产了。

牧场理论

这个故事就是美国生态学家加勒特·哈丁1968年在期刊《科学》中讲述公地悲剧概念时所举的例子。

公地悲剧

哈丁讲的牧场故事,主要用来帮助人们理解公地悲剧这个概念的。公地悲剧主要来比喻那些有限的资源,注定因自由使用和不受限的要求而被过度剥削。现在我们用逻辑分析一下为什么牧羊人明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却仍然这样做的原因。

如果我是其中一个牧羊人,增加更多的羊无非有正反两面,正面是我每增加一只羊,就能获得更多的利润。而负面是牧场的承载能力会随着增加的羊只而遭到损耗。假如,我增加一只羊所获得的利润是1,但是这一份利润受益者是我自己,同样也有1分资源损耗,但是这1份亏损是由所有人牧羊人共同承担的。那么但凡稍微正常的人,都会选择多放羊,毕竟如果自己不这么做,其他人也会这么做的。而且谁先这么做,谁就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从这个分析我们能看出来,公地悲剧的原因主要来自于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对资源分配有所冲突造成的而之所以是悲剧,是因为即使我们知道这样做是不好的,但是我们却没什么办法,只能看着悲剧一步步走向现实

启示

公地是一个相对量

公地悲剧的原因,其实说白了还是来自于人性的自私与不足。另外一点就是需要有一个符合“公地”的领域,这里要注意是公地是一个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比如我们可以把海洋,森林,空气环境看成是一个公地,也可以把一家公司,城市,旅游资源看成是一个公地。不同地量级上都有不同的悲剧在发生,过度捕捞的海洋,过度砍伐的森林,过度污染的空气,小一点的比如,古文化旅游资源的过度开发,共享单车随意破坏等等。

公地悲剧

解决方案

我们天生就有因为没有完美方案而拖着不去执行的倾向,类似的事情经常会发生,比如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才去创业,技能只有学会了才能使用等等。但是如果对于公地悲剧仍然使用这种方式,只有让悲剧实现这一个结局。所以对于问题的解决方案不要苛求完美,而应该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也是解决公地悲剧我们所应抱有的态度。

哈丁认为公地悲剧不能依赖于个人道德的提升,而是要借助私有化或者加强管理来解决。比如之前草场放牧的例子,如果草场本身被另一个商人承包下来了,那么草场主会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来考虑过度放牧的问题,可能会限制牧羊人进来放牧的频率,或者按批次,或以放牧多少来收取相应的费用等等,通过市场博弈来避免公地悲剧。

公地悲剧

私有化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但现实世界的复杂就在于一些事物是没办法私有化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环境问题,所以针对这类公地的另一个解决方向就是依靠政府管理。就比如对过度污染的行业进行强制管理,设立污染税等等。

除了私有化和政府加强管理外,公共自治也能够处理公地问题,在瑞士的托拜尔,公共财产的享用权被严格限定在拥有社群权利的居民中。任何企图侵夺更大份额放养权的尝试都会被课以大额罚金。村里的法规由全体村民投票决定。这样做的好处在于许多规则的监督成本和其他交易成本都较低,并能减少潜在的冲突,集体监督就能够很好的避免于个人私利产生滥用的问题,由一个群体共同制定规则,然后统一监督管理

公地悲剧

还有一个方向是通过技术手段来治理公地,就理论来说技术手段是没办法解决公地悲剧的。但大家别忘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原则,虽然没办法根治问题,但技术手段是能够减少一定的损失的。比如,对于共享单车来说,摩拜单车做的结实,不容易破坏,虽然单个成本高,但这也降低了单车投入使用后的运营成本,而比较下小黄车则已经凉凉了。在比如之前北京公厕免费厕纸使用了人脸识别的技术来减少一些贪小便宜的人们偷纸的行为。

在现实世界中,为了解决公地悲剧的问题,人们往往是四个方向一起努力。这些方向都是通过不断的迭代发展到现在的,所以再次强调一下,不要等着有了完美的解决方案再去执行。

公地悲剧看时间管理

现在我们就拿公地悲剧去看时间管理。看到这里,如果直接按照本能去思考,第一印象应该是时间是我们自己下决定的,这已经是私人的,哪有什么公地的存在?

乍一想好像是这样子的,但这里有个陷阱,虽然决定是我们自己下的,但这过程已经有很多人在里面引导你下决定。让我们思考一下时间在前进的时候,可以说绝大多数并不是我们自己一个人,而是有很多“伙伴”陪伴着我们的,比如手机,书籍,电视,电影,电视剧,游戏,这还没说具体的内容只是说了几个典型的载体,但你可以想一下,如果把每个内容都当作是牧羊人,它们都在我们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草地上放牧,只要多占用一份时间,“伙伴”就可能多获得一份利润

公地悲剧

舒服快乐的才是人类本能的选择,而想要提高自己的选择通常都是非人性的,痛苦的。如果作为时间主人的你不加以控制,那么肯定是前者更容易占用你的时间,而你不能指望这些伙伴在道德上提高,对我们有所收敛,毕竟他们也知道,如果他们不占用这段时间,也会有其他的人会占用时间,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极尽全力的吸引你。就像牧羊人一样,这个结论很容易得出来。

为什么时间管理如此重要,为什么都是二十四小时,每个人的成就却千差万别,原因无非在于作为时间农场主的你,选择了如何使用这些牧草的结果罢了。

总结

公地悲剧这个思维模型,主要用来比喻有限的资源因自由使用而不受限的要求而被过度剥削的情况。产生公地悲剧的条件有两个,一个是人性的自私或不足,这也是根本原因,另一点是公地与个人利益之间有一定的利益转换,而且这个转换是不等价的,说白了就是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对资源分配有所冲突的社会陷阱。

公地是一个相对量,在不同数量级的视角下看公地都是不同的,所以不要狭隘认为只有环境,海洋等自然资源才是公地,其实离我们更近一些的小数量级的公地其实与我们的关系更近,比如社会,公司,甚至是我们自己也是公地。

公地悲剧的解决方向目前有四个,私有化,政府管理,公共自治,科技手段。对于现实存在的公地问题,通常都是多个手段共同治理。对于解决问题的原则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不要等着完美方案出来之后再去执行。

最后说一下,目前人们在环境等方面的公地认识处于相对领先的地步,但是在满足欲望和愉悦的方面还处在萌芽阶段。而社会现代化的发展,信息与服务爆炸式的增长,如何过滤筛选这些信息和服务的能力,变得越来越重要了这也说明了我们应该做自己草场的主人,而不是服务商们随意放牧的公共草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