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郭得水终于成功了!

只见,一条经久未修的柏油路上,停着一辆带有四个银圈的黑色奥迪,车主在车里摇着硕大的脑袋瓜,看着一拨又一拨人慢慢被自己的新车吸引过来,顿时心里贼爽。

“他娘的,俺郭得水终于风风光光地回来了。”他想。

郭得水透过后视镜,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自己车后不远处嘀嘀咕咕,就知道自己是时候帅气出场了。

“OK,it's time。”

郭得水在车上飙了一句土里土气的英语。

闷热的天气里,街坊邻居都纷纷猜测,这停在大街正中央的豪华奥迪车是谁家的。

就在这时,只见一位身穿黑色加肥西装外套,脚踩真革皮鞋,外加一红色大码裤,带着墨镜,梳着油光发亮大背头的男子,以自以为帅死了的pose,从车上走了下来。

二秒钟后,

“呦呦呦,我当是哪里来的大老板,这不是我二侄子二水吗?”

郭得水刚下车就听到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这声音有着农村妇女特有的爽快与势利。

果然,一个身着红色绣花衬衫的中年妇女,腿脚极为利索快步走了过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一番郭得水,最后猛然一拍郭得水的胳膊,笑道:哟,还真是二水啊,你小子混出息了!

郭得水左胳肢窝紧了紧夹住的黑皮包,右手慢慢地扬起,抚了抚自己的大背头,然后缓缓摘下墨镜,

对面前这个黑的发亮的妇女露出一个成功者该有的微笑,“二娘,好久不见,你眼神儿还是那么好啊。”

“哈哈哈,别人不说,我这出息的二侄子我还能不认识吗。”

郭得水面带微笑,春风拂面,可心里却在讥笑:哼,还是那一双势利眼,只认钱,不认人。

郭得水在大街上跟着左邻右舍寒暄了几句,随后便开着车去他二娘家了。

“我二大爷身子骨儿最近可好?”郭得水问道。

“嗨,不如从前了,他那张贱嘴整天爱喝个小酒,早把身体给喝垮了。”二娘说道。

郭得水笑笑啥也没说,想当年他二大爷一个人能喝一条街,有传说这风骚的二娘就是二大爷喝酒喝出来的……

转过一个弯,迎面一道黑色木板大门,大门镶嵌在发白的砖块砌成的门垛中,左右两侧贴着早已褪色的对联,上面凌乱的毛笔字迹像是郭得水他二大爷喝醉后胡乱写出来的。

进了大门,除了墙角处隐隐传来的恶臭和四处摆放的用具,整个院落还算整洁,院子右边的大槐树下,有一个老头正坐在一把自制的木椅上,一把蒲扇遮住了他的脸,此刻正闭着眼睛打盹,椅子旁还放着一个小小的二锅头酒瓶,酒瓶子里还有半瓶酒。

“老二,快看看,谁来了!”他二娘大声向那老头说道。

老头显然并不想理会,继续躺在那木椅上,一动都没动。

郭得水走了过去,轻轻拿起盖在他二大爷脸上的扇子,来回扇了两下,“二大爷,我是得水,我回来看您来了。”

老头懒散地睁开眼睛,斜着瞥了一眼郭得水的大头,慢悠悠说道:“嗯,是二水啊,你咋这时候回来了,地里种的瓜还没收,家里也没几个钱。”

郭得水一听他二大爷的一番话,心里冷笑一声:哼,死老头还以为我惦记着你家钱呢,老子现在有的是钱。”

“哎呦~,人家得水出息了,现在是大老板了,怎么会惦记你那点小钱,得水你不要生气哦,你大爷老糊涂得了。”正好路过的二大娘说道。

“嗯,算算你小子离开家里也小十年了,十年混成一个老板,也算是给你爹娘长脸了。”二大爷说道。

“走,去屋里喝点吧。”二大爷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招呼二大娘去做一些菜来,要和这个出息了的大侄子好好说说话。

不多时,一张不大的黄色八仙桌上已经摆了两个凉菜,他二大爷从里屋里拿出来一个黄色发亮的葫芦来,看样子那葫芦已经放了好久了。

“你小子可有福了,这酒是我从你堂妹结婚时酿制的粮酒那里留下来的,已经有二十年了,去年你堂妹出嫁后,我特意留下了这一葫芦酒,本想放着等你堂妹孩子出生后,用来给孩子洗礼,不想今被你赶巧了。”

他二大爷拿着那黄皮葫芦,对郭得水说道,说完还来回晃了晃那黄皮葫芦,好像很舍不得。

郭得水看着他那二大爷的小气样,心里不由嘀咕道:瞧把你心疼的,我郭得水是大老板哎,我什么好酒没喝过,还会贪你那两口土酒。

他二大爷摇了摇黄皮葫芦,然后拧开葫芦盖,给郭得水满上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小盅。

俩人举起小酒盅,轻轻碰了一下,郭得水轻轻抿了一口,咂咂嘴,觉得这酒的味道很熟悉啊。

“这家里的土酒肯定不如你这大老板平时喝的那些好酒,你就多担待担待吧。”二大爷看了郭得水在回味,连忙说道。

“不不,大爷,那我平时喝的酒再好也不是咱家里酿的不是,还是家里酿的酒喝着安心,有那种熟悉的味道啊,

想我郭得水从一个穷的连土酒都喝不起的穷小子到如今茅台,五粮液,威士忌换着喝,说实话,那茅台啊,普通人恐怕一辈子都喝不上一滴,而我早就喝腻歪了,并不是多好,不如咱家里的这五谷杂粮酿制的土酒……”

郭得水夹了一筷子菜,遂右胳膊肘放在桌子上,向他二大爷回了挥手,表现出对那些酒的一脸嫌弃。

郭得水看向他二大爷,一张枯黄老脸露出一幅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又给他加满了一盅酒。

不多时,他二大娘也来了,又加了几个热菜,三个人坐在桌子旁,一顿吃吃喝喝。

期间,郭得水对自己如何打拼出自己的事业,对自己的身家,对自己的地位一阵大吹特吹,让他二大爷和她二大娘听的五迷三道的,频频点头,感叹道:得水这孩子不容易啊,得水有出息了哈。

郭得水看他二大爷和他二大娘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的,心里极为满足,再一看这几盘子饭菜都被自己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满了,随即心里算盘一响,酒足饭饱后,爷自当归去。

郭得水左手一伸,肥大的左手手腕上露出一块大金手表,郭得水装模作样看了看时间,随即向他二大爷和二大娘告辞,说自己下午还要去县领导家里吃饭。

说完,郭得水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油嘴,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他二大娘连忙站起来,也一把将他坐着的二大爷拉起来,说要送送这个“出息了”的大侄子。

郭得水哈哈一笑,拿起自己的黑色公文包向屋外走去,门口有一个垃圾篓,郭得水一把将那擦油的纸巾扔进了篓里,里面还有一个二锅头的瓶子。

郭得水走到大街上,又招呼了几下其他街坊邻居,随即开着那辆黑色小轿车走了,远远的他还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二大娘在后面朝他挥手,郭得水心里及其得意。

“你真把咱二姑娘的洗礼酒给二水喝了?”他二大娘问他二大爷。

“哼,哪能啊,半瓶二锅头加半瓢水兑的。”他二大爷冷哼一声,随后瞅了瞅那垃圾篓里的酒瓶子。

“哎,傻小子还是傻小子,他大爷还是他大爷啊!”他二娘感叹道

郭得水开车走在路上,心里冷哼:掺水的二锅头当我喝不出来,我去你大爷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您名公民名模明明您 柠檬名农民工民工您名民工您哦 名额抹红您您公民
    诗和远方的花阅读 21评论 0 1
  • 新内容(短信验证) 为什么使用短信验证码? 为新注册用户提供便捷 使的用户信息更加安全 屏蔽一些非法用户 掌握用户...
    天才在战斗阅读 299评论 0 1
  • 七夕孤旅 一池湖水半芙蓉, 莲叶遥遥似斗篷, 七夕闰月晚来到, 却把初秋当夏种。
    凤兮1阅读 21评论 0 0
  •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 好像没什么事能让自己开心起来 什么都不想做 每天只是 发呆 睡觉 吃东西 以前有很多...
    爵瑞阅读 17评论 0 0
  • 开卷,书上都有 1 名解 肠外营养 基础代谢 微量元素 2 简答 早产儿喂养特点 矿物质的生理功能 糖尿病患者饮食...
    复方单身片阅读 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