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有你,曾伴我一个人的逆旅

泸州


从一千多公里外回乡过年,最牵挂的是外婆。见到外婆那天是正月初七,在阴雨蒙蒙的川南小镇,我94岁的外婆在大姨家的侧屋午睡,我从身后轻轻抱住她,她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我的脸,慈祥地笑了,没说一句话,只是傻傻地笑,我知道她看见我很开心。只露一颗牙齿的微笑是我见过最美的微笑。她身体很单薄,我托着她从床上扶起来坐好,穿好衣服,扶着她走到客厅里。她走路颤颤巍巍,岁月,岁月无声啊。

我一岁就由她抚养,在她怀里成长,外婆就像我的妈妈,喂饭,做衣服鞋子,背啊抱啊,小心翼翼呵护着,一直看着我长成大姑娘。那时我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慢慢地我长大,读书求学,工作结婚,我去到了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外婆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迟缓,我走得越来越快,她拉着的手慢慢地放开。每次回家看望她,走的时候,她迈着颤颤巍巍地步伐一直送,我说别送啦,回去吧,她忧伤地看着我,眼里千般不舍。我总是笑着说外婆再见,我下次回来看您,然而转身泪流满面。

下一次,还能不能再见?外婆每次都说,来年你回家时,外婆不知道还在不在。这样的自言自语让我心如刀割。人生有多少后会无期,我们每一次背过身,都是一次再不相见的冒险。

我知道她不会陪我一辈子,我很早就知道,但我很怕那一天来到。人生一世,活着的幸福在于爱你的人在你身边。那个最爱你的人若离开,一个人的逆旅,会多苦涩。还有谁把你冰冷的脚丫抱在怀里,还有谁安慰半夜从噩梦里醒来的你。这世界无条件爱你的人寥寥无几啊,小时候卯足劲要去远方寻找幸福,坚决笃定。离开后发现那时那刻已然多么幸福,离开那一刻起,故土和你便情深缘浅,你已是匆匆的旅人。

从千里以外回乡,去赴生命里最庄重的约定:您养我长大,我护您到老。人生是一个人的逆旅,那些爱过你的人,相信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样的温度,他们是你这条路上最窝心的回忆。

然而一个人的逆旅也要精彩啊。毕竟人生只有一次,要用尽全力活出真正的无怨无悔啊,把那些你得到过的爱,都化作你走向未来的动力,把那些你所梦寐的,一件一件变成现实。

在你匆匆跋涉的路上,是否也有那么几个人,曾给你生生不息的爱与希望,伴你一个人的逆旅,值得你用一生眷念?假如有,那么你是如此幸运,如果还没有,它终会到来,或早或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