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红鹿晗的、炒红范冰冰的,竟然是同一伙人!

鹿晗曾多次公开说:“如果我谈恋爱了,就一定会公开。”他似乎说到做到了。

关晓彤也公开说过:“我一定要把初吻留给男朋友,所以拍吻戏只用替身。”她似乎也说到做到了。

两个人在一起,没毛病。

然而,粉丝不认账。

有粉丝说,因鹿晗公布恋情,瞬间减重2斤——灵魂的重量。

鹿晗公布恋情的瞬间火了一个新词:粉转碳。

极端的粉丝认为关晓彤不配,固执地脱粉。

更极端的粉丝甚至自残、跳楼、报复……

据某大号声称:鹿晗公布恋情不到一小时,掉粉26万!

1. 关晓彤怎么就配不上鹿晗了?

关晓彤童星出身,家庭优渥。父亲关少曾,是中国内地著名男演员;祖父关学曾,是“单琴大鼓”第二代传人,北京琴书创始人。

关晓彤本人长得非常漂亮,身材又好,以艺术课和专业课双第一考进北影,且靠实力拿下白玉兰奖。与郑爽、周冬雨、杨紫并称“90后四小花旦”。

1997年出生的关晓彤还和鹿晗是老乡,同是北京孩纸,沟通无障碍。

2. 鹿晗为了追关晓彤,接的《甜蜜暴击》

很多人都知道,鹿晗和关晓彤是一起合作《甜蜜暴击》时好上的。

鲜有人知道的是,《甜蜜暴击》的原定男主角是王一博,王一博档期错不开,制片人试了一下鹿晗,没想到他还真答应了。

鹿晗答应的原因只有一个:FOR关晓彤。

3. 嗯,鹿晗和关晓彤早就同居了

网上早有人爆料:鹿晗和关晓彤八月份就疑似同居了,并晒出了一份两人相同住址的收件单。

话说,当下的时代,不同居叫什么恋爱嘛!

4. 最郁闷的,又是汪峰!

就在同一天汪峰在微博中长文预告要发新专辑了。“距离我自己编曲制作的《花火》那张专辑已经17年了……我决定2017这张全新专辑我要负责全部编曲制作”,由此可见汪峰老师对新砖投入了多少感情。

1997年出道,也就是说是一张20年纪念专辑哦!汪峰真是招谁惹谁了……

心疼汪峰十秒。

5. 鹿晗的成名之路

鹿晗,1990年生于北京,家庭背景不详。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出生于军人家庭,在海淀区军区大院里长大。网上有爆料,说他坐拥300亿身家,其父乃鹿兆许,有人说是误传。

但可以肯定的是,鹿晗出身优渥,从小见过大世面。对于明星来说,家庭背景只是一张门票,是起点,能不能红,还得靠其他关系和机遇。

鹿晗的命运从18岁开始,这一年他被韩国造星公司—SM公司发掘。鹿晗只身一人来到韩国,等待他的并不是星光大道,而是炼狱生活。SM公司的规矩是从练习生开始,练习生好比中国的学徒,学得好就留下等待机会,学不好就会被扫地出门,弃之如蔽履。

练习生生活之惨状,请参考还在郭德纲旗下的曹云金。

练习生少则几个月,多则七八年,韩国迟迟没有出道机会的练习生比比皆是。练习生没有收入,为保证身材,还限制伙食,统一作息时间,不能随便参加演出和露脸,连见家人都不允许。

鹿晗当时很生气:你们把我请来,却让我遭受这样的待遇?

他找到经纪人,抱怨自己被坑了。

经纪人这么回他:SM公司不缺你这样的人才,你认为不好可以走人。

经纪人一句话把他拉回了现实。

鹿晗受刺激之下,决定去韩国延世大学学习韩语,并且发誓要将韩语学到连韩国人都听不出它是外国人的程度。他用一年时间通过了韩语等级考试之后,并于2009年考上了首尔综合艺术大学实用音乐艺术系。

这就是鹿晗粉丝口口声声说鹿晗很励志的根源所在。

鹿晗的努力换来的结果只是:从练习生晋升为替补生。迎接他的是更加魔鬼化的训练生活。每天集中训练十个小时,训练枯燥而又艰苦。鹿晗因此得了哮喘病。

鹿晗曾说过:“没有遍体鳞伤,哪能活得漂亮,我始终忘记不了在韩国做替补生的那段经历,因为只有在做替补生的时候才更能催人奋发。”

经过一年半的苦训,鹿晗终于凤凰涅槃。2012年4月8日,组合EXO正式出道。2013年7月在EXO专辑《狼与美女》剧情版MV中担任男主角。同年12月,EXO发行第一张正规专辑,销量突破了100万张。鹿晗以以主唱、领舞、门面担当的身份,成为“吸粉”能力最强的成员之一。

EXO的大火,为鹿晗赢得了另外一个机会:参演电影《重返20岁》。这部电影后来获得了3.8亿的票房业绩。

EXO生涯为鹿晗积累了宝贵的粉丝基础,让他具备了回国当“流量小生”的底气。

6. 回国后秒变话题王,原来是炒作范爷的团队操盘

远赴日韩出道的小生,最终都选择了回国。日韩只是一个跳板而已,毕竟巨大的市场还是中国大陆。撤退是早晚的事情。

但是,日韩镀金的明星,回来能红起来的其实很少。关键还得看遇到了谁。

2014年10月10日鹿晗正式与SM公司解约。就在这一年年底,鹿晗秒变话题王。据统计,截止2014年12月13日,以鹿晗为标题的话题阅读突破了200亿。到2015年7月,阅读量更是突破300亿。这简直是踩着火箭的速度啊!

没有代表作,话题来炒作!有没有想起谁?对,范冰冰。

巧的很,炒热鹿晗的人就是炒热范爷的人。

在一般人看来,鹿晗回国后,没有签约影视公司,而是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自己做了老板,很励志。

其实不是,鹿晗工作室的幕后公司叫壹心娱乐。壹心娱乐是一家与导演编剧演员进行经纪全约合作,从影视制作到市场推广等完整产业链整合的新型经纪公司。与其合作艺人有陈数、宋佳、文章、朱亚文、张雨绮等。

壹心娱乐是由杨思维、陆垚、陈洁合伙创立的。其中,杨思维,是范冰冰工作室前副总经理。陆垚,是陈可辛前任宣传总监。陈洁,2010年曾任安乐影片有限公司监制。

三人各司其职,向着三个方向发力:影视公司负责定制化开发适合自己艺人的影视项目;明星品牌管理公司通过研究粉丝经济,为明星塑造个人品牌,实现对明星有限时间资源的突破;新人公司补全中国经纪公司在造星方面的短板。

其中,杨思维年龄最小,却是老大。她被圈内人称作“范冰冰背后的女人”。正是她,给范冰冰贴上了“范爷”这个标签,让绯闻缠身的范冰冰成功扭转形象:强势、奋斗和独立的女性。

杨思维和范冰冰合作了6年,成功帮助范冰冰转型了。2014年,范冰冰稳居一线,杨思维赢得了她想要的行业声誉,从范冰冰工作室宣传总监的位子上离开了,

“我选择离开,是因为我知道冰冰其实已经不再需要我了,她是一个智商情商都很高的女性,如果没有遇到她,她一定还是现在光芒万丈的她,我却不一定是我,所以我也想去试试看,自己离开她到底能走去什么地方。”

壹心娱乐刚成立,就遇到了回国的鹿晗。杨思维发挥自己的特长,把鹿晗迅速炒热了。还出奇招:让鹿晗登上《ELLE》杂志封面,成为第一个登上女刊封面的男明星。

鹿晗无法进行长途飞行,杨思维为了克服他的短板,想尽办法让他上了《奔跑吧兄弟》。还帮他接了一部大电视剧,目的是让鹿晗的国民知名度渗透踏实。

关于为什么捧鹿晗,杨思维表示,鹿晗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鹿晗的从艺之路,家人展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和低调。回国后,家人把他交给杨思维公司以后,基本放手不管,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

相反,吴亦凡刚回国时,什么都由妈妈打理,杨思维表示“我肯定不合作”。

没有无缘无故的爆红,鹿晗只是找对了合作伙伴。

7. “鹿饭”到底有多强

除了幕后公司炒作给力之外,鹿晗的爆红,还离不开其神奇的粉丝团。鹿晗的粉丝自称“鹿饭”。

鹿晗是中国新生代偶像最具典型性的代表,其粉丝社群也 是粉丝参与最深入、粉丝文化最成熟的代表。2011年至今,鹿晗微博粉丝量从 0 增长至 4118 万。鹿晗的粉丝“鹿饭”所形成的粉丝社群———“甜美系芦苇联盟”更是借助“奔跑吧兄弟”节目于 2016 年 6 月正式亮相。

“鹿饭”到底有多给力?2014年10月10日,鹿晗发布微博:“我回家了。”不久后,一个名为“离家七载,荣耀归来:百万粉丝欢迎鹿晗回家”的帖子出现在百度鹿晗吧,号召鹿饭们用最快速度回帖。149分钟后,回帖数突破了一百万。

借助贴吧、微博、微信、QQ,天南海北的粉丝在线上集结为一个又一个团体。这些团体进一步集结,成为了一个体系庞大、分工细致、行动力极强的粉丝帝国。凡是鹿晗有动态,就会有他们的身影。

2014 年鹿晗以个人单条微博上千万条的评论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2015 年这一数据突破至 1 亿条,这些惊人数据背后是数百万计的鹿晗粉丝。 “鹿晗吧”创建于 2006 年,截至 2016 年 12 月 11 日共有4075 万篇帖子, 凝聚了347 万的会员。

“鹿饭”的给力,不是那种默默支持,而是真金白银哦。

鹿晗回国单飞后,首张音乐专辑《Reloaded》在QQ音乐上线预售,售价5元,一个小时内,就卖出35万张。这种销售一空的奇迹背后,当然是“鹿饭”在发力啦。一位“鹿饭”一次性买下了两千张。

鹿晗首唱会,更是声势浩大。有粉丝从美国、欧洲专程飞来,韩、日、泰等亚洲国家的粉丝更是常见。

这场首唱会座无虚席, 更夸张的是,场外观众也是乌央乌央的。一个粉丝说:“说不定一会儿他会从这个门口进去呢?能远远地看他一眼,我们就很开心了。”

那些没买到票也没赶到现场的粉丝则在网上抱成一团。于是有了个人微博单条评论不断创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新闻。

买唱片、参加演唱会是基本款,“鹿饭”对鹿晗的周边产品也很支持。很多“鹿饭”柜子,塞满了鹿晗的周边产品,“他出什么,我就买什么。”

“鹿饭”除了实力支持鹿晗之外,还干预杨思维团队哦!对于杨思维的某些炒作,“鹿饭”觉得拉低偶像的时候,就会到杨思维微博下大骂,害得杨思维只好关闭了微博评论。杨思维后来相通了一个道理,自己和粉丝之前的关系就像婆媳关系:“好,是我儿子好,跟你没关系;不好,都是你不好,你怎么没把他照顾好。”

2015年,年初还不知道鹿晗为何人的吴晓波,年底将鹿晗写进了授课案例。吴晓波感叹,一种新的互联网造星模式开始冲击中国的娱乐经济。传统造星路径是“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鹿晗们”大大缩短了发酵的过程,先通过富有吸引力的外表和性格直接在社交网络里聚集粉丝,激发粉丝扮演起偶像经营推广者的角色,倒逼媒体与大众关注。

“我们只听、只信、只看鹿晗。” “鹿饭”以90后、00后为主体,绝大部分是女生。她们痴迷鹿晗的原因是:“长得实在太好看了。”“鹿一样纯净眼神”、“谦虚、有礼貌的良好家教”、“说得少、做得多、很励志”。

8. 一夜间,5000万粉丝伤透了心

加上关晓彤的粉丝,一夜间,5000万粉丝伤透了心。

2004 年出版的 《粉丝经济》 一书,对 “粉丝经济” 给出了明确的定义:

“粉丝经济”,是基于粉丝参与的品牌社群,在其信任关系之上的社会资本平台和商业经营行为。关键词有: 粉丝、参与、品牌社群、信任、社会资本和商业经营。

粉丝本质上追求的是一种精神与情感方面的诉求,而非纯粹的利益驱动。促进 “粉丝经济”的发展,就是利用粉丝的情感作为商业基础,通过开发粉丝所喜欢的内容,产生商业价值与经济收益。

正因为如此,颠覆传统, “为爱付费” 的 “粉丝经济” 成了新商业王道。

从心理学视角看,粉丝往往表现出一种超常的狂热行为。

R u d i n( 1 9 6 9 )把粉丝界定为“极 端 、激 进 的 观 点 和 态 度”。

H a y n a l 等( 1 9 8 3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对 Rudin 的观点加以了验证,他认为粉丝是“异常的、 过 度 的 、夸 张 的 热 情”。

T a y l o r ( 1 9 9 1 ) 认为,粉丝的狂热现象是一种行为,这种行为是过度的和不当的热衷于和关注于某事,以过度集中和高度自我的视 角来看待整个世界

Redden 和 Steiner(2000)在总结了先前对粉丝的研究后认为,粉丝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概念,受到心理因素和社会历史文化两方面的影响,但从先前对粉丝的界定来看,他们都具有“偏 激”、“自我沉浸”和“抗拒改变”等特征。

大众文化理论家约翰·费斯克(John Fiske) 在《粉都 21 的文化经济》(The Cultural Economy of Fandom)中认为,粉丝具有“生产力”和“参与 性”。粉丝追捧明星,同时重构明星

戴尔则认为 :“创造明星的更决定性力量是观众,是消费者,而不是媒体文本的制造者。”

“明星是由其粉丝们建构出来的,并完全因为粉丝才成为明星”, “小鲜肉”男明星作为一种时尚的消费思潮,也是和女性粉丝的大量兴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可以说,女性粉丝建构了“小鲜肉鹿晗”的明星气质和明星形象

虎嗅网对鹿晗微博 640 万条评论和 89 万次转发进行技术挖掘和分析,发现鹿晗女性粉丝数量是男性粉丝的 4 倍,青少年成为鹿晗粉丝的主力军,其中 53% 的粉丝是不超过 24 岁的 90 后

说到底,这不就是一群少女单恋一个少年吗?

爱的时候怎么都好,怎么付出都行。可是这种无条件的付出,真的像“鹿饭”自己所言的完全不求回报吗?

9. 丢掉生活演技,流量明星还能走多远?

流量明星是“注意力经济”的产物,粉丝越多,其商业价值越高。流量明星天价代言、天价片酬,靠的就是粉丝集群。

鹿晗作为流量小生,无惧粉丝“集体失恋”,公开认爱关晓彤,令人佩服,亦令人担忧。

这两年一系列影视剧验证了这一点:“大IP”收视率高开低走,粉丝效应弱化已经成为趋势。电影版《何以笙箫默》《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电视剧版《青云志》《幻城》,都是大IP大制作,纷纷扑街。

前段时间,《战狼2》的火爆,再次流量小生们推向了风口浪尖,人民日报甚至痛批“流量明星若无演技终成流星”。

在各种“利差”的局势下,鹿晗任性伤粉丝之心,其商业价值受损是一定的,至于程度多少,还得进一步观察。

不管承认与否,对于流量明星来说,演技真的没有颜值和人设重要。对此,资深演员宁静可谓一针见血:

流量明星没有演技没关系,生活里有演技就可以了。因为粉丝是不会管你演的好不好的,他们只是喜欢这个人。”

大神克里斯·罗杰克感慨:

随着上帝的远去和教堂的衰败,人们寻求得救的圣典道具被破坏了,名人和奇观填补了空虚,进而造就了娱乐崇拜,同时也导致了一种浅薄、浮华的商品文化的统治”。

自大众媒介开启轰轰烈烈的“造星”运动以来,演员、歌手、 网络红人、商界名流等娱乐化明星被包装成万众瞩目的偶像,成为了“世俗的乌托邦中的新神”。

而当明星作为消费型偶像取代生产型英雄成为人们崇拜的主要对象时,作为“过度的大众文化接受者”的粉丝也就此粉墨登场,并制造出一场场令人惊叹的消费奇观。

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 勒在《第三次浪潮》一书中预言,生产者和消费者之 间的界限会逐渐模糊,二者将融合为一体,诞生全新的“生产型消费者”(Prosumer),即 producer(生产 者)和 consumer(消费者)的合成。毫无疑问,社会化网络时代的粉丝正是典型的“生产型消费者”

鹿晗的粉丝与鹿晗共同组成了社群,这种“新型粉丝”不再只是星星眼傻崇拜,而借助移动互联的社会化网络,从明星和商业机构手中,抢夺明星IP设计的主导权

鹿晗不是一个人的鹿晗,也不是一个公司或团队的鹿晗。作为流量明星,沙子一样的粉丝才是鹿晗市场价值的根基。是鹿晗声誉和影响力的来源,是能以此置换真金白银的商业资本

中国传媒大学埔剑教授认为这个时代的粉丝有三种价值观倾向:

第一,虚无主义。没有信仰,信仰缺失。

第二,功利主义。个人利益最重要,跟他们谈理想和未来是没有用的;

第三,消费主义。一切都是可以消费的,是及时行乐的。这是这一代人的价值观。

从这个角度参考,鹿晗的粉丝忠诚度其实是存疑的。这股流量能否长久的留住,鹿晗背后的商业团队,面临这巨大的考验。

当然无论如何,鹿晗想要走得更远,强化演技,成为必然选择了。

Anyway,无论如何,大胆认爱,拒绝“生活演技”,鹿晗,勇气可嘉!

文/病毒营销陈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