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与蒲公英-3

老海喜欢画画,也喜欢听我讲故事,他的厉害之处在于能边听故事边将内容画下来,简直到了同声传画的地步。他的画取材于我所讲的故事,却又不拘泥于这些故事,以至于每每我反过来看它们时都会有别样的新鲜感。

记得有段时间我给他讲四大名著,他边听边画,最后终于有了《孙悟空怒上梁山》、《诸葛亮三气白骨精》、《潘金莲进大观园》以及《扶不起的贾宝玉》等海氏佳作。后来,他还将这些画编成书,算是我看过最早的漫画书了。

关于绘画,老海打小就极具天赋,村里面有一些在山水虫鱼上皆颇有造诣的老耄耋对他的画都赞赏不已,异之天人。你很难看得出来老海的画风师承何派,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老师,作画时也从不借鉴任何名家大师。小时候我看过一篇文章,叫做《伤仲永》,我便经常拿这个故事来教育他。我说,你这样下去不行,你得找个人来教你。老海坐在那里头也没抬地说,为什么要人来教我?我说,不然你会走歪路的,你得有个系统的学习。这会儿他抬起头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说,写第一首诗的人有人教他写诗么,唱第一首歌的人有人教他唱曲么,跳第一支舞的人有人教他跳舞么?我想了一下说,应该没有。他说,这就对了,画第一张画的人也不会有人教他,我也不用。

我想这不一样,随着人类文明的积淀,任何艺术形式都在进步,就拿画画来说,经过前人的努力很多技巧和理念都是非常成熟的,很有借鉴的意义。我还没说出口,老海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相熟之后,我发现我和老海之间有很多相同之处,有时候在同一时刻甚至会有同一种想法,就像是心有灵犀。他说,比我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可是那都是他们方式,画画呀,创作呀,都是为了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的想法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

老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时候我特别崇拜他,因为他是一个“很不听话”的小孩。老海很多的行为在别人看来都是离经叛道的,然而我知道他只是坚持做自己,这是我觉得最酷的地方。我的“叛逆”发乎于心止乎于食道,甚至连咽喉也没有上去过。而老海不同,他敢做一切我只能烂在肚子里的事情。不过我也会暗中帮忙,助他一臂之力,每当看到他“得逞”的背影,我都会想象那就是我,想象着自己也能说“不”。然而我就是我,我的内心充满了长着小触角的懦弱。

老海总是乜斜地对我说:“林微夫你难道是女的吗?”又或者是,“林微夫你的胆子被阉了吗?”

他还总是揶揄我,说我眼里只有考试和分数,又说“试卷”是“丈母娘”,“分数”是“女儿”,为了得到人家女儿就一个劲地讨好丈母娘。有一回我心情好,就跟他理论说,这分数可是衡量一个人成绩的标准,是用来丈量知识的有效尺度。

他刚听完火冒三丈,扔下画笔就说:“知识是抽象的,学问也是,何以堪堪用数字来衡量。你告诉我,什么叫语文八十七,思想道德六十二,一个人的思想道德高就高,低就低,怎么就六十二了?”接着他更是愤愤然地指出,肯定是有一群人,他们老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出类拔萃,然而他们从外表看起来和白痴没有什么两样,终于有一天他们忍受不了了,认为必须要让自己的优秀突显出来,于是几个人凑在一起研究对策,其中有人提出数字是最直观的衡量标准,经过论证,他们便造出了分数系统,从那天起,“分数”诞生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百分,尽管他们看起来仍像白痴一般。

说是这样说,可是老海的成绩一点都不比我差,我认第二,他拿第一都没问题的。对了,他还拿过奖。

记得初二那会儿,老海突然报名参加了市少年宫绘画大赛,这对于向来自命清高的老海来说算是头一遭了。说起来老海也算是美术界的辛弃疾,画起画来狂放不羁,这可毁了不少衣服。我说,人家毕加索画画时都不穿衣服,多环保啊。他说,你都说我是豪放派了,豪放不等于开放,更不是裸奔。后来他琢磨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每当要作画时,就拿一块旧的画布剪个洞披在身上,用以阻挡油彩墨汁的侵染。你还别说,这跟打游戏的道理是相通的,有装备和没装备的差别就是大,这一块“布甲”可帮老海抵挡了不少“伤害”。

因为是临时报的名,那次比赛老海赶得很急,经常是抓起画笔就一整天都不抓筷子,我看着都是又累又饿,可他就是交不出作品。你或许也会有这样的感觉,隔了一段时间后去看自己之前的笔迹,会有一种陌生感,会觉得那些字很丑不像是自己写的。其实这就是一种进步,一种量变后的质变。在那段时间里,老海遇到了他美术生涯中的第一个质变期,每天都会有新的突破。眼看这交稿期限将近,他硬是描了几个框架定了几次稿都不满意。这催稿的人早上来,中午来,晚上还来,老海除了赶稿还要管他一日三餐,老海眼睁睁地望着自己和钱包都日渐消瘦,最后一气之下就把披在身上的画布交了上去。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不想几个星期后主办方那边来通知了,说老海的画拿了一等奖。

评委们一致认为老海的作品线条杂而有序,每一笔都饱含情绪,对现实的批判没有丝毫手软,对光影的运用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整体非常具有张力,予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你很难相信一幅这么具有西方后现代主义特色的抽象派佳作居然是出自一位名不经转的中学生之手,对于这种国之栋梁应该加以肯定,以资鼓励。

到了上台领奖那天,主持人特地问老海说:“从颜料的粘合情况来看,你的作品起码前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完成,通过这些复杂的结构,你主要是想表达怎样的一个观念呢?”

老海望着周围环抱过来的目光是骑虎难下,憋了半天就只说两个字:节约!

虽说那次获奖并不在老海的意料当中,却让老海看到自己跟美术之间的缘分。说来也巧,不久学校便来了一些专家,要挑一些具有美术天赋的孩子去培养,老海觉得这是他的机会,激动万分地跑回家去找自己的父母商量这事儿,不想却被海父一口回绝。听我妈说他们大吵了一架,而且这一架吵了几天几夜,之后老海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那时候我们都住校,我是在电话中听我妈说的下文,“好学生”的本性让我不敢跷课偷溜回去看老海,本想到了周末好好劝劝他,然而他却又搬家了。

我妈告诉我,她打电话给我的那天老海一家就搬走了。我问为什么那么突然。我妈说下个学期我们就初三了,老海没有本地户口,留在这里不能参加升学考试,所以回老家去了。这是我妈的说法,或者说是海父给的说法。

在刚开始的那段时间里,我也会像现在这样经常想起老海,不同的是那时候老海偶尔会寄他的画给我,我也知道我们一定会再见面。

之后,我上了高中,接着上了大学。我高考的时候发挥并不理想,虽说上了重本线,可是离计划中的大学还有些差距,亲戚朋友都劝我复读,可是我已经没了那个心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杜甫,字子美,河南巩县人。他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后人称为“诗圣”,他的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又合...
    罗一_2203阅读 298评论 2 10
  • 传说仙人球是不会开花的。她原只是一只绿色的球,没有伤人的刺,只有满身的倔强。 热爱花卉的富人从各地寻来稀有的品种,...
    潇洒烦阅读 159评论 1 2
  • “郎才女貌”是古时男女搭配的最佳范本,才学是男子抱得美人归的重要资本,美貌是女子得享青睐的重要资本。 历史上有多少...
    苦瓜有点儿甜阅读 525评论 3 2
  • 8/21 孙静 驻马店【每日一结构】结构思考力21天思维改善训练营 G:【如何将个人目标坚持实现】。 1、发掘所定...
    幸运橙子阅读 48评论 0 0
  • 这几天天气都好冷啊,感觉比过年时还冷,这都春天了,到处还穿着羽绒服呢。应该这场寒过去了天就回暖了,离真正的春天也不...
    lanlana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