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之所動

早就知道舞動。不是平時跳舞,不儘是藝術,更不是金星的舞林大會舞者那種,而是一種心理治療流派。之前一直覺得跟自己沒什麼關係,成年後早就忘了兒時的蹦蹦跳跳能歌善舞,那個疑似多動的孩子也似乎跟我沒什麼關係,隨風而去了。

如今的我,是專業人士,成熟穩重理智冷靜。多年精神分析訓練,更是得心應手,與舞動有什麼關係呢?即便參加過各種表達性藝術治療,心理劇,沙盤,繪畫等等。舞動,依然很遙遠。即便一直病痛纏身,也還是選擇了將就湊合。直到幾年前,發現圈裡大碗我的男神,開始和舞動大師合作,積極參與課程,才開始心動。

知道自己身心很不和諧,好久了,每天靠身體完成吃喝拉撒,工作生活,卻也對它極度忽略,即便早就嘗到惡果,也還是沒什麼改善。一次次預警一次次關掉保險絲,即便作為所謂資深專業人士,也還是有自己很難跨過去的坎兒。仰望,如大山。那時,更深切體會到我的那些來訪,是經歷了怎樣的猶豫糾結,輾轉反側,痛苦掙扎,才最終,來到我面前。

還是幾年前看到圈裡廣告,有舞動治療培訓來京。心動,尤其那位老師的風格很是讓人神往。加了助理微信詢問具體事宜。無奈上課地點遙遠,我在北五環外,他們在東五環外,還要穿越cbd,四十公里對久居帝都的人們來說,都知道意味著什麼。通勤時間往返不會少於四小時。就猶豫了,要麼住到附近酒店。停止這邊日常工作,放下生活所有瑣碎。猶豫了。

助理勸我不算遠很多外地學員過來,你在當地克服一下就能過來的。有些不屑,值得嗎,除了男神的課能讓我從城北穿越到城南,其他人呢不一定。左思右想就這樣放棄了錯過了。當時的助理很佛係,也沒追著問。直到今年非常時期,宅在家裡半年,日常工作雖然可以通過遠程視頻繼續,身體小毛病不斷卻是一直在提醒我,主人啊,你該動動了,瑜伽太極似乎厚不住了?

有些事,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已經不記得在哪個群裡多看了一眼,就看到她們的課宣,網絡視頻舞動課程,女性主題。怦然心動,這次不會再錯過了。報名,付費,入組訪談。竟然覺得有些新奇也想著會不會尷尬呢,面對兩個同行對我的入組訪談,除了平時的案例督導,個人分析,很多年沒這種經歷了。

意料之外,很有收穫也有驚喜。貌似跟帶組的舞動治療師以及擅長星盤分析的助理都很談得來。我知道,自己並不是傳說中那般冷血精神分析師,我有自己喜歡的感性,直覺,並一直覺得很有助於工作。平時也比較偏向自由散漫,在各個圈子都把自己混成了邊緣狀態。跟她們居然很很合拍,有專業認同也有好奇興奮。願意相信這樣的直覺,也願意試一試。

第一輪,正式課程加每天練習打卡。很久沒進小組了。把自己放進去,交出去,對我來說並不容易,然而收穫超值。真的舞動起來了,從最初的呼吸練習,到上身,手臂到全身,轉動,開合,扭轉,跳躍,那些久遠的身體記憶穿越而來,被喚醒被激發。愉悅。刺激。興奮。然後歸於平靜,和諧。

十幾個女生在一起,從陌生到了解,熟悉,感同身受,彼此浸染,共振。我也努著自己,盡量配合打卡。七七八八,還好吧。結束那次,每人一支曲子,一支舞蹈,從未想過,很多動作就那樣浮現出來,自然而然,身體可以帶動感受,身體可以自然表達。曾經只是看著屏幕上那些唯美的舞團首席舞出來的很多動作,居然可以從自己的心裡流動出來。沒有違和。

然後第二輪連續六天,每天深夜工作結束舞動一個小時,大汗淋漓休息。然後第三輪,又是女性主題,我居然又滯留了兩個月,在這裡。雖然打卡溜號,雖然有缺席,雖然最近很難動起來,雖然住院那晚在病房,努力半天也沒能出鏡。昨晚結束,還是每人一曲舞動,每個人都是主角,每個人都自編自導自演,我們互相看到,天南海北,卻覺得,觸手可及。

雖然音樂比較卡而且一直卡,雖然最喜歡的哥哥性感男聲沒聽到,時間的灰燼還是如約而至,在心裡隨著舞動,東邪西毒,江湖重現,我們遙遙相望,惺惺相惜。端姐也在一旁,跟我很不搭調地手舞足蹈。所有,都很好。幾個月時間,習慣了與兮的溫和抱持習慣了糖糖的活潑開朗。習慣了小組的味道,川味火鍋,各取所需。

下一輪,本想打退堂鼓了。醫生建議近期不要劇烈活動,端姐聽說就要這樣結束,大聲抗議不同意,居然連她一個小人兒,也習慣了每週一次,跟著一幫姐姐阿姨,群魔亂舞。這是屬於我們的特別約會,我們自己知道發生了什麼,身體也知道。好吧,那就再報,剛聽說工作室要暑假,羨慕嫉妒也會有些失落。還好七月來了,還有一期,然後等著九月,秋高氣爽。

中間因為你們的介紹,還接觸到主張不費力的老費,還有茨維卡他們幾位大碗的舞動拼盤,各有特色,也找到自己喜歡的契合的風格。更安心了,雖然流派不同,但我們在一條路上,用自己的方式堅守,也是同路人。

這個過程並不是只有美好,滿意,也會有各種小插曲。有一次,組員在外面臨時上課,幾個朋友也就好奇一起,封閉小組突然出現陌生人,我的職業病發作,立馬有了反應。關了攝像頭。留言提醒。與兮和糖糖很快有了回應,做了處理,我也重新回到課堂。這輪課程,每每遲到,知道對於團體帶領者會焦慮不安,卻也讓自己就這樣任性了些。因為安全,信任。與兮總在說,你可以的,可以按照自己舒服的來,我也常這樣對別人說,然後自己很多時候未必能做到。這面鏡子,很清晰,也很體貼。

感謝與兮的寬厚。雖然之前說過平時都可以在群裡隨意閒聊,結束前後都可以繼續。但你所表現出的節制,穩定,恰恰是讓我最安心的。沒有過分熱情,沒有討好迎合沒有評判指責。不僅感受到專業態度,還有情感的溫暖善意。甚至有些羨慕嫉妒恨,身為同行我在這個年齡,恐怕也沒有這個功力。而且,還是高顏值,並且,總是目光如水。謝謝糖糖,你用自己的經歷讓我有勇氣嘗試,讓身體慢慢動起來,感受自己沉重肉身的潛力,可以變得越來越輕快。你的活力魔力笑聲,哪怕口無遮攔,都會讓人覺得,天天都可以艷陽高照。

不知糖糖昨晚拍下的我們,是怎樣千姿百態,並不擔心美醜,更在意我們每個人都在場,真實自然,舞出自己,沉浸身心。感謝每位的美好。

期待七月。期待一起。夏安。

梅子2020/7/2

後記。

發給兩位,我的舞動見證。算是補交幾個月來缺失的那些打卡記錄。

無意中看了下聊天記錄,笑噴了,當時所謂佛係客服,居然就是與兮。從2018年底到2019年初,到2020年初。感謝奇妙的機緣,兜兜轉轉,我們終於還是沒有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