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7

前天算和洪哥第一次吵架了。

可能也算不上吵架,爭執吧。原因我都快要想不起來了,一開始是是說他在家裡幫忙這種算不算是工作經驗,我覺得他不是真正走進社會裡,不算,他覺得算,就這麼的爭執了起來。也許是那天天氣過分燥熱,我感覺到自己的情緒似乎到了爆炸的邊緣,就沒好氣的說,算了算了你說是就是好了關我什麼事。看起來像是妥協吧,其實也是一種反擊抗議。洪哥許是感覺到我生氣了,立刻笑著逗我,我卻不愛搭理他。

正巧當時是陪他去銀行辦事,接完這一茬就到銀行了。雙子的脾氣真是來的快去得快,不記仇的。我在一邊等了他一陣,刷了一會微博,他再回來找我的時候我已經完全忘了前面為什麼不開心。

香港的辦事效率是機差,我後來又等了他一陣,大概一共等了他一個多小時吧。

那天是剛剛結束所有期末考試,心情輕鬆,可能潛意識想著晚上會有什麼活動慶祝吧。

但那天洪哥也因為信用卡一筆賬查不出來顯得有些心煩和心不在焉。又因為突然和別人相約第二天要一起去辦study tour的簽證,需要準備一些材料,搞得我們的schedule瞬間變得緊張又混亂,因為必須得各自回家拿到我們的證件,再送去影印。在這種情況下,洪哥一直堅持的要送我回家就著實顯得有些冗餘了。在五月燥熱的空氣裡,在一片混亂的行程里,我說不清自己是不滿長時間的等待,還是不滿這往返折騰沒有效率的多餘做工,又或者是不滿隱隱的一些小期待落了空,總之我是不開心的有些說不清的委屈,而洪哥呢,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無措吧。

但真的是所幸吧,所幸,我們在一個對的時間相遇。

可能曾經,我是一個自私天真作天作地的女朋友。可能曾經,他也是一個不解風情笨拙幼稚的鋼鐵直男。

如果是曾經的我們相遇,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如今的我,可以在想發脾氣的時候忍下到嘴邊的氣話重話,只是有些賭氣的說句算了關我屁事。其實我的性格,只要忍過了那一時的氣頭,後面很容易就忘記這件事。但往往傷害就在氣頭上造成了。而如今的他,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改變吧,總之他會仔細的思索我究竟是因為什麼而不開心的,然後小心的問我,試探的說那我們這樣或那樣做好嗎。但其實很多時候我也說不明白我到底是因為什麼不開心,可是只要他這樣子問,我就覺得很貼心再不想和他計較我究竟是為什麼生氣了。

但這只是我們之間第一次出現矛盾,漫漫長路,如果以後還有很多次,無數次,我希望,至少我自己不要失去控制,能每一次都像這樣克制一下自己。多想想眼前這個男人對妳的好吧,妳真的要用現在說不清來由的脾氣去傷害他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