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000#一介书生曾国藩的湘军为什么这么牛气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今天是第63/1000步。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写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是对于企业或者军队来说,其实很难一下子找到那个成功的密码,那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去更接近成功呢? 也许查理·芒格和曾国藩湘军的故事对我们能有所启发。

查理的逆向思考

查理思考问题总是从逆向开始。如果要明白人生如何才能得到幸福,查理首先会研究人生如何才能变得痛苦;要研究企业如何做强做大,查理首先研究企业是如何衰败的;大部分人更关心如何在股市投资上成功,查理最关心的却是为什么在股市投资上大部分人都失败了。他的这种思考方法来源于下面这句农夫谚语中所蕴含的哲理:我只想知道将来我会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永远不去那儿了。

查理在他漫长的一生中,持续不断地收集并研究关于各种各样的人物、各行各业的企业以及政府管制、学术研究等各领域中的著名失败案例,并把那些失败的原因排列成作出正确决策前的检查清单,这使他在人生、事业的决策上几乎从不犯重大错误。这点对巴菲特及伯克希尔50年业绩的重要性是再强调也不为过的。

湘军的战斗力来自曾国藩的“反向思考”习惯

我们知道,太平天国初期,清朝的正规军八旗军和绿营并节节溃败,到咸丰四年(1854),皇帝对战争几乎已经失去了信心。稗史记载,太平军北伐时,他曾对杜翰说道:

天启当亡国而弗亡,崇祯不当亡而亡。今豫南北皆残破,贼已渡河,明代事行见矣。设在不幸,朕亦如崇祯不当亡而亡耳。

也就是说,明代的天启皇帝很昏庸,但是没亡国。崇祯很勤政,却亡国了。如果太平天国势大,明代亡国的事要重演了。可惜我是像崇祯一样,不当亡而亡啊。

可见当时咸丰对局势悲观至极。就在咸丰皇帝近乎绝望的时刻,曾国藩的湘军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湘潭大捷,这可是太平军军兴以来,清军取得的唯一大胜。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在湘军、淮军等汉人军队的帮助下,太平天国运动最终被平息。

所谓的湘军,不是原本的清朝正规军,而是咸丰为了应对太平军的攻势,让各地开展团练,湘军正是曾国藩在湖南团练的成果。

看到这里,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大清王朝举国之力供养训练了二百多年的正规军队不堪一击,而一介书生曾国藩花一年时间练出的湘军就能所向披靡呢?换句话说,湘军的战斗力来自哪里呢?

湘军的战斗力来自曾国藩的“反向思考”习惯。

曾国藩在创建湘军的时候,并没有首先去想“湘军怎么才有战斗力”,而是先来分析“绿营兵为什么没有战斗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切入点。其实很多时候做事不需要你有什么超天才的想法。你只要好好总结一下别人都犯了哪些错误,然后你反着来,你可能就成功了。

湘军团队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那绿营兵为什么没有战斗力呢?曾国藩通过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绿营兵败就败在制度缺陷上。晚晴军营存在着很多怪现状。

第一个怪现状,就是士兵普遍都有第二职业。

这是清代军队实行“低饷制”造成的。清代一名普通绿营兵每月收入白银一两三钱六分,外加大米三斗,折算下来不到四百元,要知道这不是一个人的收入,因为那时候妇女不工作,这可是要养活一个家庭。

第二个怪现状,是部队广泛经营第三产业。

不但利用军事装备来经商赚钱,而且造成诸多贪腐行为。比如,在鸦片战争以前,广东水师就大肆收受贿赂,听任犯罪分子在海上走私鸦片而不管,有时甚至还出军舰为这些鸦片贩子保驾护航。

曾国藩怎么做?

一、厚饷制度

湘军士兵的收入,每月四两到六两白银,是国家正规军的三倍左右,也比农民务农收入多三四倍。

湘军军官也采用高薪养廉的政策,湘军中级军官,每月的纯收入可达一百五十两。

二、将必亲选,兵必自募(组织原则)

这一创新,也是军事门外汉曾国藩殚精竭虑、集思广益的结果。

清朝为了防止军队形成小团体,军官拥兵自重,军队经常是不断地打散,临时组成,导致了“胜则相忌,败不相救”。曾国藩痛于这个现象,制定了“将必亲选,兵必自募”的原则。

三、选人原则:选士人领山农

“选士人”,就是军官都要用没有打仗经验的读书人,而不用那些有经验的绿营军官(这跟当时绿营军的状况也有关)。曾国藩一贯认为,精神的力量远大于身体的力量。

“领山农”是什么意思呢?

绿营兵还有一个问题是兵源不好。中国传统时代有一句俗语,“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当兵的大部分都是地方上的地痞流氓,或者游手好闲之人。

曾国藩招收兵员有一个原则,绝对不收当过兵的人,不收退伍军人。主要收纯朴的农民,而且是山农。因为中国有句古话,近山者仁,近水者智。“山僻之民多犷悍,水乡之民多浮滑,城市多游惰之习...故善用兵者,尝好用山乡之卒,而不好用城市、近水之人。”

四、重视政治教育

因为太平军是一支有信仰的队伍,非常重视思想政治工作。因此,曾国藩也非常重视军队的思想政治建设。

他把军队的训练,分成了“训”和“练”这两个部分,所谓“训”,就是“训话”,也就是政治思想教育。另外,他还亲自编写了《爱民歌》,采用民歌歌谣的方式,进行爱民教育。

张宏杰:《曾国藩传》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先迈出它100步。


转载说明:本文为“三少爷的见”原创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