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长安四时曲》第一曲 《宫墙柳》(2)

天启十四年冬,我跟随韩忠仕入山学兵法。
同时入山的还有一位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师父说他是我的师弟楚河。
入师门那天,老师说我既然已经拜入他的门下,李长生的名字便不能再用了,由于师门在童山,遂为我取了李童的名字。
我的师弟楚河,取名楚蓝。
山中的日子清苦,我时常和师弟一起进山打猎,到山涧挑水,在这里我学会了自己清洗衣物。幼时父亲常说君子远庖厨,在这山里很多东西都需要自给自足,我学会了做饭。
我的师弟楚兰性格开朗,时不时喜欢捉弄我,为此被师父罚了很多次。
日子虽然清苦,但师父那间装满了书籍的茅屋给了我多打发苦闷的乐趣。离开了父亲的君子之学,我开始学习法家、道家、兵家的知识,甚至还有历史学。
师傅说,要学兵法,需先读史。并且师父学贯百家,教授从来不拘一格,善于从历史中举列子给我和师弟讲解,被并让我和师弟在课后写下感悟。
在那浩如烟海的史书中,我开始懂得了一些东西,也逐渐明白了一点幼时父亲常说的那些话。
很多个夜晚,我看着天空中的星星,会思念父亲和母亲,甚至想过下山回去看看他们。可每次想到临行前父亲叮嘱的那三件事,我便退缩了,回头埋进书堆里看那古史。
楚蓝常常嘲笑我,我说师哥,你可真不像一个高门子弟,到像那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那些高门子弟不都是声色犬马,青楼听音么,你怎么就那么喜欢读书呢?
我回头问他:师弟你不喜欢读书吗?
楚蓝的目光闪烁,有些感伤:我当然喜欢读书,做梦都喜欢。我出生在楚国边境的一个穷山村,全村的孩子没一个识字的。有一次跟阿爹入城,看到城中那些高门子弟一遍喝酒唱歌,一遍吟诗作对,看到那些城里的私塾坐满的同龄孩子,我真的很羡慕。我很想读书,可是我更恨这世道的不公。
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师弟的眼里闪烁着泪光,里面还有一丝恨意。
我阿爹就是被那些高门子弟活活打死的,就因为我阿爹在买东西回来的路上,不小心冲撞了他们的马车,他们就当街活活打死了阿爹。
我看着他张了张嘴,他打断我的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楚国自然是有律法官府的,可是那官府又如何奈何得了那些高门子弟。不仅仅是我们楚国这样,你们大周也这样。这世界就是不公平的,师父给我这个改变命运的机会,那我就一定要用所学去创造一个公平的世界。
我看着师弟,沉默了很久,然后低下了头。
也许吧,师弟。我不能了解你的痛苦,我从小就受父亲的庇护,没吃过你这样的苦,不过我相信你一定能有所成就的。我们就一起努力学习,让我们的名字闪耀这个世界,一起改变命运。
楚蓝点头问道:那师兄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笑了笑,说:说来惭愧,师弟。我父亲是大周先帝的宰相,如今却做了皇室在洛阳的东都留守,我的梦想就是继承父志,回到家乡长安。
楚蓝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东都留守,很大的官吗?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不大,官方的说法而已。按寻常百姓的说法就是给皇帝的宅子看门。
楚蓝笑了,笑得趴在地上用手捶打着地面:师兄,看来你果真跟那些高门子弟不一样,真是落魄啊。就凭这个,你便值得我叫你一声师兄。不过你别多想,先前我确实看不上你这高门子弟,不过现在这声师兄确是真心叫的。
为什么?我问他。
楚蓝笑道,因为我们都是要改变命运的人啊。我猜师兄你一定还有其他的梦想吧,比如当将军啊什么的。
我说:之前父亲问我及冠后想做什么。我说愿文能治国,武能平天下,驱哒掳,收复旧山河。
楚蓝笑道:师兄好志向,最近我也在读史书,师兄你可知我的名字楚河是何意?
我摇头。
楚蓝说:我们楚国和汉国相争了百年,相传当年楚汉相争,两国军力相持不下,于是开国的两位皇帝就是以楚国和汉国边境的一条河划分国境,河东为楚,河西为汉,为了方便便把这河称为楚河汉界,现在的的象棋模仿也就是当年的楚汉两国。后来楚国的皇帝一直想要打过河去,收复河西地区,可是没想到汉国却被你们周国灭了。我名字的楚河,也就是来自于这段历史。我阿爹就是一个乡间的农民,取不出这名字,我的名字还是当时路过村子的一个道士给取得。
我点头,那师父给取的名字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我能跟随师父学习,是我的荣幸,我就是死也要报师父的恩情。师兄你不也一样么?
我说是的。
................
天启十六年,我十六岁,及冠的年龄到了。
这一天师父亲自下厨为我和师弟准备了及冠的宴席,说是宴席就是一顿简单的饭菜,难得的是有一壶酒。
按照大周的惯例,男子年满十六及冠,之后就是大人了,大人才可以饮酒。
我浅浅的喝了一口,感觉入口满是辛辣的味道,连忙吐了出来。我的举动逗得师弟哈哈大笑,师父也难得的笑了起来。
子夜啊(师父为我改名李童,字没改。名李童,字子夜),习惯了就好,成年男子哪有不饮酒的道理。日后你们下山,免不了与世俗打交道,不会喝酒可不行。还有你这小子,怎可取笑你师兄呢?
师父斥责了师弟一句,不过脸上却是笑意盈盈,没有半点生气,或许是照顾我的颜面吧。
师弟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师父正色道:喝了这杯酒,你们就算成年了。我师门的规矩是,学兵法必先学史,懂其道理。成年后才可学兵法武学。史学你们也学得差不多了,从明日起为师便教你们兵法武学。
我和师弟对望一眼,皆是欣喜,连忙拜谢师父。
师父接着说:好好好。学兵法武学,得有兵器伴身。为师这里有两柄剑,一曰 破军。一曰 仁王。你们两自己选吧。
我和师弟看着面前的两柄剑,一柄剑锋闪耀着冷冷的青光,整剑锋利无比,寒芒毕露,杀气森然,剑脊上刻有破军二字。一柄剑锋混沌,光泽略暗,整剑朴实无华,剑脊刻有仁王二字。
师弟说:剑如人,人如剑。男儿活在世间当顶天立地,以其势利而破万俗,剑出而势不可挡,我选破军。
说着就拿了破军。
子夜,那你呢?
我说:师弟是锋芒毕露,选破军自然是符合的。弟子幼学君子道,知仁礼,学史知兴替,弟子便选这仁王吧。
师父说:如此便好,你们选了自己的剑,日后便要用自己的一生来贯穿这剑道,剑道也是人道。且记住,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是,谨遵师父教诲。
天启十六年夏,我和师弟楚蓝及冠,焚香告天地,行及冠礼,学兵法武学。
这一年,大周内乱,各方节度使开始屯兵自重,开始不听朝廷命令,青州节度使公然造反,整个周国陷入内乱中。
而此时的楚国也发生叛乱,皇帝病危,诸位皇子夺嫡,楚国也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而这一切离我们很远,虽有消息传来,可我和师弟楚蓝还是一心扑在兵法武学上。
..........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神泉域雨》 目录 第一章 相遇 第一回 小雨 第二回 蚀剑 第三回 练功 ...
    子枉然阅读 1,651评论 0 0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女少月半阅读 6,310评论 9 27
  • 今天豪宝期末考试,语文试卷虽说有点难,可是课本上的题目也不少,豪宝回家,我又和他做了一遍,从这遍就能知道...
    love_happy阅读 106评论 0 0
  • 今天本来有想好要写一个主题的,然后现在完全不记得了,说明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下次有什么好的点子要及时记下来。 回忆一...
    Mr_路阅读 7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