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高不低不好不坏

昨儿同事生日,夜间出游。

无情的否决了小寿星想去KTV唱歌的提议,因为寿星是麦霸,唱起来没完没了凸显兽性,过了生日离三张更近,我觉得应该维持他小寿星的样子,不该放纵他在生日这天变身小兽,毕竟还是应该在工作里把男人当牲口使,乱使劲儿到正事儿蔫了,不划算。

于是去听别人唱,歌声和歌声之间有悬崖,你喝酒他喝酒给天堑建立通途。

乐队主唱是一男一女,轮流献艺,男生花样少年,引的旁桌姑娘们挥舞着台灯,珠圆玉润的靡靡之音,现代版的郑声,中西交融西风压倒东风又用擀面杖卷了舌头,技巧纯熟的敌台,纯熟到不分敌我,马来西亚香港台湾以及在欧罗马泡过的舌头,没有咸菜嘎达味儿,成色很好的A货。

姑娘不漂亮,小小的,特像我们村诗贝同学,唱起来有劲儿劲儿的样子,以前还曾经拍了段发给诗贝同学,想到在家里主妇样儿教化子女的诗贝同学接着,锅碗瓢盆中瞥见灯红酒绿节奏鼓点,世界与世界交错。

我更喜欢这位年轻的女歌者,因为她总是唱我们悬崖这头的歌,关键其实是她歌声里有情,有情大于炫技。

散场前,台上乐队吉他手唱起李宗盛的《寂寞难耐》,六个人的队伍,四个老男人来了劲,调戏着年纪最大的鼓手拉他出头,嬉闹说歌是献给他,歌名符合他骚动的心。

贝斯手给了更多solo,键盘手回光返照起来,双手游走每一个音符按下去忽然卸了一夜的疲态,有力有心起来,台上手里有乐器的都被感染,好像在安静漆黑的夜,忽然一颗被众人欢喜的烟火被点燃,一时都抬头看天,一时心神都聚在一处。

周华健半退隐之前唱过几首口水歌,其中包括“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轻轻跟着和”。

不好意思,这首我会。

我跟同行的朋友说,小鲜肉敌台音完美炫技的时候,没那么多solo,也没那么多和声,倒不是乐队的老男人们有私心,只是在音乐这档子事里人与人泾渭分明,藏不住,工作是千篇一律,认真就够了,有些声音却能够把你的岁月点燃,前奏的引线还没着完,情绪早已经爆炸飞散,等着使在手边的家伙事上,按耐的不耐烦。

我是个粗人,粗糙的自以为然,这几位大兄弟在一首歌里放了一个鞭炮,火药是岁月和故事,带词的音乐有瑕疵,抱残守缺中又生出神奇功效,如同是你岁月往事的三十年,先压缩成一部三小时的电影,又在三五分钟的歌曲里压缩成三五个画面五六张照片,有些你看清了,有些还没来得及看清,照片就已经自燃。

开头一段我更喜欢。

“总是平白无故的.难过起来

然而大夥都在 笑话正是精彩

怎麽好意思.一个人走开”

下面这几句老李回头看已经耍宝,后来在近几年演唱会里唱到,也嬉笑着改词,三十岁就快来,要不好意思着又使坏,唱四十岁早已经过去了。

“不是没有想过.随便谈个恋爱

一天又过一天.三十岁就快来

往後的日子怎麽对自己交待”

奥,对了,我这个粗人,越来越不喜欢一些歌的高潮部分,越来越多的喜欢前前后后的念白一样的铺陈。作为一个没什么品味的音盲,这真是惭愧的铺张浪费。

比如,我是个欠缺同理心的人,不太能记起寂寞的感觉,也从未觉得长夜一人难耐。我就想拉李宗盛入伙,会不会当时写起来为了节奏押韵而凑数了,或者作为可以撩拨众生的歌者,只是去拿捏着世情的寂寞泛滥。

寂寞难耐 寂寞难耐

爱情是最辛苦的等待

爱情是最遥远的未来

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

只有自己为自己喝彩

只有自己为自己悲哀

虽然曾经有过很多感情的债

对於未来的爱还是非常期待

这一次我的心情不高不低不好不坏

寂寞难耐 寂寞难耐

爱情是最辛苦的等待

爱情是最遥远的未来

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

只有自己为自己喝彩

只有自己为自己悲哀

这首歌听完,自由古巴也恰好下肚。

夜游散场,自由像出来放风的牢犯,在这首歌里自由了三分钟,又押回来处,在牢房的桌子上看到一个违反自然物理规律不停旋转的陀螺,原来酒和音乐真的可以制造盗梦空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