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诸子(22)

第二十二章酒色醉人

    曼姬和海若走了,我却也没想去找。一来呢,有海若在,曼姬不会有什么事。这二来么,曼姬不在身边,我也乐得逍遥自在!

  就整天和杨朱到处游玩。

  这日我和杨朱来到一家旅店,进去坐下。一个侍妾模样的女子来给我们端茶倒水。我看那女子颇有几分姿色,就盯着她脸看,觉得她眉目之间有几分忿忿不平之色,心里觉得奇怪。抬头看去,却见柜台那里坐着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心里恍然大悟!

  就叫旅店老板过来,我盯着旅店老板上下打量,看了一会儿。这旅店老板让我看得不好意思,就问我道:“这位公子,你在看什么?我哪里不对吗?”

  我笑道:“我看你眼睛应该没问题!想必是脑子有问题!”

  旅店老板听了,气道:“这位公子,怎么如此讲话?”

  我指着貌美的侍妾说道:“你看!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你却叫她做端茶倒水的粗活!”

  我又指着柜台说道:“那么相貌平平简直有点丑的侍妾你却让坐在柜台!怪不得这位貌美的美人儿脸上有不悦之色!”

  旅店老板听了,笑道:“公子原来是说这个呀!公子有所不知,这漂亮的侍妾自己觉得有几分姿色,就心高气傲,待人接物怠慢无礼。我却不觉得她有多漂亮!所以让她端茶倒水,压压她的傲气!”

  旅店老板又指着柜台,说道:“那个相貌平平的侍妾呢,知道自己长得一般,待人接物一团和气,我也不觉得她长得丑,所以让她坐柜台算账,宠着她!”

  杨朱听了笑道:“颜公子这回却是以貌取人,错怪这旅店老板了!品行贤良而不自以为是,才会受到人们的爱戴啊!”

  我笑道:“先生说的是,是在下错了!不过我还是喜欢貌美的侍妾!哈哈哈!”

  杨朱听了笑道:“颜公子果然真性情!我这就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我就随杨朱出了旅店,边走边聊。

  我问杨朱道:“先生贵生,那如何养生呢?”

  杨朱道:“放纵欲望罢了,不要壅塞,不要阻挡。”

  我又问道:“具体怎么做呢?”

  杨朱说道:“耳朵想听什么就听什么,眼睛想看什么就看什么,鼻子想闻什么就闻什么,嘴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身体想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意念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耳朵所想听的是悦耳的声音,却听不到,就叫做阻塞耳聪;眼睛所想见的是漂亮的颜色,却看不到,就叫做阻塞目明;鼻子所想闻的是花椒与兰草,却闻不到,就叫做阻塞嗅觉;嘴巴所想说的是谁是谁非,却不能说,就叫做阻塞智慧;身体所想舒服的是美丽与厚实,却得不到,就叫做抑制舒适;意念所想做的是放纵安逸,却做不到,就叫做抑制本性。

  ????????凡此种种阻塞,都是残毁自己的根源,清除残毁自己的根源,放纵情欲一直到死,即使只有一天,一月,一年,十年,这就是我所说的养生。留住残毁自己的根源,检束而不放弃,忧惧烦恼一直到老,即使有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也不是我所说的养生。”

  我听了说道:“先生所言极是!”

  杨朱笑道:“我讲了养生,那么你来说说送死!”

  我知道他这是在考我,随口答道:“送死就简单了!人已经死了,难道能由我吗?烧成灰也行,沉下水也行,埋入土中也行,露在外面也行,包上柴草扔到沟壑里也行,穿上礼服绣衣放入棺椁里也行,碰上什么都行。”

  杨朱听了笑道:“同道中人!同道中人!哈哈哈!”

  远处看到一座大宅院。还没走到跟前就传来酒糟味。我说道:“这家主人一定很爱喝酒!”

  杨朱笑道:“被你猜对了!这宅子主人名叫公孙朝,是子产的哥哥。这子产呢就是公孙侨,是郑国的宰相。所以家里很有钱,这公孙朝家里藏着一千坛好酒。我今天就是来带你喝酒的!”

  进了院子,杨朱引荐了我,大家就开始觥筹交错,喝得酩酊大醉!一连几日,真是醉生梦死!

  喝了几日,杨朱拉我离开道:“好了好了!再这样喝下去真要醉死在这儿了!我还要带你去别的好去处!”

  我醉醺醺的笑道:“先生莫非是要带我去那温柔乡吗?”

  杨朱听了笑道:“果然同道中人!”

  拉着我向公孙朝告辞后,两个人摇摇晃晃的出了院门。

  走了没一会,就看到一个大院落。

  杨朱指着那院子说道:“这家主人叫公孙穆,是子产的弟弟,他的后院并列着几十个房间,里面都放着挑选来的年轻美貌的女子供他取乐!”

  进了院子,正好撞见公孙穆。一见杨朱笑道:“杨老先生有此雅兴来我府里共乐,真是蓬荜生辉啊!”

  杨朱摆手道:“老夫年事已高,身体吃不消了!今日特来引荐这位颜公子来寻欢作乐!”

  公孙穆听了,看向我说道:“果然一表人才!人不风流枉少年,公子这就与我一同去风花雪月!”

  我醉醺醺的任由公孙穆拉着进了后院,里面果然侍女如云,见了我们左拉右拽的进了屋。

  第二天早上醒来,左右两边躺着两个侍女睡得正熟,心里一惊,蹑手蹑脚穿好衣服出门去找杨朱。

  刚出门,却正好碰到那公孙穆。

  他见了我笑道:“颜公子,这一大早要去哪里?”

  我说道:“昨天醉酒,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不知杨朱先生去了哪里?”

  公孙穆听了,哈哈大笑,对我说道:“颜公子果然精力旺盛!昨晚醉酒还玩乐至深夜,最后我让两个侍女把你搀扶回去了!”

  我听了笑道:“哦!杨朱先生怎么没见到?”

  公孙穆说道:“那老头说年事已高,经不起折腾,回府去了!”

  我听了说道:“原来如此!”

  公孙穆抓住我的手,说道:“颜公子你可不能走!我一个人玩得久了,也没什么兴致!有你作伴,才有趣味!”

  如此又在公孙穆后院,厮混了几日。

  天天莺歌燕舞,时时兴起纵欲。真是忘乎所以,逍遥自在!

  这日,来到一屋里,见一个少女坐在床边。

  就上去一把推倒,要行那云雨之事。却听那女子抽抽噎噎的在啼哭!一下没了兴致,起身说道:“你哭什么?”

  那女子哽咽道:“小女本来在乡下田边劳作,不想被路过的公孙穆撞到,见我生得有几分姿色,便强行霸占了回来!”

  我听了惊讶道:“这公孙穆这般蛮横,我当这里的女子都是他买来的呢!”

  那女子说道:“大多是买来的,也有被他强行霸占的!因为他哥哥子产是我国的宰相,没人敢惹他!”

  我听了气道:“哎呀!我真是糊涂!怎么没问清缘由,就和这公孙穆厮混!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那女子却突然跪下,说道:“小女恳求公子救我出去!”

  我扶她起来,说道:“放心,我这就去找那公孙穆!”

  那女子说道:“只怕公孙穆不会答应公子!”

  我找到公孙穆,说了缘由,问他霸占了多少民女,那公孙穆却一反常态,对我说道:“我警告你啊!别多管闲事!你要玩呢,就在这好好玩!不玩呢,就离开!”

  我听了气道:“你怎么能这样?”

  公孙穆说道:“人生在世,只管自己快活!哪管他人死活!”

  我听了,一下怒火中烧,喝到:“好一个哪管他人死活!我今天也就不管你的死活!”

  一掌下去,公孙穆头撞到墙上,死了。

  周围侍女见了,慌做一团!

  我心想一不做二不休,跳上桌子,大声喝道:“公孙穆死有余辜!你们想回家的就收拾东西回家!不回家的就给这公孙穆收尸埋了,继续住在这里!”

  侍女们听了,有的跪下谢道:“多谢颜公子!”

  有的围在公孙穆身边哭哭啼啼。

  我就出门打算去找杨朱。那屋里女子却一把拉住我的手,说道:“颜公子,请你带我走!我已无家可归!”

  我听了说道:“无家可归的多了,我哪能收留得了!”

  转身就欲离开。不想那女子说道:“我知道公子心里觉得我不够貌美,所以不肯收留!”

  我听了一惊,心里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要是像我家曼姬那样美貌,我当然带你走!嘴里却说道:“没有的事!姑娘也生得很美!只是我已有妻室,不方便带你回去!”

  那女子说道:“那公子带我回去做个丫鬟也行呀!”

  我被她缠住走不了,心里又想那子产得了消息要为他弟弟报仇,派人捉拿我,又是一堆麻烦事。

  就随口答应道:“好好好!我带你离开总行了吧!”

  就拉着那女子去找杨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十三章辞别杨朱 来到杨朱家,进了大厅,杨朱正坐着喝茶。 见我带回个女子,杨朱哈哈大笑道:“颜公子真是多情种...
    海若神阅读 22评论 0 0
  • 第二十章一毛不拔 成功劝说了赵王,赵国太子非常高兴,问我说有什么想要的,都满足我。 我一时半会想不出来,说以后...
    海若神阅读 19评论 0 0
  • 第二十五章乐清离开 乐清就像一个精灵,忽然出现在我眼前, 倏忽一下又不见了。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脑海里浮现的...
    海若神阅读 23评论 0 0
  • 慧语禅心:在观世音中观自在 既观世音又观自在,在观世音中观自在,在无我的奉献中现证涅槃,以无尽的慈心悲愿,救度众生...
    淡定之龍的傳人阅读 33评论 0 0
  • 在 Donald E. Knuth 的 The TeXbook 里发现了一个错误: 但是在这本书的 TeX 源码里...
    district10阅读 218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