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流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孩提时,面对有关童年的作文题目,总觉得千头万绪,无从下笔。思忖良久,我才能生拉硬套出一篇牵强的作文。也许,当生活中充满了轻松、自由和爱的时候,反而觉得幸福稀松平常,无意珍视。转瞬间,我就被时间催促推搡着踏入了成人世界,早已过了被迫写作文的年纪,童年的种种琐碎回忆,却在这时汹涌澎湃,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

    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连青春都快要消耗殆尽了呢?是走在马路上,看到以往觉得威武高大、无所畏惧的“警察叔叔”,帽檐底下的脸却是一团稚气,不过是与我相似的年纪;是发现孩提时代觉得神圣光辉的“幼儿园阿姨”,竟然比我还要年少;是看到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只歆羡他们朝气蓬勃的脸庞,映衬得臃肿的校服也闪闪发光;是在公园里被走路磕磕绊绊的小朋友甜甜的喊“阿——姨——好——”时,不再手足无措,而只想摸摸她圆圆的小脑袋。

    现在在日照的夏天,每当结束了繁重冗长的晚课,轻松地从校园里一棵棵树冠招摇的树下走过,听风拂过树叶的悦耳的沙沙声,那声音就载着我飞回了十余年前的故乡,那个姥爷牵着小小的我去杨树林捕蝉的清凉如水的夏日傍晚。姥爷一路上都在逗我开心,一会儿说要让我爬树捕蝉,一会儿说捕不到蝉姥姥不让我们回家,但我知道我的老顽童姥爷素来喜欢逗我玩,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回忆里也只剩下模糊的话语闪着温暖柔和的光,但那一路上若有若无的甜甜的夏风,姥爷慈祥、快活又调皮的笑颜,暖暖融融的月光,月色下的树叶风移影动,水晶般透明清澈的空气,清新的泥土的气息,草丛里小昆虫细小婉转的叫声,归家农人的爽朗笑声,和姥爷在一起的轻松闲适,交织在一起,那么鲜活生动的刻在我的脑海里,仿佛只要闭上眼,就能再次置身其中。当时的我委实是一个拖油瓶,姥爷为了照看我,最终只捕到屈指可数的几只蝉,但我们爷孙二人还是欢天喜地地往回赶,姥姥正在家等待我们的凯旋呢!

    沉浸在童年的回忆中无法自拔,我忍不住打开微信和爸爸妈妈一同回忆往事。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曾挑衅看家犬被它追着满院跑,挑衅马蜂被马蜂蛰,和爸爸吵了架就写爸爸的“大字报”,那些曾经有糗又傻的小事,现在我只想一遍遍重温,一遍遍擦亮。

童年如今只能在记忆中追寻了,而随着年岁渐长,我慢慢的,慢慢的了解到,所谓人生,大家都差不多,都八九不离十,而只有保管好自己的星星口袋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就算是在八九不离十的人生里,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每当那时,别错过它们,要好好收集在自己的星星口袋里,这样,以后在孤独无助的时候,伤心难过的时候,疲惫的走不动的时候,就可以一颗颗掏出那些星星,熬过那些时间了。那些童年的细碎琐事啊,就是我永远不会熄灭的星星。

    我也曾拥有过天真烂漫的童年,获得家人无尽的爱,时光不曾亏待于我,我想我可以随时做好准备被小朋友们叫“奶奶”了。

    再次打开手机,看见爸妈发来的消息“在爸爸妈妈这里,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地理与旅游学院 吴泽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