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恶心的苍蝇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和善的我也变的那样的眼里融不得一粒沙子。

总是遇到那些人,无数次的挑战底线,以为我不说,不吵,就没事,一次,好可以,我以为是你不小心,我可以很容易的原谅你,二次,好也行,我觉得大家能遇见不容易,我可以理解慢慢的原谅你,三次了,即使我的心和菩萨一样的软,好最多事不过三,我包容你,我自己在心里告诉我自己,做人不可以怎么的小气,应该大度一点,毕竟是朋友,,,,四次、五次、六次……我也不知道,我看开了多少次,原谅,包容了多少次,一次又一次,的,这样冷漠以对,有意思嘛,天天一副包公般的黑脸,故意和我们唱反调,有意思嘛,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我以矛,我又何必用我的有血肉之躯来抵挡,既然相谈不欢,那就冷漠如路人吧!

    毕竟我的肚量太过狭小了,撑不了你这座大船。。

  对于一些人,她与他的恶心程度,不亚于像是吃了只苍蝇的恶心,而对付这种恶心,就是把这只苍蝇给吐出来,要是咽下去的话,说不定会带来什么病来!!!

     成人世界里,耿直的我,还暂时学不会,须臾蛇伪,并不是每个人都入的了发眼的,有着即好,无着省心。。

来自2017年4月23日,21岁的我,还是个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