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往事一杯烈酒·云南传(二)

             中段 · 洱海月映苍山雪,下关风吹上关花


                                          第一章:初抵

       飞机划过大理的上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靠在机舱的窗前,飞机穿过云层,看着云不断的变换着自己的样子,云卷云舒,真的就和小时候语文老师教我们打的比喻一样,像极了棉花糖。此刻,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再去想那些并不开心的事情,更多的是对后面一月生活的憧憬,海邻居是一个怎样的地方?风筝先生会是一个怎样的老板?那儿的其他义工又是怎样的style...

       近十一点,飞机缓缓停在了大理机场,我打开手机,便跟着急切的人群一起涌出了飞机,恰似争先恐后,都大概是对新生活的向往吧!大理的阳光是热情奔放的,以至于你一下机都能感受到它穿透皮肤的亲吻,吻得那么浓烈、深沉,毫不羞涩。一路上手机一直叮咚叮咚的响着,看到很多朋友给我的微信留言和评论,慢条斯理的回着。等行李的间隙,我接到了别人的电话,不知该接不该接,最后还是接了。提着行李找到了接机师傅,踏上了去下关客运站的行程。

        接机师傅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黝黑的皮肤,大概175的身高,身型很瘦,黝黑的皮肤把脸上的轮廓衬得格外明显。他说他正打算带女朋友去重庆玩儿,于是我们互相交换着当地的攻略。他很健谈,聊了很多,他打趣的问我一个女孩子到这边来玩儿是不是来寻找爱情,我笑了笑说,这边真的有吗?暗想,要是能遇见一个也是不错的,哈哈。

       一路上和接机师傅聊得很愉快,感受到了当地人的热情和朴实,让我对后面的生活也充满了期待。到达下关客运站已是11点,下关客运站不大,外墙的招牌是那种金黄金黄的正楷字体,阳光下照的格外刺眼。踏上台阶,走进去有一个窄小的售票厅,人群也不多,没什么人排队,走上去就能购票,接着过安检,上车,这一流程最多也就花了十分钟。到挖色镇的班车是那种小型的普通客运车,只是这些车都经过岁月的洗礼,显得有些陈旧不堪,因此一上车会多少闻到些奇怪的味道。车上的售票员是个年轻的小妹妹,斜挎着一个黑色绣花小包,和车里的当地人用方言闲聊,我仔细的听,其实他们的方言大部分还是能听懂的。由于上去的时候车内基本快满座,我也没坐到靠窗的位置,我记得有小攻略说班车驶出车站几分钟后到挖色的路程是全程靠海的,当然我也不知道车内哪边位置是靠海,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初抵大理,感受最不同的便是这边的天空。关于天空的记忆,南方和北方不同,但重庆和大理的也不相同。这里的天空冰晶般湛蓝,不像重庆那般灰暗,一团团柔软的棉花挂在上面,时而涌动,时而静止,不管是什么姿态,都能形成一幅和谐的画卷。其次是这里的肤色,本土男同胞用黑的发亮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lady们的皮肤也都不怎么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可以见的这边可能真不适合我这样的本来皮肤就差的人生存,事实是最后也的确是这样。大理的气候极其干燥,阳光炙热直白,紫外线就像后妈一样,她的性子爆裂任性,你只能想尽办法去迁就她,比如,你需要高倍的防晒霜来应付,还要把自己包裹的足够严实,俨然像去打劫的一样就对了,你还需要隔三差五的把补水面膜敷个够,如若不然,你会发现你的皮肤在起皮、干裂,还伴随着火辣辣的疼痛感,当你第二天再抹上粉底液的时候,你会怅然发现,妈蛋,色号竟然不对。

       班车缓缓的驶出了大理市,踏上了去挖色镇的行程。司机大哥开车的速度和我急切的想到达海邻居的速度是成正比的,一路上车内设施被路颠的发出咣当咣当响声,但也奇迹般的没有扰乱我愉悦的心情。一路上,也正如小攻略说的一样,从客运站出发大概15分钟的车程后,你便能看到有着“大理眼睛”之称的洱海,此时,我很庆幸我坐对了靠洱海这边的位置。洱海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蓝,一阵阵海风,吹皱了洱海的表面,阳光下金色的波纹一层层往岸边拍来,刚里透柔,柔中带刚。海边浅水区里零散的长了些没有叶子的树,一群群海鸥时而在天与海之际飞舞,时而在树上小憩,一切都那么相得益彰,看的我多少有些入迷,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