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趁年华

慕凉卿卿/文

不知不觉,又过一年。

人都说,这年纪越大,越觉不出时间流逝,越觉得时间飞快。

这话,一点不假。

开春之后,用不了多久就要大四毕业了,前途,至今没有着落。

未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四年,长不长,短不短的,反正也是过来了。

这四年火过的青春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同桌的你》、《匆匆那年》和最近的《我的少女时代》,我也零零散散看了一些。

不得不说,它们都很精彩。

但,对我而言,在这些作品中寻不到共鸣。 现实和电影里面的,根本不一样,果然童话故事里的都是骗人的。

我想,也许是我太low。

我认为,仅仅是我个人认为,或许不是每个人的大学时光都是那么惊天动地,那么激情澎湃。那段岁月中,并没有经历过篮球场边加油鼓舞的学妹;并没有享受过缠绵悱恻、狗血淋头的情感纠葛;并没有体验过为利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并没有碰触过冰冷绝望的怀孕堕胎……

我相信,很多人的那段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大学时光,有的是和煦的阳光下,潇洒的一帮人,温暖的一群人。

这一群人的故事,她时而流窜在校园各大超市,疯狂肆掠;她睡前窝在被窝里酝酿着尿意,纠结下不下床;她时常和她相约教学楼自习,原因在于都厌倦及惧怕图书馆的死一般的压抑;她时常蹲在宿舍门口捧着笔记本找Wi-Fi信号,像只狗一样;她猥琐地讲着微博上看来的黄段子;她总是出门带饭;她总是桃花不断;她总是莫名伤感;她总是汉子一样的拆卸刷洗壁挂式空调;她总是勇士一样的徒手捏死各种虫子;她她她她,她们……

早起、跑操、上课、吃饭、活动、自习、睡觉,是我前三年周一到周五的生活。

教学楼、食堂、宿舍,三点一线。

早起、上课、午饭、上班、下班、坐车、睡觉,是我第四年的生活。

宿舍、地铁、公司,三点一线。

大学课余生活确实很精彩,作为一个北方娃,去到吴侬软语的江南,爱上百戏之祖的昆曲,桃花扇,牡丹亭,红楼梦等经典曲段都听过几遍,也认识了很多优秀的昆曲演员:幽默的李鸿良老师,帅气的施夏明老师,优雅的石小梅老师等。

也有看着话剧快乐过去的夜晚——《恋爱的犀牛》那样疯狂执着的爱着明明的男主、《无人生还》那样恐怖的连环杀人的印第安小男孩儿歌、《无处安放》大屠杀下无处安放的好日子、《失明的城市》、《青春禁忌游戏》、《一仆二主》、《寻找张爱玲》、《死无葬身之地》、《倾城之恋》、麦克白》、《分手大师》、《吉屋出租》、《蒋公的面子》、《遥远星球的一粒沙》……

社团活动也蛮丰富:支教、自行车环城行、唱歌比赛、知识竞赛、跳蚤市场……

临近毕业,回头想想,大学生活,真是很好呐,真是舍不得呐!

毕业季烦恼也有,最近,我被来自自己心底的两个问题反复质问:

读大学有用吗?

读名牌大学有用吗?

当年我高考,文科,超一本线60多分,报了所名校(国家985,211院校)。

总之,算是完成上个名牌大学就能找个好工作的前半部分。

如今,6月份就要毕业的我在经历去年下半年一轮秋季校招的拒绝与被拒之后,整日辗转于各大春招现场,顶着就业的压力。

家里人总说读个研工作就好找了。真的么?可当初也是你们告诉懵懂无知的我读大学就有好工作,不是吗。家里人趁着年节要托关系。可年纪轻轻就深谙官场之道,那我曾经那么多的奋斗,情何以堪。家里人说女孩子还是考个公务员比较体面轻快。可我真的喜欢吃这碗公家饭,还是不喜欢,连我都还没搞清呢。

参加一家出版社的面试时,面试官问我:你学经济的,为什么要来做出版编辑?

我说:我喜欢文字,从小爱读书,喜欢历史。喜欢然后我选择尝试一门从未涉及过的行业。

她又说:那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报经济系?

我说:那时还小,父母做的决定。

父母已经决定了因为我小,决定了我20岁之前的很多事,难道后来的30年的事也要如此么? 也许,正如家人所说,我还没进社会,还很幼稚,可年轻不就是要的这股子韧劲和勇气,才叫年轻么?

毕业季,室友约好来场浪漫毕业游。

想去日本,赶上日本春假,欣赏樱吹雪美景,为此报了4000块的日语小语种。

想去云南,丽江,洱海,向往一次电影里炫目心动的邂逅。

想去西藏,纳木措湖,转经路上。远离大城市快节奏的尘嚣,呼吸也能放下心呼了出来。

想去四川,四个妹子都爱吃,无辣不欢,小吃都吃遍!

其实,去哪都好。

只求,这份情谊别被世故时间距离冲淡了。

二十岁的时候,洒脱一点,大胆一点,二十岁的你我,诗酒趁年华。

去年春天在校园里拍摄的紫叶李,今年还没回学校,怕是会错过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