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月黄昏,诉不尽,相思几许

如梦令·纤月黄昏庭院

清 · 纳兰性德

纤月黄昏庭院,语密翻教醉浅。知否那人心?

旧恨新欢相半。谁见?谁见?珊枕泪痕红泫。


那时候,正值黄昏,纤月当空,笼罩着整个庭院。那时候,虽没有落霞孤鹜,却有秋水长天。因为心有牵绊,他心自醉,愁难睡,故而借酒以消愁,醉意渐浓。她翩然而来,悦然相伴,两人情话绵绵,醉意渐渐消减。那时候,甜蜜如许,她,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他恨不得化作天上的星,给她永恒的光芒,长伴她左右。道是自古多情空余恨,已经不记得,她多久都未来相会了,不知那人心,是真情?还是假意?只叹,故人心易变。

不想那,曾经美好的花朵,早已不复盛开,旧恨新欢,旧情新怨,交织在一起,说不清,理还乱。曾经,他们是彼此的美酒,而现在,恰如西窗台上的烛,思念一寸,就燃烧一寸。他,终究还是多情胜似无情,甩不掉的忧伤思念满怀,他长夜难眠,脸上红泪涟涟,在不觉中早已浸湿了珊瑚枕函。

思念,真的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毒,总在不知不觉间,将你吞噬,来不及挣脱,就已沦陷。“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太多的思君,太多的想念,太多的望眼欲穿,换来的是衣带渐宽,人比黄花瘦。

再深的情,抵不过似水流年,终是相去日远。当爱已成往事,当曾经已成事实,平淡相守已是完满。当相守也是奢望,不妨一起转身,彼此相忘,倒也干净。阡陌红尘,没有人能握得住曾经,那些流逝的岁月,那些遗忘的感情,如烟如梦般,都会飘走。

其实,许多事,都是说得轻巧,放下,其实很难。“阴晴冷暖随日过,此生只待化尘埃”,人其实都是有自己的执念,看不开,放不下,看得开,也未必放得下。

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弄花香满衣,拂花夜凄凄。晓风残月,今夜无眠,独坐黄昏庭院,赏花香满园,竟也遮不住心中的伤。顾影花自怜,暗自叹息,梦难圆,情难牵,莫说人生自是有情痴,莫问春花秋月何时了,莫说不如相忘于江湖,只知对你一念执着,一往情深……

秋浅,红泫,愁无限。“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愁,旧恨千千缕”,夜阑风静,点一盏灯,许一个愿,灯光不需太亮,忽明忽暗,朦胧中,摇曳跳动的火烛的影,你仿佛见到了,熟悉的身影。“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大概就是这种感受。一切如幻,终难挽回。

不如放手,各自天涯。从此,我怀着思念梦回依约,十洲云水。再不盼共看明月,执手天涯。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