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那点小事(二)

事隔多年,我还记得那晚的星光,那晚你被拉长的背影,清冷而孤独。

转眼间,初中毕业,听从家人早日择业的建议,我上了中师,而一向优秀的你中考失利,考取了二高。原本以为我们就此别过,各安天涯,没成想,不知何故,我们竟然陆续开始了书信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逐渐走近彼此。(多年以后想想是不是都是一个人的自以为,真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不清是什么时间,天已渐渐暖和,而我在看到你写给她的那封信时,手足冰冷,大脑空白,没有眼泪,那一刻,宣告我可怜的自尊以及所有少女的暗恋就此无疾而终!即便过去这么久,那情,那景,那言语的刺伤,那心痛的冰冷,还历历在目。

而这些,仅止于我单方面的承受,以至于多年以后你质问我当年为什么不给你回信,为什么不理你,结婚为什么没有告诉你的时候,我有一刹那的恍惚:当年的我是不是因为那点骄傲的自尊连离开都不愿给你一个理由?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年少轻狂,总是把所有的事情推到极致,或许如果当年不那么倔强,或许会少一些遗憾?

师范二年级下期,倔强的我对你的来信置之不理,埋头学习,准备对口升学河南师范大学,然而,终以两分之差与梦想的大学失之交臂。

心灰意冷的我,还好,分到了县城比较好的小学,而你第一年高考失利,我上班,你开始了复学。以你的分数完全可以免费去县高复学,而你却依然留在二高,并说:“我就不信在二高考不上好的大学!”

2001年,你考上了河南师范大学,当你考上大学后回到乡镇去姑姑家找我时,要了我在县城上班的地址,而,我的倔强再次让彼此一错再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