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老师,谁都没有忘却昔时因

       看见祁同伟和梁璐,总会不自觉的想到金庸笔下的《神雕侠侣》中的公孙止和裘千尺夫妇。说好听了,用梁璐的话就是“我们都用着自以为爱着对方的方式去爱对方”;说直接点,就是两个自私的人从一开始就是各怀鬼胎的结合。而种下这颗苦果的,正是梁璐本人。
       刚开始看见黑化的祁同伟,心里是非常鄙视他的,尤其是他作为剧中仅有的几个头顶“凤凰男”光环的人,却不争气的倒在了本应该为国家和人民冲锋陷阵的路上,尤其是高育良书记一本正经的说起祁同伟曾经为了缉毒事业差点死在深山,说起他也曾经是一个刚正的检察官和法官的时候。
       尽管祁同伟的婚姻和李达康一样不幸福,但却不是他和高小琴发生婚外情的理由和借口。腐化堕落,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然而,在他和梁璐和婚姻中,祁同伟何尝不是一个权力的牺牲品呢?祁同伟后来之所以说出“英雄是权力的工具”这种话,大概就是他这二十年经历的真实写照吧。
       但是,梁璐的婚姻不幸,却纯粹是咎由自取的,只不过来的晚了一些而已。
       梁璐从开始追求祁同伟就是一个真正的错误。梁璐和吴老师都是爱上了自己的老师。不同的是吴老师和高老师修成了正果结了婚,而梁璐付出的那个男人为了出国,抛弃了梁璐,也让她在流产之后再也无法生育。作为一个感情的不幸者,梁璐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但不应该在明知祁同伟和陈阳恋爱的时候,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强求感情。用侯亮平的话说,就是“梁老师在那个时候最喜欢找学生会主席祁同伟学长谈工作”。而她那个时候真的是爱祁同伟吗?不是,她自己都亲口告诉吴惠芬,她只是为了报复那个抛弃她的男人。真是岂有此理。只因为你自身的不幸,就用别人的错误,去惩罚毫无关系的人,抛开她的老师身份不说,于心何忍?梁老师,你这权力也太过于任性了。
       利用自己和自己家庭的权力去强行干涉祁同伟的毕业分配,是一个错上加错。为了拆散祁同伟和陈阳,梁璐和她的父亲打着“在基层锻炼优秀毕业生祁同伟”的幌子将毫无背景的祁同伟分配到了深山里面,把他的心上人分配到了北京。在那样一个年代,祁同伟有什么办法去改变这个事实?我们甚至不能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来指责他,因为在任性的权力面前,我们的身影太过于单薄了,何况是上大学之前连一顿饱饭都没吃过的祁同伟呢?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梁家的任性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吧。姑且腹黑的去猜测一下梁璐的内心,大概就是想告诉陈阳和祁同伟,自己得不到的人,别人也别想得到,她宁可自己亲手毁了他,还美其名曰要考验一下陈阳和祁同伟的感情。每一个自私的人,都是打着“为你好”的幌子,先占领了道德的高地,无论是不是有权利,只要他想,他都会给你身上破了脏水之后再去肆无忌惮的行动的。
       和祁同伟结婚,是梁璐一错再错死不回头的结果,也早就预示了她得不到祁同伟的心的结局。其实,梁璐在之后的时间里面完全可以将原来的错误挽回的,但是梁家利用任性的权力,彻底地毁灭了祁同伟关于事业和感情的所有梦想。对于任何人来说,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哀莫大于心死,从选择屈服于梁家的权力开始,祁同伟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而他纳的投名状,正是他在汉东大学惊天一跪换来的那桩婚姻。而梁璐,也终于用权力得到了一个她并不爱却早就在心里恨她的男人。一个错误的开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试图用下一个错误去掩盖,最终再也无法挽回,就像一个说谎的人,为了不让人家拆穿自己的谎言用接二连三的谎言去掩盖之前的谎言,直到最终无法掩盖下去。
       梁老师,时间有时候并不会让某些感情淡忘,反倒会越来越深,比如,祁同伟对你当初用权力毁掉了自己关于爱情和事业的梦想的那种骨子里的恨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