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松子一生 l 做到这三点,她将不再被嫌弃

随着片尾曲声中,突然对这个《被嫌弃的松子一生》剧情的释然,也更加明白了松子为何总被人嫌弃。

松子她从小没有健全的人格,没有独立的自我,不聪明,没有游刃有余,她傻,她好笨拙,她过分的善良,她不能微妙地把握“度”,她总是在作出错误的选择,她所有的不幸都是自己的情商太低的结果。

她原本可安安静静的做一名音乐老师,可是这一切的美好与安静没有跟她相守下去,她被冤枉,无处申辩,倘若她能够做到三点,她的人生就不会那么悲惨,也不会被嫌弃的无处可栖。


一、随着年龄的增长,要善于和不健全的自我挥手告别,建立独立的自我。

松子,小时后的松子没有健全的人格是因为缺乏父亲的疼爱,在他看来父亲只喜欢旧病卧床的妹妹,带回来的礼物也只有妹妹的,而自己站在楼下望着二楼的门慢慢的移动至被关闭,那一刻的她选择歌唱。

记忆深处最欣喜的也只是父亲带她从医院出来到餐厅里吃了一餐饭,这一餐就让她满足得不要不要的,这也是她跟父亲靠的最近的一次。

到今天为止,还有很多人深受原生家庭的影响,没能拥有自我的独立人格,被留守,被抛弃,在家庭暴力中长大,不被重视,特别是我认识的一位姑娘,她那里一直沿用着重男轻女的思想,而她最大,所有不公平的待遇都偏向她。这些都给它造成了不可抹灭的伤害,就如松子那般,无处可说,可倾诉。


二、不依附男人,做自己的倚靠者。

我敢说家庭影响她的不仅仅是不健全的人格,更多的是促使她那种强烈到只想得到一份爱,于是选择跟不同的男人同居。她用尽心机让对方高兴、希望能让一切麻烦消失,更希望人们能主动将麻烦跳过,换取快乐的人生。

但松子的每一个男人都处于社会的中下层(潦倒的尚未发迹的才华作家、才华不甚高的有妇之夫、忠厚老实却缺乏深情的理发店老板、小混混学生),性格有着明显的缺陷(脾气暴躁、背叛妻子、愚鲁、莽撞),都是一般女人所不会接近的,如果她多爱自己一点,不去依附男人,自己也能抵抗孤独,那么这些是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即便他们却构成了松子每次渡过难关时唯一的最重要的理由。她暗示自己,自己活下去不为自己,而是那个她深爱的人。但我仍然觉得这样的一生是悲惨,是应该让人怜悯的,不管怎样都不应该是被嫌弃的。

可是,她的骨子里没有太多的隐忍,太过于善良,总为一个男人倾尽所有的信任,倾尽所有的爱。

难道她没有想过这些吗?她想过。

可是当曾经自己小偷学生多年后回来找她,她本可以拒绝的,可是她还是选择错了,跟他一起前续十几年前的师生恋。

在看剧的过程中,我想过无数回,像松子那样的女孩,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可是她选择了承担后果,并且乐观积极到没有脾气的去面对。

这难道还不够吗?

答案是不够的,是因为,她不能承受太多的孤独,不能够自己独立起来,这一点也是让我最心痛的一点,她爱别人总能爱到极致,到最后却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

那些弱的逆来顺受,求不得的爱情。都是她一生难以解脱的困境。


三、常常与自己的家人沟通,并懂得自我接纳。

很多次,松子都是可以从悲惨的爱情中解脱出来的,可是她没有,每一次刚从上一段无助的爱情里挣脱出来,她迅速投入到下一段恋情中。

她没想过把孤独留给自己,甚至在孤独还没到来之际,就已经找到下一段恋情了,每一段都认真对待,每一次都不被爱。

这跟她小时候与父母之间的沟通甚少,她发现自己说话父亲不爱听,于是学会做鬼脸讨好父亲,她向自己的妹妹大喊“你一点也不可怜!”她为了获得自由,离开了被病痛缠绕,父亲忧郁压抑的家。她甚至在离开家以前,惩罚了妹妹,将柔弱的妹妹掐在地上

妹妹过世后,父亲因为松子离家的思念而痛苦,但他也不曾试图寻找她。他看似沉默坚韧,实际上在处理家庭关系里他失败的一塌糊涂。父亲如果能去找她,责备她也好,告诉她被原谅了也好,无论如何对两个人都是安慰。

难道父亲没有错吗?可这些惩罚都成为松子一生的罪。这一切都源于他们之间缺乏了沟通,哪怕就是一次长谈,他们都没有。

松子有那么多优点,唯独少了一份与人沟通的心。

当然从整部电视剧造成这么悲惨的命运,关键在于编剧,正是编剧将松子的好,松子的毅力,越加的让观众心里觉得难受。

特别是在屏幕出现最多的一句话:生而为人,对不起。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说明了一场难以想象的悲惨,而后悔当初苦苦的走了一遭?

她感动了这么多人,也是因为松子过的是身为女人的我们能够过得最差的人生。社会和女人自己对洁身自好的要求,使得女人的堕落一般是从两性关系开始。

加上女人天生的依赖心理,又使得她们很容易把某个人当成是生命的中心和全部。在接纳真实的自己以后,爱情才能锦上添花。对松子来说也不例外。

因为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权利实在太少,太窄。真实的社会接受这一点还要很久。也许就真的想剧中所说那句话:人的价值不在于得到什么,而在于付出了什么。

这也是最值得我们去领悟的一句话,不管怎么说松子所受的一切,我想她已尽力了,终其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为照顾别人的情绪而生,从幼年的爹,到后来的每一个男人,她是一个可以为了讨好别人而失去自己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