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良短篇(戒同所)

“你抱够了吗,可以松开我了吗”

“孟哥……我是九良啊”

“我知道你是周九良,我又没失忆”

“孟哥你……”

“给你买的,手里抱着那个扔了吧”

“孟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很好,话说你什么时候能松开我”

从进门开始九良就一直抱着孟鹤堂,没撒开过,可这孟鹤堂,语气冰冷,面无表情。

“孟哥,你真的戒了?”

周九良有点不相信,他不信那么宠着自己的孟鹤堂真的没扛过戒同所的折磨,真的戒了。

此时的周九良已经慢慢的放开了孟鹤堂,他渐渐的明白了,看来,孟鹤堂真的不爱自己了,自己也不能总死皮赖脸的缠着人家不是,人家还得娶妻生子呢。

“孟哥,你走吧,以后我只是你的师弟,如果你不嫌弃,咱俩就继续搭档。如果你有更适合你的捧哏了,想裂穴了,也没关系,我可以说单口”

“哦”

门外,孟母跑了进来。

“儿子,是妈错了,妈一直以为你这是病,我一直都排斥你这种行为,妈没考虑你的感受,妈以为戒同所可以让你变正常。刚才姐姐和我说了,戒同所是违法的,从那里边出来的都不是以前的他了。妈对不起你,是妈毁了你,也毁了九良,他还这么小……妈,不是个东西啊”

说着,打了自己一巴掌。

“妹子你这是干什么,你能想明白就好了,现在已成定局了,堂儿已经这样了,你就算再怎么道歉你也不能挽回了。”

“姐我对不起你啊,我不仅毁了堂儿,还连累到了九良”

孟母自责,早已哭成泪人……

孟鹤堂缓缓开口:“说完了,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有些话想跟周九良说”

孟母连连答应:“好,你们好好聊,我跟姐姐就先出去了”

孟母和周母走了以后。

“孟……师哥你想说什么”九良背对着孟鹤堂,他怕孟鹤堂看到自己在哭。

“周宝宝,我抗住了,你哥挺住了。给你新买的小恐龙,喜欢吗”

周九良一脸不可思议,回过头来看见自己的孟哥张开手臂,对着自己笑,那笑容,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仿佛置身于暖阳之中。

“孟哥……”

周九良再一次抱住了孟鹤堂,抽泣着说:

“孟哥……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孟鹤堂给周九良顺了顺毛:“好了啊,周宝宝,孟哥这不是回来了吗,不哭了啊,咱们俩永远不可能裂穴,孟鹤堂后面只能跟着周九良啊”

“那……孟哥,你在那里边有没有有受伤啊,疼不疼”

“没事,孟哥不疼,他们没对我做什么,听话,咱们好好吃饭,好好说相声,小恐龙给你买了新的,孟哥也回来了,咱们开开心心的好嘛”

周九良擦了擦眼泪,“好,只要孟哥离开九良就好”

“看你那样子,跟个橘猫一样”

孟鹤堂说完了这句话吻上了周九良,这吻,热烈而深沉,给了周九良足够的安全感。可没人知道,他孟鹤堂在戒同所是怎么过来的,他什么都不说,就让这个事情成为一个秘密,永远的烂在肚子里吧。

孟鹤堂和周九良,说了一辈子相声了,也有了自己的得意门生,徒弟们也都羡慕自己的师父会有这样的感情。

孟鹤堂和周九良在丹麦这个允许同性的国度,结了婚,据说那天阳光很好天色正暖,孟鹤堂和周九良在同一个时间发了微博:

“姻缘有份,愿你嫁我”

配图是两个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和两枚闪闪的婚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戒同所里,孟鹤堂遭受着惨绝人寰的折磨。那罪恶的人手里拿着孟母给提供的周九良的照片给孟鹤堂看,一边用着电击仪器,一...
    亓鹤阅读 222评论 0 1
  • “九良,乖,等哥出来了,哥给你买小恐龙” “不要!孟哥!九良只要你!” 那天的阳光很暖,如果不是发生了那样的事谁都...
    亓鹤阅读 276评论 0 3
  • part11 我只要身边那个人是他 不知不觉这个年也过去了,孟鹤堂带着周九良去师父家,虽说年早已拜了,但是师...
    W勿衣W阅读 617评论 0 10
  • 渐变的面目拼图要我怎么拼? 我是疲乏了还是投降了? 不是不允许自己坠落, 我没有滴水不进的保护膜。 就是害怕变得面...
    闷热当乘凉阅读 2,131评论 0 11
  • 夜莺2517阅读 3,038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