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第六次作业

1.他第一次见到冰块,方方正正,晶莹剔透,在太阳光的折射下显得流光溢彩。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触碰它,一丝冰凉的感觉立即从指尖传达到了全身。他玩心大起,一把抓住冰块,握在拳里,有水流缓缓的从指缝间溜走,他大惊,忙张开手一看,冰块已全都消融成水了。

2      我们穿越到水浒景岗山处,想见识结交大名鼎鼎的打虎英雄武松。在山林间左等右等,却没等到什么人,只有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挑夫,看身板也不像是武松。大家继续无聊的等着,周边也没有什么消磨时间的东西,大家只好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挑夫身上。这挑夫也不怕别人窃取他的财物,两个筐子大喇喇地放在脚边,自己靠着一块大青石睡着了。

        小庆耐不住性子,好意去叫醒那个挑夫,谁知,那挑夫睡得死沉,没办法,小庆只好去看他的筐子有什么可以醒酒的东西,还没揭开盖在筐子上面的布帘,自己的手就被锋利的叶片割伤了一道口子。“真是晦气!”小庆骂骂咧咧用一块布把自己的手慢慢的包起来。

        我们惊恐的看着他身后,估计是血腥味引来了这只吊睛白额大虫,我们急忙向小庆大喊“快跑!”小庆看着我们不知道在喊什么,直到他听到背后老虎的低吼声,两腿竟吓得迈不开步子……

        好在那个挑夫终于酒醒了,见此情此景,急忙用挑杆打向大虫,没想到这挑夫力气还挺大,老虎顿时被打得摸不着北,小庆也趁此机会急忙脱离虎口,那挑夫却不急离开,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丹药吞服,原本小小的身板竟登时变成七尺身材,肌肉明晰可见,青筋一根根显露,似有无穷的力量。我们见此状不禁目瞪口呆,难不成他就是武松?!

        来不及细想,那大虫恢复过来,竟摆好攻击姿势,把前爪搭在地下,把腰胯一掀,掀将起来。那挑夫只一闪,闪在一边。大虫见掀他不着,吼一声,却似半天里起个霹雳,震得那山冈也动;把这铁棒也似虎尾倒竖起来,只一剪,挑夫却又闪在一边。原来那大虫拿人,只是一扑,一掀,一剪,三般提不着时,气性先自没了一半。那大虫又剪不着,再吼了一声,一兜兜将回来。

  挑夫见那大虫复翻身回来,双手轮起梢棒,尽平生气力,只一棒,从半空劈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簌簌地将那树连枝带叶劈脸打将下来。定睛看时,一棒劈不着大虫。原来慌了,正打在枯树上,把那条梢棒折做两截,只拿得一半在手里。那大虫咆哮,性发起来,翻身又只一扑,扑将来。武松又只一跳,却退了十步远,那大虫却好把两只前爪搭在武松面前。挑夫将半截棒丢在一边,两只手就势把大虫顶花皮胳月荅地揪住,一按按将下来。那只大虫急要挣扎,被挑夫尽气力纳定,哪里肯放半点儿松宽?挑夫把只脚望大虫面门上、眼睛里,只顾乱踢。那大虫咆哮起来,把身底下扒起两堆黄泥,做了一个土坑。挑夫把那大虫嘴直按下黄泥坑里去。那大虫吃挑夫奈何得没了些气力。挑夫把左手紧紧地揪住顶花皮,偷出右手来,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尽平生之力,只顾打。打得五七十拳,那大虫眼里、口里、鼻子里、耳朵里都迸出鲜血来,更动弹不得,只剩口里兀自气喘。挑夫放了手,来松树边寻那打折的棒橛,拿在手里;只怕大虫不死,把棒橛又打了一回。那大虫气都没了。

        我们这时才回过神来,围了过去。“这名壮士可是武松?”那挑夫错愕的看着我们“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笑而不语,只是感谢他搭救小庆,侥幸逃过一死。那武松却也不在意。我想了想,又问他,“在打斗之前吃的丹药可是力大无穷丸?”武松惊讶的说,“上山之前蒙高人赐药,无人可知,兄台怎会知道。”我心想,原来一切都已冥冥注定。我也不回他的话,只说,“你现在趁还有药效,赶紧把这只大虫拖下山去,找官府拿赏吧。至于见我等,不足为外人道也。”说完,我们几个就回到了现代,也不管当时武松是怎样的神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