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了

纯净的心,纯真的脸,纯洁的生命……

他的演说并没有唤起什么,

他的话语也不曾改变什么,

仿佛这齿轮还是昨天的样子,

他像极了一阵风,洒脱而狂妄,

他又像迷途的羔羊,明媚而哀伤……

从前可能不曾见过,

古都的山,大同的水,川江的辣妹妹,

往后或许还会有

江南的雨,塞北的沙,

却再不会有人间的愁滋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