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草莓一样新鲜

像草莓一样新鲜

“风儿轻轻吹,彩蝶翩翩飞。有位小姑娘,上山摘草莓。一串串呀红草莓,好像那个玛瑙缀……”这首名为《摘草莓》的儿歌,相信很多80后的朋友们都依稀记得它的旋律——这是我们小学音乐课本上的一首歌。而实际上,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不要说草莓,就是苹果、梨、桔子这样普通的水果也不是经常能吃到的。

   我的故乡在白鹿原下浐河东畔的川道里。背后是巍巍白鹿原的层层梯田,种植一年一熟的小麦;面前是汩汩流淌的浐河水,旁边有青青稻田,依依杨柳。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有碧浪滚滚的麦田,有夏忙时收割麦子、拾麦穗的热火朝天,有夏夜打麦场上的嬉笑玩闹、萤火虫的微光,有稻田里肥大的鲶鱼、喧闹的蛙声……唯独没有关于菜园和果园的记忆。

 于是,在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时代,关于水果我有几段特别深刻的记忆:

 一次是六七岁的时候,和奶奶去临潼兵马俑玩儿,途中不知谁给了一个鲜红的桔子,我舍不得吃掉,一直拿在手中,晚上在旅馆睡觉时也放在枕边,在淡淡的清香中安然入梦……谁料第二天早上大人们走的匆忙,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跟着奶奶离开了旅馆,竟然把那个心爱的桔子忘带了!还为此伤心地哭了鼻子……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可是在当时那个很少吃过水果的小女孩心里,这真是一件特别懊恼而遗憾的事情啊。

 有一回是和爸爸妈妈去西安动物园,天气特别热,爸爸怕我口渴,买了一个巨大的鸭梨,记忆中好像有甜瓜那么大,我吃到一半就撑得不行,爸爸妈妈分吃了剩下的一半。如今想起一家人分吃一个鸭梨的场面,已感觉不到苦涩,留下的只是丝丝甜蜜温馨……

 还有一次是在火车上工作的一个叔叔从云南带回来几个菠萝,托人捎给我们。当时只有我和奶奶爷爷在家,围着这个浑身长刺儿的“怪物”,楞是不知道该怎样下口……

 很多关于水果的记忆好似还在昨天,因为稀少,所以珍贵,而今想起依然觉得温暖甜蜜。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大步流星的走进了一个繁花似锦的时代,各种各样的物品琳琅满目,更不要提小小的水果了。菜场、超市里一年四季、天南海北的水果随处可见,而且也改良的越来越光鲜漂亮。可我总觉得它们只是以商品的身份在出现,缺少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乐趣,更缺少了几分接地气的温情。

 终于在这个周末,在好朋友的盛情邀请安排下,我们几位好友带着儿子、女儿们去摘草莓。且不说孩子们叽叽喳喳,像一群刚出巢的小鸟;就连我自己,心中也是难掩的兴奋——毕竟,第一次的摘草莓体验,对谁来说都是新鲜。

 草莓大棚里温度很高,闷闷的像桑拿房。我们都提前脱掉了外套,轻装上阵。孩子们提着小篮子走在前面,边摘边吃,一会儿又突然察觉到自己只顾着吃了,篮子里还是空空的,赶紧快走几步到前面去摘,好快点放满自己的小篮子……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分别进了三个品种不同的草莓大棚,孩子们的篮子都满满的,小脸上的汗珠也流成了小瀑布……碧绿的叶,洁白的花,映衬着孩子们通红的小脸,他们激动地抱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一刻都不愿意放下……为了保持草莓新鲜,主人叮咛孩子们给草莓覆盖一层叶子,只见宝贝们温柔的给自己篮里的草莓盖上叶子,嘴里还念叨着:“小草莓快睡觉吧,我们一会儿带你回家……”

风柔柔,柳依依,草莓鲜香,童心烂漫。我们沉浸在“累并快乐着”的劳动体验里,沉浸在人与自然亲密接触的氛围中,更沉浸在友情的甘美芳醇中。闭上眼,深呼吸,不经意间,我仿佛又嗅见了童年那个遗失的桔子的甜香……

热爱生活,亲近自然,让自己的所有行为简单易行,遵从心灵,向内行走。摒弃那些无用的虚荣和嘈杂,以一颗单纯的心灵去生活去付出去体验,然后你会发现——

每一天,都像草莓一样新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