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这不是初恋(9)

一无戒365训练营极限挑战第99篇

上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理课

惠老师带来一个消息,说下午要进行一堂集体心理课。

我们都很好奇,孟雪莹说惠老师请的心理老师是她的小姨。

这个小姨很漂亮,五官很像梅婷,个子高高瘦瘦的,与孟雪莹的纯真相比,小姨是一种成熟和知性美,只在小姨开口说话的一瞬间,那种温柔又很有磁性的甜蜜的声音,一下子融化了男生们的心,被全体男生奉为女神了。

小姨向我们娓娓道来,讲了青春期的心理特点,一是动荡性:因为独立性增强带来的否定心理,对权威的否定和不建全的世界观带来的矛盾相冲突。二社会性:对社会生活的兴趣越来越广泛,更多地进行关于集体和国家的思考。三自主性:心理上渴望脱离父母的束缚,自信心和自尊心增强,有可能因为掩饰带来心理闭锁。四不平衡性:介于成熟和不成熟之间,人格的冲突易造成情绪冲动。五进取性:青春期血气方刚,反应敏捷,不安于现状,更富于进取,乐于开拓。

小姨神采飞扬,为我们的冲动,为我们的羞涩,为我们的叛逆,为我们的自负找到诠释,让我们了解了自己,消除困惑。

小姨还讲了几个案例,让我们对不正常的心理状态有了正确认识。

比如网瘾症。其实这是一个全民网瘾的时代,不光我们这些青少年对游戏有瘾,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中间是我们的父母,下至刚会说话的小孩儿,哪一个不是玩起手机来忘乎所以,离了手机就焦虑?这样的社会影响,也在无形中给我们这些人一种心理暗示,手机是不可或缺的。我们拿到手机,最大的乐趣除了聊天,当然就是网游啦。对于自制力尚薄弱的我们来说,自律太难了,所以就会有大量的网瘾者出现。还好,我也爱玩儿,但我还不至于成瘾。

再比如考试恐惧症。说实话,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虽然我们都怕考试,都对考试成绩耿耿于怀,但恐惧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或是一提考试就出虚汗的地步,也还是不能想象的。

“大不了考个零蛋,也不至于怕成那样吧?”同桌在我耳边嘀咕一声,我没理他。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嘛,这不是最让人震惊的。

还有强迫症。这个我知道,我就有些强迫症的倾向。而且我的强迫症只针对做数学题。我总喜欢一遍一遍地反复验症我的计算结果,因为我不能确信自己的计算没问题,为了达到完美,我不得不一次次验证它。如果哪次我的数学成绩不理想,肯定是因为我过多地验算影响了速度,导致后面的题没做完。为了改变这个习惯,我不得不接受辅导班老师的建议,只计算,不验算,加快做题速度。当然,还好的是,我没有到事事都强迫自己去验证的地步。

更严重的还有焦虑证和抑郁症。抑郁症我知道,前一段吵闹得历害的娱乐圈乔任梁自杀事件,据说是因为抑郁症。像我这样的阳光青少年,是无法想象那种心情压抑、精神不振,缺乏信心和动力的状态的。

“阳光正好,适合散发靓丽。哪里来这样的阴雨缠绵呢?”同桌装逼的样子让我想揍他。

“shit!”我咬着后牙槽说。

同桌瞄了我的脸几秒钟,乖乖地闭嘴了。

焦虑症是什么样的呢?惶惶不安,忧心忡忡,意志消沉,精神紧张,我们班马小然倒有些贴近这样的事实。

马小然的成绩一直不好不坏,他是个在人群中被淹没的角色,永远坐在角落里不声不响,像是很努力的样子。他跟我住一个小区,有时会和我做伴上下学,一路上总絮絮叨叨地没完,我骑电动车,他怕我碰车,我骑自行车,他怕爆胎,我走路,他怕迟到。他自己怕考试,怕他妈妈训,怕被女生说,怕被男生欺负。简直是一个受虐枉想症。

对啊,除了焦虑症,我还知道枉想症。

这些枯躁的名词对我们充满了吸引力,我们并不像外表显示的那样蛮不在乎。青春期有好多迷茫是自己无法解决的,就算我们一直在反抗,但说到底是另一种渴望,渴望被父母的关心,被老师的理解,被同学认可。

这堂课上得太好了,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专注地盯着小姨美丽的面庞,渴望她再多讲一些。

这一次的下课铃也是我们唯一不愿听到的一次。孟雪莹越过几个站在过道的同学,抱住了小姨的胳膊:“你讲得太好了,小姨,我没听够。”孟雪莹从没在我们面前撒过娇,她撒娇的模样更好看了。

我有些失神地盯着她的脸看,没防备小姨扫过来的眼神,我慌乱地埋下头来,在本上乱涂一阵。

“没听够啊?回家我接着给你讲,好不好?小孟同学。”小姨的声音那么好听。

另几个同学围上去问问题,小姨都一一回答,我也很想去,却一时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只得呆呆地坐着。

“嗨,想什么呢?你说我是不是也有枉想症啊?我老幻想着天下掉下个全校第一名砸中我,或是有五百万砸中我也行啊。那我就不用上学了。”同桌拿胳膊肘捣了我一下。

“屁,你那不是枉想症,你是老年痴呆症。”我鄙夷地看了同桌一眼。

“哈哈哈,我看也是。”后座的丁晧跟着凑热闹。

小姨终于还是走掉了,我失神地望着孟雪莹和小姨的背影,突然有些伤心,我怎么没有一个这样的小姨?

“妈妈也学心理学啊,你有什么问题妈妈也可以给你解决。”妈妈听我夸了一通孟雪莹的小姨后,有些不平衡了。

“不一样的,老妈。”

“你小姨也很亲你的。”老妈非要拿牛头去对马嘴,我也是醉了。

“她小姨是一个完美结合,那个完美是我们男生对未来女朋友的想象。我这样说你可以理解了吧?老妈的角色怎么可以替代呢?你又总那么严肃,情商也不高,总拿我的嘻哈风当认真的。”

“哦,那要这样说的话,的确是妈妈没理解透。唉,妈妈承认自己没什么情商的。幸亏你不随我啊!”

“好吧,达成共识,这堂心理课没白上啊!”我的话竟然让老妈哈哈大笑了一场,也是意外之喜,原来老妈也不是总不开窍。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