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43)

东华闻言一怔,没想到凤九天真无邪的一通乱猜,竟然还真的说中了自己的心事,一时间他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作答。

凤九见自己胡诌的话帝君竟然没有反驳,便大胆猜到:“难道凤九猜对了?帝君真的经常梦到凤九?”凤九声调里带着的微讶已经变作惊讶了,还带着一丝惊喜。

帝君见凤九如此反应,便道:“若是真的又如何?若是假的又如何?”

凤九的脸微微垮下去,道:“帝君既这样说,那肯定便是假的了。”

东华却执意问道:“你还没回答我。”

凤九意兴阑珊:“若是真的,凤九自然非常高兴;若是假的,感念帝君你怜惜凤九的一番苦心,凤九也仍然十分高兴。”

东华心下微酸:“你怎么这么傻?”

凤九更加沮丧:“凤九早就知道帝君你是挂在墙上的神仙,根本没有七情六欲。便是有,也不可能是对着凤九这般的黄毛丫头,但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固然帝君的那个世界里没有凤九,但凤九的这个世界却是为帝君而造,即便你从不顿首停驻。”

东华被凤九的一番话打动,忍不住道:“其实本君……”

正说话间,门外传来一阵笃笃的敲门声。

“是谁?”凤九道。

“禀殿下,小仙是太医座下的药童,特奉太医之命替帝君的伤口上药。”门外的小药童道。

凤九知道是小药童,连忙将他迎进来:“快请进。”

这小药童看着年岁不大,仍是个少年模样,乍见凤九这等漂亮的美人还有些羞涩,将背着的药箱放置在桌子上后方道:“殿下,小仙要替帝君上药了,还请殿下回避。”

凤九有些犹豫,帝君不对她说实话,她也不知帝君究竟是真的没事还是强忍伤痛。她关心帝君的伤情,如果不能亲眼看到心里总有些不放心,因此凤九问小药童:“我可以不回避吗?”

“这个……”小药童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只不过是例行的问了一句话,倒不知这位青丘的殿下会给出一个出人意表的答案。于是小药童看向帝君:“若是帝君不反对,小仙并无异议。”

凤九闻言恳切的看向帝君,想说的话都写在了一双大眼睛里。

帝君显然看不懂凤九暗送的秋波:“凤九,那你就回避一下吧。”

凤九心里有些不高兴,不知帝君是真心想让自己回避,还是仅仅不想让自己看到他受伤的惨状。

凤九不肯答应,便威胁道:“你若是现在让我出去,我就再也不来看你,就让你的原芹妹妹日日照顾你。”凤九心知这威胁简直毫无杀伤力,若帝君真要她此刻回避,明天自己还是会巴巴的跑过来,谁让自己喜欢他、担心他,根本克制不住想要见他的欲望?

凤九这样想着心里就有些难过,前两日自己受伤时,帝君非要知道自己的伤情,还强行撕开她的衣服要替她治伤,他对自己这么关心,可为何自己能为他做的却如此少?且不说换药,就连知悉他的伤情都没有权利。

帝君是因何受伤?为了补下她凤九捅出的林亥这个娄子!更为了凤九陪他下凡历劫却莫名失去的九成法力!帝君受伤背后的始作俑者皆是她凤九,她欠帝君的何其之多!若说帝君无法回应她的一腔真情,她又该如何回报帝君的一番恩德呢?毕竟真情这个东西是虚幻的,可是恩德这个东西,却是帝君拿神仙的性命和修为换来的。在这一场经历里,凤九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只不过无所得到;而帝君却是失去颇多,还换来一堆并不想要的得到。孰是孰非、孰轻孰重,一番掂量后凤九觉得自己实在愧对帝君良多,何况现在自己还在这里冲着帝君使小性子。但是,白凤九,你凭什么?

想到这里,凤九的眼眶变得通红,感觉下一秒就快哭出来。凤九不想当着小药童的面失礼,便打算不惊动任何人离开。

帝君却也注意到凤九的情绪变化,不知她此刻到底想到什么,为何眼底会闪过那么多的愧疚、悲伤与哀痛。如果此刻让凤九出去,帝君倒真担心事后不知去何处寻她,再想到她头先所说的情之一字的言论,对她更增爱怜,于是终于松了口:“凤九,你就留下吧。”

见凤九微带泪光的眼睛看过来,不知怎么又补了一句:“顺便学一下如何替本君换药。”

凤九见东华改变主意,心里也略微变轻松,急忙走到小药童身边,仔细看着他是如何在换药。

小药童此刻已让帝君趴伏在榻上,又脱去了帝君的上衣。凤九第一次见到帝君赤裸的上身有些脸热,帝君的背部十分宽阔,突突的鼓出了好多块肌肉。帝君微一动弹,他的背部就好像层峦叠嶂的山峰,一峰带着一峰,起起伏伏的,看得凤九心痒痒的。只是那心痒还没维持多久,凤九就见到帝君的背部有两大块伤口,一块靠近右背,一块则靠近腰部。这两处伤口都溃烂了,出血得厉害,看上去触目惊心,右背处的伤口因面积较大看上去更为严重。凤九光是看着都觉得可怕,更不敢想象帝君如何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小药童先是取出一瓶药水替帝君清洗伤口,接着又拿出另一个瓷瓶要替帝君敷药,口中提醒道:“会有些疼痛,还请帝君忍耐一下。”

帝君“嗯”了一声,那小药童便开始上药。凤九见药粉洒向帝君伤口时,帝君的身体整个紧绷起来,背部的肌肉尤其明显,像是被冻结了一样,可是身体又在隐隐的发颤。帝君呼吸的频率却明显加快,虽然强忍着抽气声,但在落针可闻的房间里,仍然让人忽视不了。

凤九无力的安慰道:“帝君再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终于,小药童上完了药,又替帝君将伤口包扎好,再将需按时换的外敷药交代给凤九后方离去。

送走小药童后,凤九看向仍趴在床榻上的帝君。帝君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再穿上衣,怕牵疼他的伤口,因此凤九只替他盖上薄被,然后关切的问道:“好点了吗?是不是疼得厉害?”

凤九见帝君趴在玉枕上满脸的汗,便想拿锦帕替他拭汗,结果找遍全身也没有找到,凤九估摸着可能是头先去请太医时不慎弄丢了。床榻上还有一条原芹刚刚遗下的帕子,凤九自然是不肯用的,将它丢到了一旁的桌上。找不到其他帕子,凤九最后干脆用衣袖去替帝君擦拭脸上的汗水。

见帝君终于缓过来,脸上的汗水也渐渐少了之后,凤九放下心来,坐到了床榻旁的软凳上。东华此刻已经回神,便道:“你坐过来一些,挨着本君,就坐在塌上。”

凤九有一点点迟疑:“挨那么近不太好吧……”

东华突然道:“似乎是背部的伤口也影响了视物,你坐在床榻边的软凳上,本君都看不太清你,因此想让你坐得近一些,好让本君看得清楚。”

“什么?”凤九大吃一惊,连忙凑近帝君,又伸手在帝君眼前挥了挥,担忧道:“真的看不清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