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要不,我死一个给您看看

字数 7005阅读 431
来自网络

1

“要不,我死一个给您看看?”

保温杯加了两次水,我说得口干舌燥,面前这位爷还是泪眼婆娑,没有把珍珠鸡皮鞋往回挪半步的意思,甚至连看都不看我。

这下居然扭过头来,满是血丝的眼睛里闪过一线兴奋,抽动的鼻翼,微点的下巴,意思是有点儿意思,继续。

“您是什么工作来着?演员,演员是吧?!那不得啥时候,都漂漂亮亮的,风风光光的!从这儿下去,您可谈不上什么风光漂亮了,那可是粉粉碎,嘎巴脆!”

看对方眉头紧锁,有戏!

“您想想啊,今天站到这儿,您图啥?不就是觉着遇人不淑,怀才不遇吗?咱不出名,如果是原因在自己,谁还走这条路啊?!您说是不是,还不是伤心了,委屈了,觉着他们亏大发了,狗眼低看不出好人高来,您说呢?”

“嗯!”

“所以,既然要死,也要轰轰烈烈,也要有个响,多少亮个相不是?让那些猪油蒙心的主后悔去,爷再也不伺候你们了!”

“就是!”

“可您知道这塔多高吗?爬上来要1个小时吧?下去十几秒,关键是面目全非,谁还能看出您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啊?”

“我坐观光电梯上来的,150!你们真TM敢要!”

“这身阿尼妈的套装得上万吧,这气哭的皮带也得几千吧,咵嚓,跩到下面,连编织袋都不如,全完!”

“我知道,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是不是算同行?你真能死一个让我看看?”

无可救药。

20秒后,我扇着翅膀,支离破碎地飞到这个五线男星跟前时,对方已经晕过去了。

2

我叫尹石坚,做实习天使58年,在这座戴宁塔3年。

天使团队的分工很细,惩恶扬善、救死扶伤、宽慰人心都有专门team负责。我没什么背景,也不好打打杀杀,所以轮岗到这个心理干预的岗位,好像骨子里特别适合似的,就赖着没走。

尽管晋升的速度远不如前面几个工种,但喜欢就是最好。毕竟每天登高望远赏日出日落,繁华尽收眼底笑缘起缘灭,这样的好地方不多。

再坚持2年,够了一个甲子,熬到正式编制,就更好了。

不过这些年天使也不好干,想转正,不但要做够年头,还要传帮带,有业务创新的贡献。

劝人别自杀,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同期的好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留在业务一线的没剩几个,有提醒过我的,说至少和区域主管搞好关系,安排学生、创新考核什么的,可以多照顾照顾。

这个还用他们提醒,这是最起码的人情世故吧!我尹石坚的处世哲学就是,不但要把领导哄好,还要业务出色不给部门丢脸。那这转正升职加光圈的事情,还不下雨天打伞戴草帽,双保险?

毕竟,在戴宁塔的这3年,256个想自杀的客户,没一个成功的,这成绩也没谁了。

当我扛着打扮得和花蝴蝶般的男星溜达到塔底售票处时,大区经理笑眯眯站在阳光下,肥厚的背影里躲着一个瘦小的身躯。

“老尹,这是你徒弟!”

不等我放下客户,经理已经一把拽出了小人,搡到我面前。

女天使!

3

请不要耻笑我的见色颜开,你知道女天使在基层有多难得吗?!

其实天使里面女生真心不少,可好看点儿的都进了公关部市场部,成天托梦拍照演讲什么的,俗称名曰鸡汤西施;不好看的,盘踞在办公室,算激励批考勤折腾职称,人送外号冷面东施。

干具体工作,冲在现场的这位,恐怕是蝎子的粑粑吧。

“来来来,介绍一下,苏小灿,这就是我们区的业务冠军,尹石坚!”

女生无处可躲,只能仰头。恰好夕阳西落,金黄色的光柱打在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

一头微卷短发,刘海很长,耷拉在俏脸的右侧。单眼皮,大眼睛,眼白青亮,闪烁在缝隙间盯着我。

作为冠军,自然不能太小气,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扔下臭男人,把她的胳膊薅过来,攥着那双冰凉的手越握越紧,好心痛。

“石坚,石坚,自重,啊,矜持,啊,分寸,啊!”

经理比我们的脸更红,眼角眉梢写不尽的羡慕嫉妒恨。

一根一根手指被残忍掰开,经理拉我到一旁,“你小子,把口水给我吸溜进去,什么样子!别以为教这徒弟是好差事,听说都实习快一百年了,一直转不了正。”

“之前好几个当师傅的,好像都受了牵连,你可得好好带带,否则过了六十年这个转正的档口,就麻烦了。”

太阳一落山,凉意顿生,硬梆梆的瞬间软塌塌下去,我清醒不少。

“经理,我平时给您够长脸吧,您怎么能害我呢?明知道我意志薄弱,心地纯良,还开这种玩笑,您看天还没完全黑,带着姑娘赶紧飞回去吧,谢谢,不送!”

像经理这样的人,以后要站在我这塔上跳,二话不说,就是一脚,反正说也是白说。

4

清晨,孕育一晚的雾气还舍不得散去,被朝阳四下追逐,洒落着光怪陆离。正南大片刚出新芽的秧苗,绿油油的,跃跃欲试准备漫过那条东西走向的铁道。

往北人便多了起来,菜市场、派出所、幼儿园、杂货铺、一个储蓄所、两栋居民楼,四个还挂着布帘的底商卖家,跳楼大减价的黄底红字头大醒目。

早点摊,五十步一个,包子油条馄饨豆腐脑,煎饼豆浆卤煮热干面,大家心照不宣,遥遥排成一条直线,任由各色香气蒸腾而上。

天使用不着吃饭,吸收日月光华即可。可每天5点到8点,我都愿意站到这高处,俯瞰众生吃相,动动自己的食指,晒晒未转世的饿鬼。

忽然觉着后背发凉,才反应过来,身边乳白色的护栏边多了一个人。

苏小灿。

“我说,哪个什么灿,小苏的,你怎么一点儿声都没有?”

对方仿佛没有听到,自顾自扶着栏杆,洁白修长羽翼晶莹的翅膀悠然收在身后,随着掠过的风微微战动。不仔细看发现不了,左侧靠下的位置斑秃一般,缺了不少羽毛。

“嗯,那个,这个,你什么时候来的,咱们这里晚7早8,周末需要轮流值班,或者我值班也行,得到午夜3点。”

我暗自掐了大腿内侧一把。

尹石坚,你也太没骨气了,这点姿色当前,就语无伦次舌头打结了,上个月与那位腿长2米的麻豆独处一天,你不也面不改色心不跳吗?难道是客户下不了手,同事就蠢蠢欲动了?

不过,这个苏小灿除了瘦弱些外,还真是挺好看的。昨日天暗,站着远,还有经理的大肚子挡着,看得不真章。而今儿天高气爽,风和日丽,对方近在眼前,连毛孔都纤毫毕现。

你说一个人怎么就长得那么舒服呢?又勾勾又丢丢!

像是王小米版的吴倩莲!

不不,应该是梅超风版的吴倩莲!

“我说,别人和你聊天,你不搭茬是不是有些不太好,更何况,我,我还是你的领导,嗯,老师!”这种冷若冰霜的着实不知道如何下手,没有破绽啊!

“哦,对不起,我的情况恐怕昨天您已经知道了,我觉着少说话少惹祸才是对您最好的选择。”

她转过身,拢了下头发,款款踱到我面前,叹了口气。

“尤其是,请不要喜欢我!”

5

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口水没擦吗?眼睛眯缝上了?

“苏小灿,请注意你的措辞。天使工作条例第三章第五条,工作期间严禁打情骂俏,同事之间禁止眉来眼去!”我作为区域冠军,正人君子,怎么可能舍得对窝边草痛下辣手,更何况,我还要为人师表呢!

“那就好,之前有过先例的。我可不愿意耽误您,您还有两年就要转正了。”

“咳咳,咳咳。既然说到这里了,咱正好交交心。你也是老天使了,怎么就一直转不了正......”我尹石坚向来吃软不吃硬,越是吓唬我,越激发起我探究神秘的好奇心。正想凑得更近些,好喜欢那股似曾相识的花香。

来活了。

佝偻的腰,微曲的腿。洗得有些发白的灰色中山装,风纪扣敞着,里面好像还有蓝白条纹的内衣。头发花白,中央和地区都处于告急断货的状态。

老人先扶着墙倒了半天气,待脸色恢复苍白,把扣子系好,闭上了眼睛。

苏小灿冲我眨了眨眼,我一努嘴。

上吧,小妞,看看你有什么牛鬼蛇神,尽管使出来。

苏小灿不敢相信,又使劲眨了眨眼,我使劲努了两次嘴,恨不得都要亲到她的脸蛋上了。

开始有些不放心,我开了顺风耳,被她甩过来一脸鄙夷。没办法,问题学员,老师可不是要多上点儿心。

听了一段儿,中规中矩,多是老人吐露心扉:罹患恶疾,久居医院,子女不肖,无人探望,自知时日无多,与其最后受人摆布毫无尊严,不如早点离开,和三年前走的老伴团聚。

阳光有些暖洋洋的,我眼里的人影恍惚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居然睡着了!

訇然惊醒,身边只剩苏小灿一个人,坐在塔尖,逛荡着双腿,被正午的强光笼罩着,看不清表情。

“那个,老人家是走下去了,还是没拦住,翻栏杆走了?!”我心里有些虚,把两个“走”字说得分外重。

“尹老师,您放心,我再不济,这样的也见过上百个了。两个小时前,已经把老人送下塔,一年半载应该不会再来了。”

“真的?”

“您自己查记录吧。”

苏没有说慌,可系统里她的得分却是负的。

6

所有天使的考核,不外乎拯救人类,保护地球。具体到我们这个工种,强调的就是让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痛定思痛,麻溜收起自我毁灭的念头,回家好好过日子。

既然是天使,肯定有些超乎常人的法力。

不过从上古时代至今,因为法力太牛心生恶念,从天使变成魔鬼的不在少数,所以根据级别不同、工种特点,只开放了极其有限的法力。

我可以用的本事就是飞翔、千里眼、千里耳、变形、移情、抹掉人类最新的不超过24小时的记忆。如果升到区域经理的级别,还能看到具体某个人类的过往经历。据说大区负责人还能预测未来。

“咱们总天使官有啥能力?”一次请区域经理唱歌,聊得兴起。

“啥能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那不是诸葛亮吗?”

“别打岔,就你话多,不说会死啊!不光是人类的上下五千年,还有咱们天使的前世后载,他都一清二楚啊!”

没错,天使也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都是人类前世做了好事,升华而成。但只有高级别的天使才能参透自己的过往,大部分天使一无所知。所以,谁都想能晋升,获得更多法力,为人为己。

天使的绩效,有严格可量化的后台系统自动统计,按照考核要求完成任务,就会增加分数,反之则减分警告,甚至打回原形。

负分?

系统没有记录细节。F**k,我早就建议过应该升级,这样我自创的很多救人的思路就有了发扬光大的可能,肯定又是经费不足,官僚主义害死人啊!

有心想问问本人,可苏小灿看我醒了,居然说要请假,说她不舒服,要休息!关键我还没点头,人家飞了!

反了!反了!上班一天不到,就请假!这要是按休假制度,她还是实习生,最多只有5天假!

亦或者她真的不舒服呢?左右是个不省心的主,刚才没搞出人命,是不是我应该庆祝下?

关键是,下次我绝不能再睡觉了。

7

第二天一白天没人,快下班了,上来一位。

已然哭成了泪人,眼影化成脸上纵横南北的黑辙。杀马特的发型,毛衣针长度的鞋跟,皮马甲皮热裤,一大截裸露的白皙腹部,肚脐上还纹了一个小蜜蜂。

小蜜蜂,嗡嗡嗡!

不是男友始乱终弃,就是闺蜜无良撬角,这装扮也不是啥好饼。我正幸灾乐祸,苏小灿却主动迎了上去。

我猜对了开始,没猜对结局。

这小姑娘是正宗OL,一辈子循规蹈矩,从没干过爹妈不让干的事儿。偏偏喜欢上了霸道总监,被老男人甜言蜜语给忽悠了。说他就喜欢离经叛道的,喜欢cosplay,说他这辈子也没寻求过什么刺激,特想和不良少女谈一场不计后果的恋爱。

她自然不从。

可那男人说徐志摩说过,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她不做,就证明她不爱他。于是她迷茫了,谁不想大声说自己是坚定的,可以抛弃一切的。谁不想生命里的那段感情是义无反顾的,不可理喻的。

他却根本等不及,她想给的惊喜成了撞破买春的惊吓,男人竟然无耻到要她一起......

我正听得津津有味,却发现被她做了屏蔽。

不等我反击,她却结束了战斗,女孩擦干了眼泪,自己下去了!

不到2分钟,这苏小灿同学使了什么大招?

结果一脸疲倦,又来请假!

要不是看马上下班,我真要好好问问,刚才正是关键时刻,凭什么掐了信号?

看她迟缓飞升,却不是宿舍的方向。

8

“小灿,你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方式救人?”

“只要是救人,方式重要吗?”

“可,像你这样能救几个呢?”

“呵呵,我都做了快一百多年了,尽管没转正,可救的人应该比您多吧?!咳...”

“狡辩,组织培养你容易吗?这样做,就是个人英雄主义!”

“您或许说得对,可我觉着像您那样,总是吓唬人,并没有真正了却他们的病根。您想想啊,都敢自杀了,还有什么害怕的?哪天想明白了,不还是重蹈覆辙?”

“谁不是管一时,谁还能管一世啊?”

“那可是一条人命,能多管点时间,是不是才...咳...”

那你有没有想过爱你的人,没了你,他还怎么活?你算不算自私?

我看她嘴唇发白,剧烈的咳嗽已经让身子抖如筛糠,不忍心再和她争论下去。估计也没有什么用处,要是能劝她收手,恐怕就不会这么长时间都转正不了了吧。

我扶她靠墙休息,把翅膀先抽出来免得坐下压住,心里一阵难受。

“你的翅膀怎么这块没有羽毛呢?”我话一出口,就觉着自己太八卦了,应该还没有到那么亲近的程度,可以问人家身体上的隐私吧。

“尹老师,我还帮您算着日子呢!您算沉得住气的,其他人基本上第二天就问了,您这是第三天,哈哈...咳...”

“呵呵,是吗?不方便说就算了,算我多嘴,算我多嘴!”

“没事儿,老早以前,天使官说过,是前世为人留下的印迹,只有特别特别重要的东西,才会带到这世。”

“好羡慕你,还有前世的东西能传递下来,我都不知道我之前是干什么的。”

“不是的,天使官说,我们多多少少都会保留前世的一些信息,但有时候需要机缘巧合,才能感受发现。”

我正要追问,有人来了。

看身形,还以为是经理呢,大腹便便的。不过这身层峦叠嶂的西装,被汗浸湿的发黄衬衣,手上带着的A货手表,肩上背着的A货公文包,不过是个落魄的中年油腻猥琐男人。

天有些阴沉,风里夹杂着细如针芒的雨丝,男人不多的头发齐刷刷趴在半秃的头顶,眼镜模糊一片,可他根本没想着擦拭半分。

我向小灿点点头,这几天我尽看热闹了,还没机会露上一小手呢。

“大哥,有火没?”

9

正常情况下,凡人是看不到天使的,除非打开自己的天眼。

你猜的没错。

天使并没有比人类高级多少,只是开启了人类天生具有但被封住的能力。

就像标配的汽车,如果请人拿行车电脑重新配置一下,就能打开原本被隐藏的很多豪华版的功能。

我打了一个响指,油腻男就看到了我。并不觉着突然,因为我会按照他最能接受的亲近朋友的样子出现。

“我都多久没烟抽了,别来气我。”

男人叹了一口气。

“那你是好男人啊,挣钱养家,呱唧呱唧!”我佯装拍了几下巴掌。

“好男人,好男人,好男人。”男人的包滑落在地上,压根没有想捡,只是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栏杆,看胳膊上青筋暴起,关节咔咔作响,要不是金属的材质,估计就碎了吧。

“大哥,有什么想不开的,不就是妻子、孩子、位子吗?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听着身后一声低呼,我也发现说得不对。

“不,不,哪用得了20年,30年河东30年河西!不对不对......”开局很丢人,不知道是我用进废退,生疏了;还是有表演的压力,越想尽善尽美,越是手忙脚乱。

男人下岗了。

曾经为了微薄的薪水,百般乞求得来的机会,没有2个月,还是被放到了裁员的名单里。

“那根本不是薪水,是我生存在世界上唯一的价值证明。”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把家收拾的一尘不染的老婆。

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儿子解释,暑假的迪斯尼去不了的理由。

他不知道该如何给父母最新的,更多向邻里乡亲夸耀的资本。

我难道死一次给他看看?

10

我那天第一次得了负分,却感觉比之前每一次救人后都开心似的。

“石坚,我是不是把你带坏了?咳...咳...”

“嗯,我这大好的前途啊!你赔!”

“早说了,你不能喜欢上我!”

“咳咳咳,我倒想喜欢-上-你!咱也没条件啊,天使没人性啊!”

“讨厌,你个大色狼!咳...咳...”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靠在一起,看风景打闹说笑,甚至有几次,客人都恨不得攀到了栏杆外面,我们才出手。

“石坚,我总感觉这个地方好熟悉。”

“嗯,我也有这个感觉。”

“石坚,我总感觉你也好熟悉。咳...咳...咳...”

“嗯,我也有这个感觉。”

“其实,第一次看到你,就特别温暖,特别开心。咳...咳...咳...”

“嗯,我也有这个感觉。”

不对,我的感觉是心痛。

尤其是握着你的手的时候,心如刀割。开始以为是色狼心虚,后来每次必痛,那一定是惩罚吧。

“石坚,你说我们前世认识吗?咳...咳...咳...”

“谁知道,像你这样,我才不想认识你呢,太闹心!”

“真的吗?”

我不敢说了,她眼里全是泪水,不知道是遗憾是不舍,还是......

11

那片绿油油的田地里,好像一夜之间泼了亮黄的油漆,不知什么时候开满了摇曳攒动的小黄花。

“哇哦,油菜花耶!咳...咳...咳...咳...”

小灿笑了,挥舞着光洁纤细的臂膀欢欣跳跃,还拉得我一个趔趄。

“小心点儿,咳成这样,还没个矜持劲儿!”

我也在笑吧,多么希望生命就此冻结,天荒地老,你我不变。

没想到,身后电梯门打开,两个人哭叫着跑出,脚下不停,我还没看清,人已经翻出去了。

“小灿,快救人!”

小灿没等我喊,已经展翅飞起。

这要在平常,轻松救人,在空中就能开展批评与严厉批评的活动了。

这要是我一个人,其实也能应付的过来,大不了先救胖的,再救瘦的。不对,先救瘦的,因为空气阻力小些。

可这次。

小灿和他们一起坠落了,她根本没有力气再扇动翅膀。

“石坚,别,别救我,求你了,赶紧救人。”

我的眼泪在飞,十几秒的时间,给我的不过几秒。

好亮,好白。

我为什么躺在床上。

手被人死死摁着,想挠下腹股沟都不行,你懂得,那地方痒起来,欲仙欲死。

不过我有两只手啊,为毛两只手都被摁着。

“石坚,你醒了,吓死我了,石坚!”

经理?!

为什么在这样梦幻的地方,会出现行政管理人员,我的小灿呢?!

“石坚,你醒了,吓死我了,石坚!”

有眼泪滴落,长刘海,亮眼白,吴倩莲!

“你们,你们,谁能解释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终于撤出了经理攥着的手,随风潜入床单下的内衣。

“石坚,谢谢你救我!”


病房隔壁,一个神态威严的男子背手而立。

几个随从倨身两侧。

“总天使官,尽管尹石坚教导不利,纵容苏小灿,但关键时刻能舍身救人,以一换三,难能可贵。所以,区域想申请给他提前转正。而苏小灿,屡教不改,建议继续实习察看。”

“唉,算了。这也不怪你们,你们看不到他们的前世。这个小丫头当年和尹石坚就是情侣。春游赏花,看幼童误入铁道,正好有列车驶过,苏小灿为救人不幸丧生车底。而这个尹石坚悔恨自己没拉住爱人,做了心理医生,一生开解他人,但始终无法走出阴霾,最后黯然离世。”

“原来如此,这一切正好是他们的自我救赎,难道是您特意安排的?”

“一切随缘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尹石坚这次没有随便抓起一瓶沐浴液就挤到泡泡球上,而是仔细看了花花绿绿斑驳的中英文介绍,挑了味道最可心的一个。洗...
  • 去西山是蓄谋已久的事,但事实证明,再多蓄谋已久都比不上立即行动。 中午的阳光很好,天空蓝得过分,我本来是没想着去西...
  • 是放弃,还是继续,是奇迹,还是离别,在这个重症监护室外每天都在上演着,从开始的担心,紧张,哭泣,到最后的麻木,沉默...
  • 嘿!你到过茫茫的雪域高原旅游吗?嘿!你看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景吗?嘿!你见过水天相接的大海吗?嘿!你到过北...
  • 今天下午睡足了起来看《仁慈的吸引力》,这是最高效的一次学习了。之前看总觉得段与段之间是割裂的,总也理不出一个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