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语|速食干拌面

我是公子胡吃,我和朋友颖王爷在一个古镇上开了一家叫“食不语”的小店,专做美食,也讲故事。我们想给每一道料理写一个故事,今天恰好是第五十七个。

食不语|速食干拌面

我们这儿有一个女食客,工作日里经常加班,等小店快打烊的时候,就拿着一盒超辣火鸡干拌面来加热。

最初走进“食不语”的时候,她还有些羞涩,用极为低小的分贝问我:“请问这里可以加热干拌面吗?我可以付加工费。”

脸红红的,局促不安地望着我。

于是下一秒,一缸子热水“哗啦啦”地滚进她的干拌面盒子中。

在我很小的时候,属于我奶奶的那个年代,大街小巷的路牙子边,会有一些人摆着卖香烟的大木盒子,或者一张四方小木桌,上面的玻璃杯盛有茶水,一杯一毛钱,供过路的人解渴。

那时候的生活很慢,卖茶的人跟卖烟的小伙伴常常组一个棋局,引来路人围观,久久不肯离去,便也能买两支烟一杯茶喝喝。

那就是我最初理解的“烟火人生”了吧——卖水。

“面好了,我给你倒掉里面的水吧。”

她看我有些殷勤,便慢慢不再拘束,将酱料挤入盒子内,“咵哧咵哧”地搅拌起来,然后一饮而尽我递过去的一杯大麦茶,就开始像享受珍馐美味地吃起她的面来。

来的次数多了,便也聊了起来。她在“食不语”不远的写字楼工作,公司不大,人员不多,情况却异常复杂。

“公子,你上过班吗?”她又一大口地吞下一团面,比我还海量!

“哦,上过,不过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我甚至都想不起来当初为什么要辞职去流浪了,总之,上班这种不能随时吃零食还被人监视的活计,还是不太适合我的。

“那真好。但是我虽然有时候对于上班这件事很郁闷,但是又以它为荣。”她面色油光,大抵因为刚吃完面,糊上了蒸汽,一闪一闪的,带着眼睛都开始冒着小宇宙。

她做销售,谈不上美,口才也一般,唯一拿的出手的,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文凭。

然并卵,还是遭排挤。

我问她销售什么?她笑得很甜美,说反正不是吃的。

她不销售吃的,还常常来“食不语”点餐,我对她很是欢迎。

一直没好意思问,为什么每次加班前都要吃速食拌面,这种东西又没营养还不好吃,她倒是先告诉了我原因。

公司有餐厅,很多同事会在里面聚餐,有的也会从家里带饭,微波炉热热便吃了,看似在一起饮食,聚会,闲谈家长里短,却容易惹出一堆是非。

所以她总会跑出来到“食不语”吃饭。

“我入职半年,做事很认真努力,用自己各种微弱的人脉去销售公司的产品,同事接个孩子或者请个假,我也会体谅得帮加个班,完成任务。我妈告诉我,出门在外,我帮了人家,那么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有人伸出援助之手。”

“按照这个套路,你显然没有得到应有的援助之手吧。”

“嗯。我本身觉得付出未必有回报也正常,可能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吧,但是有一天我发现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同事,在背后讲我吃饭挑剔矫情,不吃青椒不吃鸡蛋,那感觉就跟看前男友在朋友圈公开秀恩爱一样……”

“唉!都是爱过。”我感慨了一下儿。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好似觉得我这个比喻稀奇得还蛮有道理一般,喝了口茶,接着讲下去:

“吃饭看似是休息放松的一种方式,可是有人情的地方,就有是非吧,我宁愿捧着我的拌面找一个喜欢的地方,慢慢享用,因为我从小就觉得餐点本该就是最幸福的时刻。”

年末,我忙于布置“食不语”,很少听到有人抱怨生活,或者吐槽现状,可能因为有求,达不到才会失望吧。很多人说我们这家店是一个吃货的乌托邦,有故事,有朋友,还有美食和快乐的心情,我虽然最不喜他人说我“鸡汤”,但是能让一个人从困顿中走出来,还是很乐意的。

“所以,你就逃避了你的工作小伙伴?逃避了你正常的夜间饮食?拌面这种速食的东西连我都不愿常吃哦!”

她突然间脸红起来:

“我在攒钱,想买飞机票去香港参加一个面试。”

她所说的面试,在毕业前就开始准备了,因为缺少应聘条件中的“有工作经验”,便一直在有关领域实习或是打工,终于2017年迎来了又一轮新的招牌,她想去试试。

“据我来看,去香港来回机票不到两千,你这半年的积蓄也该够了吧,这段时间干嘛这么委屈自己?”

“哈哈,算是卧薪尝胆吧,而且我去应聘的公司与时尚有关,去前还需要置办一套合适的衣服和包包,背水一战!人,不可能永远藏在纷扰的群体中吃泡面吧!”她尴尬地又笑了笑,“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些,我想我有点儿自卑,怕做不成事情,被人笑话。”

“姑娘,你看本公子胖吗?”

“不胖啊,公子你也就九十斤左右的样子吧!”她疑惑地望着我,等待下文。

“嗯,我确实不到九十斤,可是我每天的饭量却是王爷的两倍呢!你看我多对不起消化的食物,可是我还是可以理直气壮厚颜无耻地吃呀!”

“公子,你其实一直在吃的方面,就没有底线过的……”咳咳。

接下来的半个月,姑娘就再也没有来过。

在晚间的那段时间,缺失了泡面的味道,我还是挺想念她的,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孤零零地在香港那个种植业匮乏却物资丰富的小岛上过得怎么样,就这样,想啊想的,我再次见到了她。

“公子!我听你的话,带了十盒泡面去香港卖,赚了一支口红的钱,呐,带给你的。”她的嗓门不知道何时充满了神力,如此自信地充斥在整个小店之中……

于是,王爷抬眼望了望我,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无言。

“今天要吃点什么?”

“还是拌面,外加肉肠!因为……我成功啦!”本公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给抱得紧紧的,略微的羞涩。

肉偿?嘿嘿,人家喜欢男人的啦!

王爷只在旁边作笑,可能也为她开心,可能是看到我的挫样甚为欢喜,反正管他呢!

“我今天也要碗拌面,也加肉肠!肉肠!还有一个卤蛋,两片娃娃菜,三条蟹棒,四块肉筋!”

……

她跳槽后,听说工资涨到了年薪50万,我一来为她开心,二来又有些郁闷地跟王爷撇嘴:

“你说咱收她的加工费是不是收少了?”

“你说你们金牛座除了钱和吃,还会什么?”

“还会……饿。”我不敢看他,两手食指“逗逗飞”似的斜眼奸笑,嘿哈哈。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樊荣强 预约了两次,重庆当宁消防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沈黄河都在出差。 第三次,2017年5月26日下午,我终于与...
    樊荣强阅读 109评论 2 2
  • 今天是宝宝拉肚子的第三天了,她貌似还没有好的症状。 我爸妈、外婆对我去中大五院看医生表示怀疑,说那里不行,要去人民...
    EvaingWu阅读 11评论 1 0
  • 上一章目录 “你们走啊,不要管我!”阳烁冲他们喊道,阻止几人回来救他。 三人不为所动,步伐坚定的往回走,于欣然回应...
    地无疆阅读 100评论 6 12
  • 转眼假期结束了,感觉这个假期过得特别的快,也特别的意义。行程3000多公里,途经陕西、四川、重庆、...
    静_e6a9阅读 12评论 0 2