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雪花,生命的绚烂和静美

蓝雪花,生命的绚烂和静美

第一次尝试网购植物,是蓝雪花。经过3天4夜的长途跋涉,来到了我家。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快递,像期待破土钻出来的麦苗。好在蓝雪并没因长途颠簸奄奄一息,翠绿的叶片在各个根茎上排列着,接受时间和风霜的检阅。其中有两朵蓝色的小花细微地开着,像从这个夏天蘸了一些阳光捧在手上。

我把蓝雪花搬到了书房,书房是每天接受阳光最浓密最早的地方。我为花浇了水,等它自然生长。

或许是我性急,每天都期待蓝雪开花,开成书上的样子,一簇簇,手牵着手,像恋爱中的少女,抑或黄昏中两个老人的搀扶。

等了两周,我开始不耐烦了,索性把精力转移,任其生长,不再专注。

或许是家烙小朋友每天浇水让其在水润的环境生活,或许是不需要刻意地等待,一切都在慢慢磨、慢慢熬自水滴石穿。一个午后,我坐到书房写东西,当我抬头,眼前一亮,八簇蓝雪花在角落里此起彼伏地开着,仿佛在传达某种暗语,又似什么都没发生,像不急不缓的风,来过又走,和我的书房,和我的家建立了亲密的关系。

五瓣花呈淡紫色,颜色均匀分布,浅浅的颜色正在打开一些美好的事物。一小朵花从一厘米的绿色的芽苞里站起来,像正在学走路的孩子挣脱母亲的手去拥抱世界。芽苞的底部,是花的根茎,那么坚固地托着新的生命在蓝天里翱翔。风筝的线,却在根部慢慢长成炊烟、父母脸上的老年斑和越来越低矮的身子。

一个根茎上站着二十朵花,尤其是下午阳光浓烈的时候,我听到淡紫色的汁液搓出吱呀吱呀的声响,每一个花瓣是一个索引,告诉我生命的过程是如此的细微和美好。每一个花瓣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在相互间漫无边际地讲述着,这个夏天阳光抛向屋内的金属声,有的像古筝节奏一样的舒缓调。

第二天,我继续去书房看蓝雪,花浩浩荡荡的开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花把绿叶翻得沙沙作响,像翻动一本古书,在书中吮吸天然的养分,生命的滋养在一寸一寸融入骨骼和血液,尤其在上午十点阳光正浓的时候,生命开始奔跑起来,奔向一望无垠的草原抑或春暖花开的未来。

又过了几天,绽放的花开始泛黄,一如删不去的时光,爬满掌纹的细线开始变深变浓。一如奶奶手臂上的皮肤,皱褶的起伏掩映不了掌心的温度。一些旧的事物正在退潮,一些新的镜像,正在打开生命的密码。

我喜欢生命凋谢的状态,暗黄中有岁月的痕迹,不加掩饰地萎缩,花朵之间抱成团,呈长方形,有的靠在枝叶上把自己变成一个惊叹号,有的笔直地站立看时光的流逝,有的顺着叶片的走向想抓住最后的稻草,它们以各自的姿态留给人间一副黄昏的倒影,留给我生命的绚烂和静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