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没错,只是时机不适合

上下班高峰的地铁里,人头攒动也挡不住呼啸而来的风。

乔阳是在暮色降临时,忽然想起阿影来,猝不及防,毫无征兆。

地铁中途到站,一瞬间恍惚失了神,踩了旁边女孩子一脚。他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女孩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玩手机。

乔阳想起阿影不太喜欢玩手机,基本除了打电话发短息,最多听听歌

简直提前步入中老年的节奏

他们刚在一起时,每次乔阳刷微博打游戏

阿影就会时而撒娇地说:“乔阳,别玩手机了,我们说说话吧!”

时而发飙说:“乔阳,你再玩手机就给老娘滚出去。”

这样的话从娇小的阿影口中说出来,倒有一种小孩子装腔作势的即视感。

再到后来,乔阳每次看到阿影拿着手机,就会像小狗一样趴在阿影身上磨蹭

并喃喃自语:“阿影,别玩手机了,手机有我好玩吗?”

殊不知,阿影只是回复工作群里的消息。之后,阿影会放下手机,冲乔阳温柔地笑

这笑容,一度让他以为就是幸福最真实的样子

周末的日子里,清晨的阳光流进整间屋子,干燥而凉爽

像老夫老妻一样相伴去买菜,阿影跟菜场的阿姨们说说笑笑,俨然熟识多年

其实不过是因为乔阳在身边,阿影心情不错,一大早对打交道的所有人都笑得咧开了花

间或有阿姨打趣:“哟,小两口今天买这么多菜,是好事将近啊?”

每每这种时候,阿影也不遮掩,一边说:“是啊,快了。”一边眼睛里闪着光

吃完饭后,要么互相依偎着看电视,要么在沙发的两头,一人看书,一人做手工

时光静谧,唯有光影移动

乔阳从未设想过如果不是阿影,会怎样度过余生?

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彼此的生活方式和习性都能被包容

懂彼此的梗,有说不完的话,茫茫人海,再无奢望

执她之手,夫复何求?

车厢的人越来越多,不得不调整下姿势才能站得更舒服些

间隙瞥见一个年轻小伙子的手机屏幕,对话框写的“她”

“在吗?”“嗯”“在干嘛?”“刚刚吃完饭,在玩手机。”干瘪且乏味的尬聊模式

记忆飘回那些隔着屏幕会心而笑的时光,历久弥新

他们的对话一般是这样的:

“吃饭了吗?在干啥?“

”嗯,喝酸奶在。火车上人多不多?挤不挤?“

”不多,也不挤。碰到一个漂亮可爱的小菇凉。“

”啊哈,赶紧去搭讪啊!“

”正在聊,不知道酸奶好不好喝。“

”去问问嘛,搞不好她还能给你尝尝。“

”那你说好不好喝?“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漂亮可爱的小菇凉。“

”我错了,以后你喝酸奶,我添瓶盖还不行嘛!“

再比如:

”你再不理我我下山去啦“

”去干嘛?“

”去和卖酱油的老板娘调调情。“

”那我也去“

”不准去“

”为啥不准?“

”不准就是不准。这就不是女孩子家应该学的东西,你学着干嘛?“

”先学着练练手,万一哪天你赶我下山了,混口饭吃。“

”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话说山上就你和师傅我两人,你拿谁练手?“

”有谁就拿谁练呗!“

”那赶紧去吧!“

”我又不想去了。“

”乖,去。“

有人说,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谈话,就是你懂他的梗,她能接住你的包袱

细想来,这样严丝合缝、酣畅淋漓的聊天似乎再也不曾有过

当年的乔阳,自以为见识广博,跟所有人都能聊天

可是,并不曾想到,离开了阿影的日子里,虽然遇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

然而,如阿影的有趣和默契,绝无仅有

渐渐地,乔阳不再奢望,也不强求,只是心门越来越小

地铁里的视频广告铺天盖地”双十一“优惠促销

原本是单身群体的自嗨,不知不觉已然成为全民狂欢

果然啊,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双十一“本来就是光混节嘛,520才合适告白

520的告白,是阿影开的口

那一年的5月19号,正好是乔阳的硕士毕业论文答辩

早早起来的乔阳似乎略微紧张,虽然SCI早已达标,导师对论文最终稿也表示满意

阿影静静陪着乔阳,不时报以微笑

乔阳知道,如此安静的阿影,用一种温润的安慰平复了他的焦虑

答辩顺利而精彩,讲台上的乔阳,挥洒自如,才情满腹

晚上的毕业聚餐注定难忘而伤感,酒永远是故事的佐料

阿影因为要上班,在答辩完之后便离开了

聚餐之前,阿影特意上网搜索了一堆关于喝酒的注意事项

一条一条地整理归类,不厌其烦,耐心清晰地粘贴复制给乔阳

诸如:吃饭前记得先喝瓶牛奶垫垫底,吃饭时先多吃点菜,不要空腹,不要白酒啤酒混着喝……

乔阳不以为然地笑笑,“知道啦,遵命!”

阿影知道,这种场合决然要抱头痛哭互诉衷肠,青春的岁月、年轻的陪伴,还不适应离别和消散,还以为能用回忆和憧憬将这一夜化为永恒

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给乔阳发任何消息。等到将近十二点的时候,终于沉沉睡去

然而,睡梦中并不安稳,做了许多离奇又乱七八糟的梦

凌晨两点多,乔阳和几位哥们相互搀扶晕乎乎地回到寝室。本来不想打扰阿影,纠结了一下,还是发了个消息报平安

没想到,阿影竟然秒回了

乔阳惊讶得无以复加,问阿影怎么还没睡,难道一直等到现在

阿影说忽然醒了

乔阳心疼地叫阿影赶紧接着睡,阿影文不对题回复了一句:“今天是520,在一起吧!”

乔阳地心猛然跳漏了半拍,顿时酒也清醒了一大半

虽然相识时间不长,但彼此契合得就像久别重逢

乔阳原想着等毕业答辩完之后,再好好计划一个浪漫的告白

没想到,却让阿影抢了先

此时,似有万语千言,却如鲠在喉。最后,只回复了一个:“好”,一字千金

这个深夜,乔阳大概终生都不会忘记,一个女孩向他表白,而他彻夜未眠

摩羯座的乔阳,闷骚寡言,抑或是不屑于说一些无聊的八卦,在人前常年高冷如冰

认识阿影之前,乔阳的生活简单得乏味,除了吃饭就是学习,偶尔跟基友撸几把游戏

于是,一米八、长相中等、名校的乔阳,在念到硕士快毕业时依然每年雷打不动地过“双十一”

阿影的出现,点燃了乔阳生命的亮光,持久鲜活

就如一团火,阿影热情开朗、爱笑,每次对着乔阳笑靥如花,眼睛里漫天星光

在连夜加班赶工,最后却被领导劈头盖脸地批评后

在清晨的朝阳里出门,下班却被一场猝不及防的大雨淋成落汤鸡后

在食堂午餐,看到成群结队的情侣们相对而坐眉目传情时

在夜幕降临霓虹闪烁回家的路上,无名升起的一股感伤和虚无

乔阳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阿影,不论孤单还是落寞,无论沮丧或是忧伤,只要想到阿影,似乎一切都有了依托,所有的奋斗都有了盼头

乔阳的全部计划里,阿影无处不在,从未缺席

什么时候去见双方父母,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买房,什么时候生孩子,孩子叫什么名字……有关未来的一切,在自己可控范围内,乔阳都在一步一步默默执行

需要商量的,都会选择在时机成熟时和阿影商量。剩下的蓝图用无数个加班和出差一块一块拼凑

乔阳坚定地认为,如果深爱,理所当然应该竭尽全力给她一个灿烂的未来

忙碌的日子里,乔阳的脚步越来越快,时光呼啸而过,被人群裹挟着拥挤着,根本停不下来喘口气

速度不一致的奔跑,慢慢拉开距离,裂缝在日复一日的平淡中滋生。只是这距离需要达到某个显现程度才被惊觉。

就如一些重症疾病,需要一段时间的酝酿,出现不适症状才发现。而此时,或许为时已晚

工作后的乔阳依然延续着学生时代的优秀和勤奋,见过无数次未醒来和沉睡中的城市,很快便在同批的同事中脱颖而出

当然,随之而来的也是更频繁的加班和出差。一个人的时间总是有限的,给工作更高的优先级,留给阿影的时间自然愈发被压缩

开始的时候,阿影还懂事地鼓励他一切以工作为重,不用太在意儿女情长,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乔阳虽心有愧疚,却也无可奈何。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毫无背景和人脉,除了用全部的时间和拼命的努力为自己赢得一席之地,别无他法

因此,在晴朗的周末,阿影想一起去散散步,乔阳在写PPT

阿影本命年生日时,乔阳在去机场的路上忽然想起,只能简单地打一个电话祝福

他们的恋爱纪念日,阿影做了一桌子大餐,凌晨加班回来的乔阳发现阿影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年轻给了他们最充沛的精力和最纯真的爱,却也留下了最动荡和最贫瘠的生活

原本沸腾得滚烫的感情,异想天开地相信可以永远爱,却高估与时间和距离抗衡的决心

回忆犹如一把手术刀,毫不留情地将最痛楚的伤口再次撕开,鲜血淋漓,直至伤口再次结痂

“到底是怎样走到了尽头?”乔阳不止一次问过自己,却始终没有满意的答案,只是记得最后的日子里,阿影对待什么都是淡淡的,没有生气也没有特别开心,只是眼中的那些光消失了

乔阳记得大约是在一起两年后的某一天,一个跟了半年的项目最后的竞标阶段,到达另一个城市后,刚下飞机,才想起来将近一个星期和阿影都不曾联系,便急忙拨通了阿影的电话

“我刚到,明天上午竞标,这半个月一直在封闭赶进度。你怎么样?”乔阳走得很快,略微带着喘息

“我爸住院了,明天手术,我请假回家了,现在在医院。”阿影的声音除了有些低沉,听不出任何情绪

“严重吗?住院费什么的拿我的卡去吧,密码你知道的。我这边忙完会尽快回去。”乔阳有些急切和焦躁

“嗯,好。”

好像也没有其他的话,便挂了电话。一起的同事都已走到前面,乔阳加快脚步赶上去

当天晚上他们再次模拟了竞标程序,对一些设想的突发情节也做了应急预案。乔阳作为此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自然更加千头万绪

标书最后的核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错;现场需要的各种材料,人员的安排和调配;虽然事事繁杂琐碎,但好在乔阳向来思维缜密,况且经过几年的历练,益发自信从容,有条不紊

第二天当乔阳对着一群人演讲PPT的时候,似曾相识的场景,犹如两年前的那个夏季,乔阳自信满满地答辩,台下的阿影温婉娴静

结果众望所归,乔阳凭借专业的水准和强悍的工作能力,顺利拿下项目,也为他的职场生涯赢得重要的筹码

乔阳买了当晚的机票,直接飞到阿影老家的城市

阿影家住在郊区,作为独生子女,也并不富裕,当然也绝不娇生惯养

上次和阿影一起回来时,阿影父母的热情甚至让他略微受宠若惊,一进门就看见一大桌做好的饭菜,显然费了一番功夫

席间,阿影妈妈不停地问乔阳的家庭情况,乔阳本来家庭关系简单,几个问题便已交代得清清楚楚

阿影爸爸话虽不多,但也并不冰冷,时而温和地说“孩子,多吃菜”“孩子,工作注意身体”,时而举重若轻地询问未来的打算

从家庭条件而言,乔阳并不是最上乘的人选,甚至比不上阿影。但阿影父母给予乔阳的尊重和理解,却是温暖的动力

随后没几天,乔阳问阿影关于她父母对他的看法时,只记得阿影说他父亲说了句“莫欺少年穷”

年轻才是最大的资本,年轻,才一切皆有可能

脚步熟悉地移动到阿影家,依然是原来的布局和环境,只是稍显旧态。两年了,竟有一种恍然沧桑之感

敲了半天门,无人回应。随即拨通了阿影的电话,得知一家人还在医院

于是,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从郊区到市中心的路上,片片农田在秋风的扫落下呈现出光秃秃的衰败,偶尔有行人走过,也是裹紧衣领匆匆而行

到达医院后,病房里阿影父亲打着点滴,似乎睡着了,旁边阿影和她妈妈相视无言

乔阳走进病房,阿影妈妈先站起来,面露疲态,只轻轻地说了句“孩子,你来了”,并再无话。阿影看了躺在床上的爸爸一眼,示意乔阳一起出了门

两人沉默地走着,将近一个月不见,却仿佛相隔千山万水

还是乔阳先打破了沉默,轻轻地问到:”病情严重吗?“

阿影似乎在想措辞,隔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才回答:”有可能瘫痪或者半身不遂。“

”确诊了吗?我们可以去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看看的。“乔阳急切地说

”协和医院的专家都会诊过了,由于中风引起的偏瘫,能保住命已经算是好的。“

乔阳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阿影,尽管知道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是无力的

”你呢?最近工作怎么样?“阿影淡淡地问了一句

”还不错,前几天那个项目拿下来了,不出意外,升总监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哦,那恭喜啊!“阿影点点头时竟然朝乔阳笑了一下,乔阳分明感觉这笑容中的悲伤和疼痛

随后的几天,乔阳与阿影寸步不离,虽然基本也就仅限于医院和家里,但却有一种久违的和谐甜蜜

阿影对乔阳一反常态地好,问他喜欢吃什么,不管多复杂都耐心地做给他吃;问他想去哪里玩,不管多拥挤都陪他一起去,问他未来有什么打算,并叮嘱他要注意身体,尽量改掉加班熬夜的习惯,絮絮叨叨,仿佛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

阿影说的话多了很多,几乎快抵得上他们这一年来说的话,似乎很久都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似乎回到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

乔阳因为阿影的反常感到隐隐不安,但说不出问题到底在哪里。总隐约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却无力阻止

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乔阳住了大概一个星期后离开,这应该也是乔阳这两年来给自己放的一个长假吧

一下飞机,手机迫不及待跳出阿影的消息,显示的时间在飞行途中

”乔阳,我们分手吧!这句话我根本没办法当面跟你说,我害怕当我看到你根本没有勇气说出口,我从没有想过余生除了你还会有谁陪我走下去。但是,现在要照顾父亲,母亲一人显然不行。我已经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打算回家来。而你,前途大片光明,不出意外,几年之后能顺利走向事业的巅峰。这一年来,我确实有时会怪你,没时间陪我,同城就像异地,但是后来,我慢慢理解,也知道你的难处,所以下定决心不管怎样都要一起走下去。但是,现在是真的没办法,我忽然发现我的能力很有限,也不可能丢下父母。我知道,你为了我也许会考虑放弃工作,回到我家这样的十八线小城市,但是,一旦你来了这里,无异于”龙落浅滩“,上海那样的大都市才犹如大海,才应该是你施展拳脚的舞台。所以,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好好为梦想而奋斗,还有,努力忘了我,虽然很难。不要联系我,如果一时不能接受,就好好冷静下,时间会教我们成长。“

乔阳看着自己的手,竟然有些颤抖。拨通电话后果然提示对方已关机,一瞬间甚至有些恍惚,航站楼外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

随后的几天,乔阳几乎每隔一两小时都会给阿影打电话,结果如出一辙

时间的推移,愈发焦躁不安。从最初的希望到失望再到愤怒,内心嘶吼:凭什么单方面就宣布分手?凭什么说在一起的是她说分手的还是她?为什么就一定要分手?

乔阳很快发现阿影删除了他所有的社交账号,就像从来不曾来过

也符合她的性格啊,要走就走得彻底,绝不拖泥带水,乔阳不禁朝自己冷笑

就像倏然断开的风筝,毫无方向地漂浮在空中,乔阳一下子失去生活的所有依仗,身如浮萍

每晚酒一瓶接一瓶地喝,烟一包接一包地抽,彻夜彻夜地失眠,第二天晕乎乎地醒来,草草洗把脸接着去上班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当有一天一个好哥们看到乔阳时,不禁大吃一惊,用”形销骨立“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两人对酒当歌,乔阳不停地说话,讲他跟阿影怎么认识的,讲阿影的一些臭脾气和坏习惯,讲自己这几年来真操蛋,居然把工作看得比感情还重,怪不得阿影要分手,完全是自己活该,讲以后阿影该怎么办……

故事配酒,越喝越有。乔阳的舌头渐渐有些打结,不过思路依旧清晰。后来不知何时,乔阳的声音哽咽起来,泪流满面

第二天醒来的乔阳恢复了平静,甚至以后好长的日子里,乔阳都没有再借酒浇愁,让一群哥们惊叹乔阳不愧是乔阳,竟如此拿得起放得下

生活变得规律起来,比之前更疯狂地投入到工作中,各种业绩评比常年稳居第一

就像现在,已然达到了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位置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从阿影离开之后,两年的时间仿佛走过沧海桑田

很长一段时间,乔阳深深体会到”睹物思人“这个成语的含义

翻出旧物件时看到阿影出去旅行寄给乔阳的明信片

衣柜里阿影未带走的连衣裙或阿影买给自己的领带

家门前一起常去吃饭的那家兰州拉面

时时处处都有阿影打影子,就像她从来不曾离开

每每这样的时刻,一颗燃烧的心遇到冰冷的现实,如铁器淬火,痛的呲呲作响

时间能冲淡感情也能冲刷痛感,又一个两年过去了,乔阳想起阿影的频率渐渐减少,甚至慢慢刻意不去想起阿影

但回避是忘记的天敌,每次一想起,毫无征兆。没有了当初彻骨的疼痛,渐渐变得麻木,内心一片荒凉

而一旦想起,就像防洪堤撕开了一个缺口,不消多时便全线溃败,一泻千里

所以今晚,注定又是一个无眠之夜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