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如此,七个上八个下。

        我和罗天舒同学在一起两年了。

        总感觉和罗天舒走过的这一路,我们两个一起做过很多,让内心更强大更丰富的决定。或者说,真的要达到我们两个的目标,需要更丰富的内心才能支撑。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可能是因为之前同居过一段时间,所以现在两个人越来越有家的感觉。距离很远,日子很平淡,但是联系却很紧密。他变得越来越温柔,越来越多的细节让你安全感十足。我不避讳谈起和他同居的经历,在我看来,同居是最能反应问题的方式,也是最快的磨合。知乎上有个问题问的好,情侣之间该怎么跨过屎尿屁的坎,两年之前我万万没想到我会如此轻松解决这个问题。

        我觉得和一个对的人在一起,会变得软硬适宜,他让你收掉了那些极端的情绪,却从不打扰你某些偏执的追求。

        如果你可以在一段感情里找到自己的最大价值,那这个人就值得你去追寻结果。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只活了20几年,但是我觉得,定期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也并非坏事。

        从小我就没有什么追求和目标,属于比较听话的那种,到了大学也是。尤其是这种相对于较大的人生节点,也没有自己的把控,后来思想变得抑郁起来。总觉得,有些东西被埋在心里,离得很近却又确实找不出来。再加上消极确实让人过的更轻松,所以索性不去翻找,任由自己变成被现实随意挤压的形状。

        那个时候不是觉得坚持没有结果,而是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去坚持,太阳明天一定会升起来,其他的事情都不必抱有期待。

        后来遇见罗天舒,和他磕磕绊绊走到现在,前段时间我终于清晰意识到,坚持是会有回报的。  一切坚持都有。 只是或早或晚,这回报或浅显或隐秘。

        因此我的内心变得开朗起来,我会去要求他一些事情,会去期待一些事情。

        一个好的伴侣,是会保护你的期待的。

        期待让生活更像生活。

        后来我变得越来越好,变得越来越向上,我发现我找到越来越多我喜欢的事情,那些原本藏在心底怎么也找不到的东西都被翻腾出来,晒着太阳,茁壮成长。

        虽然我不敢完全奢望我的身材在60岁还略有曲线,但是我知道,如果继续勇敢承担我的选择,我的心态在60岁肯定还凹凸有致。所谓,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唐必至灵魂。

        等我到了60岁,我还要脸圆圆地,每天央罗天舒给我买烤冷面吃。

        我现在总是认为,我们每个阶段经历的事情,都是合理存在的。

        无论是多么大的痛苦,或是多么大的恩赐。

        要从里面学到对自己好的东西,慢慢去找,一定会有的,没有变好说明还没找到。

        真正决定我们的路越走越宽还是越走越窄的,是态度,我们对待选择的态度。

        我还是坚持,把所有的选择都看成是错的,然后去承担。承担自己的责任,承担选择带来的后果。

        如果没有之前那个消极的阶段,我便不会明白现在生活的快乐,明白坚持的可贵,明白寻找的意义,也是在之前那个消极的阶段里,我才积攒出日后不顾一切的勇气。

        所幸遇见了他,不然我可能会被厌倦和悲凉拖垮身体,变得庸俗不堪。

        所以你看,生活七上八下,你面临过多少个低谷,就有多少个高光时刻在等你。

        罗天舒正费劲力气带着我从一个谷底往上爬,我得等着去看看这段曲线的最高点是什么样的风景。

        但愿,我的下一个谷底,罗天舒能实实在在陪在我身边承载我的情绪。

        两周年的纪念信就写到这里了。

        我要用罗天舒新送我的泡脚桶养生去了,愿大家的生活都越来越有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