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燕飞不死

“没什么值得夸奖,与你老祖差距仍旧不小,等你到了境界,自然知晓。”陈洪雷摆摆手,虽然相貌清绝,须发皆白,不过手指孔武有力,龟背鹤形,太阳穴微微塌陷,显然乃是武道高手,单单脚上穿的一双铁鞋以及铁制护膝护腿足有几十斤重,乃是其为了锻炼自身特意加持。

不过陈道玄看其混元真气的剑指,真气伤人能够外放,起码要先天罡气级别的实力!

而此刻于询脸色紫黑如碳,气息微弱,虽然尚未死去,不过看来,绝难将其救活。

“圣女,你为何对其如此钟爱?”正是紫荆长老立在一侧,看着沉默不语的龙女问道。

“紫荆长老辛苦了,玉京拜谢。长老可知我族得到的那件遗蜕?”正是梨涡浅浅的龙女。

原来这紫荆长老与龙女乃是一脉。

“你是说那件有疑似飞仙之力的遗蜕,唔,我自然知晓,其上有真龙之气遗存,对于我族龙气支撑,有莫大好处,甚至使得我等一众老家伙,能够借此突破境界,纯化血脉,化为真龙,也说不定。”紫荆长老说道。

“那你可知此物来自何处?”龙女问道。

“此物不是由圣子得来?”紫荆长老说道,见到圣女摇头,旋即醒悟过来,“你是说此物来自此子?”

黄紫荆大惊失色!

“糟糕!此子中了我族龙蛇之瘴,此毒乃是罡气境界之下,绝无可能幸存过来,那可如何是好!”黄紫荆这才知道,于询之重要性。

虽然龙女请自己出手,擒下此子,却并未明说,今次得知,悔之晚矣!

到了这一刻,才知道龙女为何沉默不语。

“此子莫非是那一门派的传人?”忽然黄紫荆想到一个问题,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了。

黄玉京眉头微微轻皱,说多么好看,便有多好看。

“长老,我族是否有什么丹药?”

“丹药,可惜我族丹药只能医治我族,血脉不同,乱以丹药用之,必生灾祸。不如试试人族如今大火的龙珠如何?”紫荆长老想起来什么。

“不可,龙珠乃是邪物,其中绝无可能有滋阴补阳之用。”龙女缓缓摇头。

“咦,怎么,怎么他身躯之上,开始散发黑气?”长老忽然发现了问题。

然而两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忽然门外有人来报。

“报,小姐,紫荆长老踪迹暴露,人族开始对我族有所关注,同时许多大势力因龙血草之名涌入神都。而前线战士来报,与我战龙部交战的虎族战士,势力退缩,似乎经手不住战龙部的攻击!”

“提醒战龙部,决不可轻敌,严加防范,至于他们听不听,是他们的事情,”圣女黄玉京提醒道,“哼,人族忍受不住,要对我族出手了。”

“哼!果然来了!”黄紫荆似乎丝毫不怕,“这群花大虫,胆敢觊觎我族地位,找死!”

“此事在我预料之中,还有什么情报?”

“小姐,与我族战龙部有合作的人族势力,情况有异,神都之中的人数逐渐减少,然而其旗下的银子却大笔流入。”那女护卫说道。

“人数减少,却大笔流入银子,他们到底有什么动向?”黄紫荆疑惑道。

她并非精擅银钱一流的人才,遂想不透这一层。

“兰兰,我们手上能够调动的银子,还有多少?”龙女开口忽然问道。

“大概还有三十万两,加上我们本月采购的药草以及珍珠宝藏,若是出售,大概还可以再多三十万两,共计有六十万两。”这名为兰兰的少女说道。

若是胡冰岳在此,不知多么眼馋,每个月几十万两的现银囤积,怕是只有通益银号的总部才能够有如此大的本事,胡冰岳执掌的银号流水虽多,不过最多只能够凑齐十万两现银,和龙族金龙部这等庞然大物,根本难以相比。

而此时大晋一朝的税银,每年不过是千万两有余,说单单金龙部的收入,每个月便足有几十万两银子,整个龙族,富可敌国,也不为过。

而这,仍旧是龙族耗费巨大的银钱收购龙血草的结果。

“这些银子暂时不要动,我们来和他们赌一把。”龙女黄玉京沉吟一下道。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黄紫荆疑惑道。

龙女伸手拿出来一本线装书,黄紫荆定睛一看,“管子”两字名列其上。

“这本《管子》会告诉紫荆长老,龙血草之秘。”黄玉京莞尔一笑。

“玉京,你这个小丫头,又在耍什么诡计,你知道本宫最是不喜欢人族的典籍,又臭又硬,晦涩难懂。”紫荆长老捂住额头,一副头痛状。

“长老,我们不可小觑人族,人族智慧高深,这一点,便是我族拍马不及,我浸淫人族典籍许久,才有些许领悟,本次战龙部受人蛊惑要刺杀人族河道总督,我部不同意,然而长老会决议以绝对优势胜出,只怕不久之后,便要见到恶果。”龙女说道。

“人族狡诈无比,更是如今天地之间的主角,更有诸多人以万物灵长自居,着实令人厌烦。”黄紫荆想起来自己行走人间,见到的那些奸诈之徒,以及自己幼年之时遇到的苦难经历,而她更经历过大晋历史上数次残酷的大屠杀,“一个连自己的同族都残杀的种族,有什么资格自号为万物灵长?”

“长老所言极是,不过长老可曾见过人族之中的美好事物?否则玉京也不会在这红尘之中炼心百年。”黄玉京甜甜一笑,似乎有些撒娇。

“哼!我看你全是被那两百年前的小丫头影响,现在心境都偏向人族去了,这百十年来,你功力几乎未曾进步,全身心投入经营龙族以及红尘之中,我怕你是因此影响了自己的道心,否则以你的天赋,怕是破入先天罡气,也不在话下。”

“长老不必担忧,玉京自有打算,一切水到渠成,不是更好?”黄玉京相貌极为美丽,而嘴角的一抹梨涡,更是为其增添了一分风情。

“唉,本宫也是劝不动你,否则当日长老会上,本宫也不会和你一同对抗长老会众人!”黄紫荆说道,“刺杀人族河道总督这等封疆大吏,本宫亦是不看好,虽然战龙部那高手并未被捉到,不过人族总督既然已经知晓我族刺杀之事,为何仍旧未有动作?”

“长老,你也是看过那封书信之人,时至今日,你还认为我族迁徙,乃是无稽之谈吗?人族总督不动则已,一旦开始反击,只怕整个豫州的朝廷势力被其调动,我们怎么办?”黄玉京看得更加通透,说出来自己的担忧。

事情到了这一步,人族总督尚且没有反击,谁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至于接下来的动作,无人可以预料。

黄紫荆自然知晓战龙部高手刺杀不成,反被发现的事情,虽然成功脱身,但是其身份被人发现。

“咦,他身上的阴气为何如此之重!”龙族长老黄紫荆发现了这个躺着的青年模样的男子,身躯之上逐渐散发出来黑气。

“一个人族居然有如此之中的阴气鬼力,确实令我等难以想象,也不知他如何忍受下来。”黄玉京伸手试图捕捉那些黑气,不过触手一片冰凉......

“何人扰我沉眠。”忽然卧榻之上的于询睁眼醒来,只是双眸漆黑,如同恶鬼。

陈道玄此刻再度潜入黑市之中,凭借自己的高超身手,在黑市之中潜伏猎杀。

然而今日发生的事情,令陈道玄感到极为诡异。

除却自己之外,居然还有神秘的高手在猎杀龙族!

如今这龙族高手躺在地上,抽搐着身体,眼神无力,也是那几人眼拙,并未将其头颅斩下,却并不知晓龙族生命力强横。

“呵呵,完了......全完了......”这龙族战士看了一眼陈道玄,眼神绝望。

“哼,遇见了,你必然完了!”陈道玄冷哼一声,“我送你一程!”

虽然陈道玄极为痛恨龙族,不过他并不是那种喜好杀戮之人,即使是杀人,也要一剑杀头!

陈道玄长剑斩首,瞬间斩杀在这龙族战士头上!

杀了这条巨龙之后,此龙就此恢复原形。

然而这条七丈来长的巨龙身上的一道伤口,被陈道玄眼尖发现。

并非是这条伤口多么奇怪,而是其伤口患处,陈道玄有些眼熟,虽然此刻已经恢复,不过这刀长约一尺的疤痕,陈道玄倒是见过。

在燕飞以短剑斩杀的龙族高手身上,曾经见过这道熟悉的伤口!

伤口狭长,而中心部却宽厚,乃是真气爆发于顶峰之后,爆开了伤口导致。

“嗯?这条龙,和聂老弟交过手?”陈道玄陷入沉思之中,不过来不及计较,他需要立时离开这里,因为有人过来了。

至于龙族内丹,一条真气境界的蛟,还不值得陈道玄出手去取。 

胡冰岳亦是借助自己的渠道得到了消息,通过神都通益银号的消息,得知丹水堂自南方向神都之中注入了大笔资金,足有数十万两。

“这笔钱,来的真不是时候。”胡冰岳怎么想,都想不透,忽然他想起于询告诫的话语,关于龙血草和龙珠的隐秘。

他一时之间感到有些明悟,只是摸不清那股味道,当即开始搜罗身边的书籍,试图戳穿那一层窗户纸。

直到他找到了一本古籍,《管子》。

“燕飞兄弟,我胡冰岳虽然爱钱,不过今次我定会为你复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