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幸福》读书笔记六

《真实的幸福》读书笔记六

整整100年以后, 阿洛伊(Lauren Alloy)和艾布拉姆森(Lyn Abramson)这两位聪明的研究生,用实验的方法证实了皮尔斯的话。她们让大学生被试控制一盏绿色的灯光,有时候被试有完全的控制权,灯只在他按下时才会亮,如果不再按一次便继续亮;其他时候则是不管他们有没有按开关,灯都会自己亮。然后她们请被试评估他们对情境的控制程度,比较抑郁的学生对他们能控制或不能控制的评估都很正确,但是不抑郁的学生的表现令人吃惊,他们有控制权时,对自己的评估很正确,但即使完全没有控制权时,他们依然认为自己掌握着35%的控制,即不能对自己作出正确的评估。许多证据显示,抑郁的人虽比较悲伤,比较没有幸福感,但比较正确。抑郁的人比较实际,他们能够较正确地判断自己有多少才能;而有幸福感的人对自己能力的评估通常超过别人对他的判断。80%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社交技能落在正态曲线的前半部分,大部分人认为他们的工作表现好于平均水平,大多数开车的人都认为他们开车比一般人更安全(包括那些曾经出过车祸的人)。有幸福感的人记住了更多快乐的事件,他们记住的甚至比实际发生的还多,他们常常将不好的经历都忘了。相反,抑郁的人对两种事件的记忆都很好。有幸福感的人认为如果他们成功了,当然是证明自己有能力,既然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以后一定还会再成功。如果他们失败了,则会相信失败很快就会过去,而且只是因为运气不好。抑郁的人则会公正地评估成功与失败,不会过分偏向哪一边。

这种理论的确会使有幸福感的人看起来没脑筋。但是,现在对抑郁的人是否能很真实地对待成功与失败也有了争议,因为许多实验者无法再现以上提到的实验结果。此外,赢得2000年坦普尔顿奖第二名的犹他州立大学(University of Utah)教授阿斯平沃尔(Lisa Aspinwall)收集的很多证据都显示,有幸福感的人比没有幸福感的人能更好地做出重要决策。她给被试看一些跟健康有关的文章,例如,给爱喝咖啡的人看咖啡因与乳癌关系的文章,或是给爱做日光浴的人看晒太阳与皮肤癌的关系的文章。她把被试先根据乐观测试来分类,或是让被试回忆一些美好时光来引发其积极情绪,然后再给他们读这些文章。一周后,请他们回忆文章中关于得癌症的危险率,有幸福感的人比没有幸福感的人更能正确地回忆出负面信息。解决“哪一种人比较聪明”的争执可以用下列方法:在正常情况下,有幸福感的人会根据他们过去试过,且证明有效的积极经验来判断事情,而没有幸福感的人通常对事情抱有怀疑的态度。即使在过去的10分钟内,灯亮不亮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但有幸福感的人从过去的经验中假设事情终究会变好,再过一会儿,他们就可以掌控了,因此才会认为自己有%的控制权。但是如果这个事件有威胁性(一天三杯咖啡会增加得乳癌的可能性),有幸福感的人马上就会转换跑道,采取比较怀疑的态度,去分析它。

冷漠、消极的情绪会激发一种挑剔的思维方式:集中注意去挑毛病,然后宣判出局。相反,积极的情绪会使思维进入有创造性、包容性、建构性、非防御的大道。这种思维方式不是去挑毛病,而是去看优点,看看这个人进来后,会为系里带来什么样的荣耀。跟消极情绪的思维比起来,积极的思维甚至可能发生在不同的脑区,它们似乎有不同的神经传导物质在做媒介。你可以根据要进行的工作来选择你的思维方式,设计你的情绪。以下这些工作可能更需要批判性思维:研究生入学考试、计算个人所得税、决定要开除谁、处理失恋、面对审计、校对编辑、在竞争激烈的运动竞赛中做决策、决定上哪一所大学等。如果你在下雨天,坐在有靠背的椅子上,或坐在安静无声像牢房一样的房间内做上述这些事,你不安的、悲伤的情绪对你不但没有妨碍,反而可能使你的决策更敏锐。相反,任何需要用到创造力、想象力或广泛思考的工作,例如,设计销售方案、想办法增加生活乐趣、考虑一项新事业、决定是否该和某人结婚、从事业务爱好或竞争性不强的运动、进行创意写作等,你应该找一个会提升你积极情绪的地方来做这些事(在舒适的椅子上,有悦耳的音乐,阳光普照,空气清新)。如果可能,请邀请你信任的朋友一起做这些事。

有幸福感让我们更健康像幸福感这样高能量的情绪会使人好动,而好动可以建构身体的资源。松鼠的嬉戏活动包括用最快的速度奔跑,弹跳到空中,在空中改变方向,落地后立刻拔腿往另一个方向跑;猴子在嬉戏活动中也会利用小树枝的弹性,将自己像弓箭一样弹射到空中。这些活动方式其实都被人们用来逃命或保命,你可以把游戏活动看成是在增强肌肉的强度,以及提高心脏血管的适应性,以便未来能逃避猎食者,并使自己在打架、猎食及求爱等方面更完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