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乡音

郑重声明,本文系原创,文责自负。

十多年前,我看过一本《中国城市批判》,书中列举了中国有特色的直辖市,省会城市以及渊源深厚的二、三线城市的文化内涵和城市密码。

当时,我正陪着女儿在武汉上暑期的新东方,住在表妹为我们腾出的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里。空调吹出的习习凉风,隔绝了火炉城的烘热,我手捧此书,悠然地翻看着。北京,西安,上海……一一看过,武汉进入视野时,风土人情,风俗俚语,读得我感同身受,一句“板板养的”汉骂,让我忍俊不禁,噗嗤笑出了声。

方言的韵味,腔调,立时在耳边萦绕,甚至眼前浮现出各种生动的表情包。

回到昆明后,我的语言又进入到了普通话体系。曾有同事不解地问:“你为什么要说普通话呢?”她知道武汉有方言的,不是普通话序列。

我有些委屈,我也不愿说普通话呀,可我说汉腔,你能听懂吗?这不是为了交流的顺畅,对人的基本尊重嘛!

就像昆明话,我刚开始也是听不懂的。同事一起去游泳,坐在车里的五个人,四个是云南人。她们说呀讲呀,我一句都没听懂,有些无趣,感觉浪费了社交时间。没有办法,我开始看昆明电视台的方言节目,渐渐的,能够囫囵吞枣地明白一些话中意思。

有一次,为争论一个事情,有人问:“我的打湿了怎么办?”

打湿了?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身上干干的呀,哪里见得一星半点的水珠。随着言语、意境的深入,我才明白,所谓打湿,是遗失了,弄丢了。可见,方言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的意思。

在云南,如果有人说你“孔雀”,你可千万不要以为别人在夸你美丽漂亮,飘飘然起来。一句“孔雀”,那是在嘲讽你显摆,男人还这样爱嘚瑟。因为动物世界里,雄性动物一般比雌性动物妩媚,雌性孔雀短尾,画扇一样的孔雀开屏是雄性的专利。

“整哪样?”

“咋个整?”这样的问话,应该能够会过味来。

“可是子弟了。”明白是什么意思吗?我们都知道子弟兵的含义,可这里的子弟,你绝对想不到,是在夸奖男子的帅气,阳刚呢。

几年下来,我虽然说不了一口昆明话,但他们话随口出的俚语谚语,我基本不会云里雾里了。

俗话说,九岁的饮食习惯,决定了一个人一生的口味,难以改变。那么,一岁开始呀呀学语的方言,怎么可能轻易忘怀?不论走到天涯海角,乡音,永远都是心底那份珍藏的温柔。异地听到乡音,像是听到了心仪的歌曲,我会情不自禁扭头看看,我的老乡是何等模样?

那一年的除夕,我们在异国的邮轮上度过。年夜饭时,吃着吃着,听到旁边一桌传来汉腔,那份亲切,让人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激动,很快搭讪起来。原来那桌人就是武汉青山红钢城的,小夫妻俩在他国扎下来后,就接来了两边的父母,照看着他们的孙子外孙辈。

我们按照武汉的风俗相互敬酒,虽在异国他乡,因为乡情,自然的乡音交流,让这个春节平添情趣和温馨。

大部分的春节,我都和先生赶回老家和婆婆团聚。记得那个春节特别寒冷,我们像在昆明一样,晚饭后出去散步。黑灯瞎火的街市,凹凸不平的路面,先生拉住我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荷包里。突然,先生“啊”的一声,松开我的手,倒在地上,等我回过神来,我迅速抓住电单车骑手,扶起先生,召唤的士,驱车驶向中心医院。

这家医院,曾是我儿时住家的邻居,里面大夫多是从各大医学院分来,母亲时常挂在嘴边羡慕的口气:“邵大夫,辛大夫……”满城的荆州话,唯有这家医院吴侬软语式的普通话占据半壁江山,对文化人的钦佩,好像就是从这些开始。

可在这家医院住了几天后,才深深感到,此时已非彼时。说普通话的医护人员根本没有,说荆州方言的人都难碰到,横行“天下”的全是天门话,松滋话。即使身处全市不可避开的生活必到的地方,都找不到一点家乡的味道。这时,才深深体味了“回不去的是故乡”的真正含义。

今年清明,因为疫情的阻隔,对故去亲人的思念汹涌澎湃,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们开车徐徐前行,有朋友的城市,有心仪的景点,都会停下逗留,因此吃了重庆火锅。我们提的“微辣”的要求,在被辣得窸窣之时,才被朋友破译了道道——所谓“微辣”,就是围着嘴巴辣,形象得在我们坏了肠胃,拉了肚子后,再也不敢接受朋友第二天的邀约了。

从重庆往下游走,进入湖北地界,到了向往已久的恩施大峡谷。从小生活在平原的我,对山的敬畏几乎是与生俱来。那一面状似屏风一样的山脉,绵延数十公里。刀砍斧凿的山峰少了一份秀丽,却有男子汉的硬朗;山上没有青枝绿叶,壁立的峰峦上,偶有一抹青苔一样的绿,像是天上的明珠遗失在了人间,给褐色的山峦增添一份说不出的韵味。这份壮美,似一种无声的语言,向我们诉说着人类亘古数以千万年的蛮荒和沧桑。

更为神奇的是,在这座千仞壁立的山峰下面,大自然鬼斧神工般地凿出一条地缝。两峰之间的狭长通道,行走其间,仿佛是如溶洞一样的剖面图,画廊一样展示开来,但见各式晶莹的钟乳石,各色形神兼备的动物摆式,人间神药的灵芝造型,不用灯光衬托,在太阳光的折射里,自然天成,令人叹为观止。

回到荆州扫墓,站在父母的墓前,心灵得以安宁;站在叔叔的墓前,祈祷他保佑婶婶和堂弟;站在二姐的墓前,希望她心安地过好那边的日子,不再有尘世间的任何牵绊。

最后一站,来到武汉。从给父母扫墓见到姐姐姐夫的那一刻,我剥离普通话语系,开始寻找乡音。在宾馆都以普通话接待的荆州,我夸奖姐夫地道的荆州话,纯正,好听,乡音的魅力尽现。

在武汉,我不想坐地铁,就像武汉朋友说的,像个地老鼠钻来钻去。我直接打的,的士司机一口的汉腔,风趣幽默,极大的慰籍了我的思乡之情。

也是巧了,我坐了三次的士,三个的士司机都是曾经的国企职工,纺织厂的,锅炉厂的,钢铁厂的。

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时,的士司机是高收入人群,不想,现在并不尽如人意。我总是好奇,很关切地问:“收入还可以吧?”

“不好挣,网约车太多了,好多私家车也加入进来。”

“么办咧?混口饭其(吃)。”

“慢慢跑,饿不死,但是要起篓子就难了。”

“起篓子”,懂吗?我记得我曾经的一个同事,很早辞掉体制内工作,广州进货卖起了服装,隔壁办公室的一人神秘兮兮地告诉我:“知道吗?xx起娄子了。”那时,挣到钱是一件特别有面子又很光荣的事。

起篓子,也形象。武汉水域面积是全国城市之最,摸鱼捞虾是打牙祭的最好佐餐,一篓子的捞上来,那份惊喜,不就是挣到钱了?

所以,听到的士司机的一声“起篓子”,让我瞬间亲切感满满。

过去,九省通衢的武汉,出差的人都只是中转一下,专门停留观赏的人不多。高铁开通后,广州的人到武汉只需一天就可一个来回,目的就是看樱花,吃虾子,的士司机告诉我:“知道武汉的旅游排第几吗?重庆第一,武汉第二。”

武汉的吃,吸大家之长,满足天南海北的味蕾需求,户部巷等都成了外地游客必到的打卡地。我和先生已经过了山吃海喝的年纪,静静看着街上的人流,听着熟悉的乡音,走走粮道街、水果湖;女儿上的小学,我的工作单位,曾经生活的画卷,点点滴滴,撞击着思乡的神劲,那份满足,岂只一个“好”字了得。

回到昆明,有朋友邀聚。一对云南夫妻的两个孩子,在大人堆里穿梭。上小学二年级的男孩用普通话和我交流,还深陷乡音乡情没有自拔出来的我,漫无边际地问了一句:“你会说云南话吗?”

他一愣,他爸爸赶紧出来打圆场:“他只会说普通话。”

我好生疑惑:“你们在家里不说云南话吗?”几代云南人,却不说云南话,云南话怎么传承?凭什么体现你是云南人?

由此,我想起为我按摩的一位医生,她的先生在异国工作,她一直在等签证。说到乡音的话题,让我觉得颇有见地:“我和先生商量好了,我们的小孩就说我们的云南方言,因为到处都是普通话,好学;英语有了环境也好学;唯独方言,错过了,就错失了身份和当地的文化。”

是啊,能够让人魂牵梦萦的是乡音乡情,就如民族认同一般,乡音是魂,是情!魂魄无,情何以牵?!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538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800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329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2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89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49评论 1 21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58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48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52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32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33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89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21评论 3 23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3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81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77评论 2 27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81评论 2 26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年元旦去日本游玩那几天,听了一路的日语,讲了一路的“嗨嗨”,连睡梦中自己都会来几句“阿里嘎多”。同行的几个小伙伴...
    泋小溪阅读 278评论 0 1
  • by 游走于斯 说起方言,在我们地大物博的中国,恐怕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方言是语言的艺术...
    游走于斯阅读 905评论 0 4
  • 普通话是国人最常用的语言,但是不同地区的人受不同方言的影响,说起普通话来往往就不那么普通了,甚至成了“不懂”话。 ...
    小懶同學阅读 796评论 0 1
  • 故乡是一个起点,从出生开始就注定着会离她越来越远。我初一开始住校,一周回一次,高中一个月回一次,大学半年回一...
    五分清醒阅读 236评论 0 1
  • 加拿大高校文学社2017年第40期/总60期 乡音 行路人 感慨了时光如梭, 感...
    Li_Xuemei阅读 1,24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